一木禾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第446节 万幸!万幸!

      回到营地里引起轰动,听到讲述的经过,所有的人都出了一身冷汗!
  
      杨文琪由两个土著婆子送进帐篷里检查情况,她受伤并不重,擦了一点药油就清醒过来,检查一下自己身体,发现没什么,这才放松下来。
  
      至于陈长顺则倒了大霉!
  
      两条腿都给穆恩踩碎了膝盖,一条手臂被硬生生掰断!
  
      穆恩力量强大,下手之狠,实在可怕。
  
      杨文琪讲述了事情经过,原来大家午休时,她还在整理上午的资料,这时穆恩过来说他发现了一种驱蚊植物,以前在部族里见过知道有用,刚才经过林子里再见过,一时想不起来,现在才记起,因此来通知杨文琪,问她去看不?
  
      穆恩会点汉语,指手划脚说出来,杨文琪热心防蚊事务,不放过任何线索,见大家多在睡觉,正好有陈长顺在陪着她,于是两人由穆恩带路,离开了营地。
  
      可能哨兵没注意他们,光顾注意营地外面没注意里面,没作干涉,三人进入了林子深处。
  
      走得远了,见再无其他人,穆恩凶相毕露!
  
      他谷精上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上一炮,死也值了!
  
      想的是×完炮,即行逃亡,反正林子这么大,根本不怕东南军追杀。
  
      陈长顺这等奶油小生,岂是他的对手,惨遭毒手,给他不费吹灰之力打倒在地上翻滚惨嚎。
  
      接着他准备×杨文琪,不该以为林茂草深,杨文琪在那里叫啊叫的,反正别人也听不到。
  
      摧残她,任她叫的,反抗起来,他×起来更有乐趣!
  
      人确实听不见女神的尖叫,不想狗可以听得到!
  
      丘逢吉带的旺旺听见了,由它指引,丘逢吉如雷霆救兵般奇迹地出现在她的眼前,那一刻,杨文琪深深地感谢妈祖娘娘啊!感谢她老人家的保佑。
  
      万幸!万幸!
  
      王良恩教授进来帐篷,和杨文琪说起之后的事情,说旺旺引丘逢吉救了她。
  
      如果没有这条狗,丘逢吉哪怕是听到声音,也很难及时赶到。
  
      她当场表示,她要收留那条有功之狗旺旺,同时,给予丘逢吉重酬!
  
      王良恩出去找丘逢吉商量,回来说道:“丘士官说行了,说我东南府的人与狗,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鼎力相助的!”
  
      “这小子,根本不当一回事,毫无据功自傲之意!”王良恩啧啧称赞道。
  
      杨文琪咬咬牙,不知道在想什么。
  
      ……
  
      出了这档事,不能再做考察,立即打道回府。
  
      大家抬了三副担架,杨文琪虽然受伤不重,但没了力气,只好坐担架,两个重伤员陈长顺和穆恩给抬着走。
  
      穆恩给绑在担架上,他生命力有够顽强,但他的命运已经注定。
  
      回到工程第九营的营地里,引发一阵骚动,营里的一众高官纷纷过来慰问,立即组织军法处,对事情作了调查,得出结果!
  
      向杨文琪小姐表示慰问,深深的歉意!
  
      丘逢吉英勇无畏,体现出一个合格士兵应有的素质,授予近战突击铜质勋章一枚,以表彰他的英勇。
  
      再提升二级军衔,为上士!
  
      更入军官培训名单里,今后的人生之路将会越走越宽。
  
      好狗旺旺决定给予下士待遇,亦即它的狗粮将会比其它狗要丰富。
  
      至于营地哨兵失职,降一级军衔,同时扣发半年的浮动工资。
  
      奴隶穆恩重伤陈长顺,意图冒犯杨文琪,罪责确凿、罪大恶极、罪该万死,从重从快处理,报爪哇城,立即公开吊死!
  
      军官们庆幸啊,要是发生贵女被奴隶×了的事件,陈长顺这等贵人可能死掉,又或者丘逢吉战败身亡,三人一起玩完,那影响非同小可!后果想都不敢想!
  
      ……
  
      陈长顺受了重伤,工程第九营的军医作了初步医疗后,送回爪哇城里作进一步治疗。
  
      临行前,杨文琪去送他,向他表示感谢!
  
      感谢而已!
  
      知道自己被送了好人卡,陈长顺不由得黯然!
  
      他要是出手打败穆恩,来个英雄救美,有可能女神感动之余,会以身为谢,但现在他被穆恩打得七荤八素的,脸面丢尽,败军之将,不能提什么要求。
  
      杨家会以其它方式还陈家一份补偿,但不包括杨文琪。
  
      ……
  
      陈长顺离开了防蚊专家组,其实他的作用不大,离开后对专家组无甚影响,只是杨文琪累上一点。
  
      对专家组的保护加强到一个排!有个中尉负责指挥,专家们出入时刻有人保护着,甚至专门给杨文琪调来四个陆战队女兵对她贴身保护。
  
      只是专家组觉得人多了,反倒不那么好使,因为丘逢吉不在护送的队伍里做工。
  
      杨文琪频频探望,王教授弦歌知雅意,代她问熟识的陈锋道:“丘士官高升到哪里了?”
  
      “长官们问他有什么想法,丘士官说想回去修理地球,不想去修理人,所以长官们把他调回了第一连干活去了!”陈锋解释道。
  
      “哦!”杨文琪明亮的大眼睛在转啊转,又不知道在想什么!
  
      ……
  
      工程第九营第一连是本营里修理地球的主力部队,他们疏通水道、建立水渠、平整地面,忙碌不堪。
  
      丘逢吉加入第一连如鱼得水,干得热火朝天,加入第一连的当月就被评上了先进分子!
  
      他也不是一昧地死干活,干死活,而是在施工时,能够根据实际,提出自己的意见供上级参考,得出最优方案。
  
      当然,有的方案不够成熟,但他的人在飞速地成熟中。
  
      第一连的连长对他赞不绝口:“我们最需要的是这种服从军令,甘当老黄牛,同时又懂得动脑筋的人!”
  
      工作之余,他有时会回去惩教排里看看老战友们,帮助新兵调教奴隶。
  
      但他从不到防蚊专家组,没再找过杨文琪!
  
      ……
  
      数月之后,由工程第九营的推荐,丘逢吉接到爪哇总督府的调令,调他到陆军学院爪哇分校里的工程兵系里脱产学习二年,准备晋升少尉军官!
  
      一般地,东南府里当军官必由之路是军校,只有军校里学习过,才能当军官。
  
      途径有两条,一是军校招生,考进去,最初时因为缺乏军官,一年毕业、然后到二年毕业,现在规定学习陪训四年后毕业才能当军官。
  
      又或者士官、士兵考上军校,士官要二年,士兵则要三年军校生涯,通过考试后才能当军官。
  
      丘逢吉连考都不用考,直接因功特批进入军校,只要他坚持下来,就成为少尉军官了!
  
      东南府陆军学院设有爪哇分校,方便就读。
  
      他入校报到,对他而言这是一个新的战场,拿出打仗的精神,他有聪明和勤奋,又有实务知识,结果在班上成绩名列前茅,发展势头迅猛。
  
      学习之余,他有时会回去工程第九营里看看老战友们,干干活,帮助新兵调教奴隶。
  
      但他从不到防蚊专家组,没再找过杨文琪!
  
      ……
  
      壹年后,他迎来了一个暑假,正当他想着干些什么时,系里有人通知他去学校会议室。
  
      去到会议室里,看到一位稀客,居然是王良恩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