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特种兵之一世传奇 > 第六十五章 被活抓了的范天雷

  演习中某营地里。
  其中一座帐篷。
  早上四点多的时候,在这冬日里,此刻正是冷空气正集中、温度直速下降的时候。
  帐篷里面空阔的正中心处,正放着一壶冷水烧着,在烧水其一旁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中间放着一瓶茅台酒,在茅台酒旁又放着几个杯子。
  林轩、安然和康雷在围着烧水的地方坐着。
  是的,林轩和康雷坐在了一起。
  至于林轩是什么时候找到了康雷的,又怎么会顺利在树林里找到了康雷的。
  这就得说,都是欧阳同济的功劳了。
  这也就是林轩和龚箭说的惊喜。
  当时,欧阳同济在解决掉了黑狼的时候,便就突然发现咐近还有人。
  那时欧阳同济以为是狼牙的人,便就追了过去,只是追了过去,才发现那个人是李二牛。
  只是李二牛把康雷人藏了起来,又不相信欧阳同济是友军,便就让欧阳同济费了不少功夫,才把康雷带了回来和林轩等人会合了。
  在林树里会合了,大家商量了下。
  不对,应该准确的说,是林轩为时力排众议,坚持立刻从树林里撤了出来,回到了铁拳团的营地里来了。
  康雷把烧开的水,倒进了杯子里,然后分别推给了林轩和安然,“这鬼天气,还真有点冷。
  来,两位同志,喝点热水,暖和一下身子。”
  “谢谢!”
  林轩和安然分别接过了康雷递过的水,同时对康雷说了句感谢的话。
  康雷把给自己倒在水杯的水,拿在了手里,感受着其的温度,让自己的手可以稍微的暖了些,才看着林轩,有些一脸感激的说道:“林轩同志,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
  而且,我也听不凡说了,要不是林轩同志你们出手相助,我的警卫连就让狼牙那群家伙给灭了。”
  林轩看着安然摘下了手套的那双手,发现已经被冻得有些通红通红的。
  并且安然也和康雷一样,把倒着开水的杯子拿在手里暖和着。
  林轩伸出手碰了下自己面前有开水的杯子,发现这刚倒出来的开水,在杯子里的温度似乎也不是很高。
  一时间林轩看着安然的那双冻着的手不由的皱着眉头。
  这手冻成这样,这么低的温度,什么时候才可以暖和起来。
  而且,这么凉的手与这也不是很高温度的水杯,碰在一起中和了起来。
  再加现在外面这么低的温度,恐怕不用多久,这水杯就不热了。
  林轩看着自己眼前的水杯,心里一动,也不管自己前面还坐着康雷。
  林轩直接起手,将其自己眼前的水杯拿了起来,之后用另一只手,在安然一脸懵逼的情况下。
  林轩直接将安然的其中一只放在水杯里的手拿了出来。
  然后林轩把自己手里的那个水杯放在安然那只被其拿出的手里了。
  林轩在放好了水杯到了安然的手里了之后,林轩才有些恋恋不舍的放开了安然那并不是很光滑的手。
  林轩这时脸上若无其事,且一脸正气凛然的有些温和的说道:“你看你的手,都冻成什么样了,拿多个杯子更暖和点。”
  “嗯!”安然看着林轩那有些平静的脸,又偷偷的看了眼在一旁的康雷,不由的点了点头,同时小声的应了声。
  只是这个时候安然的心却没有如林轩面上那样的平静。
  这个时候,安然的心,乱得可怕。
  因为安然发现林轩今天似乎有点反常,这又是随身带姜糖给自己,又是突然间细心关心起来了自己。
  这让安然很不习惯,毕竟之前,都是安然在关心和照顾林轩的。
  这也让安然一时也摸不透林轩这个时候心里的想法。
  当然了,这个时候安然的心里是开心的,因为林轩他刚才抓安然的手了。
  这是安然从与林轩重逢以来,林轩第一次主动抓着安然的手了。
  虽然之前,因为一些原因,多少也会碰到过,但那也都是安然故意为之的。
  但是,这次不一样了。
  因为这是林轩主动的抓着安然的手。
  这四舍五入,在安然的心里,这就是林轩主动与自己牵手了。
  开心jpg【安然限定版】
  “年轻,真好。”康雷对着林轩的操作,不由地暗自摇了摇头,小饮喝了口热水,不由的在心里感慨了下。
  同时,在冷的不行的鬼天气里,康雷一时间也不由想起来了,自己与老婆压被子暖和的日子了。
  林轩看着安然把两个水杯都拿在了手里,这才满意的把双眸从安然的身上转移了开来,向康雷那里看了过去。
  只是看得早不由看巧。
  林轩刚好看到了康雷轻轻的摇摇头,这不由让林轩嘟了下嘴。
  不过,林轩也只是有些温和的接着康雷之前的话说道:“不用客气,康团长,你叫我林轩就可以了,不用带上“同志”两字。
  再说了,我们都是红军,这互相帮助,这是应该的。”
  “那行,我就直接叫你林轩了,这样叫着也亲切点。”康雷想了想,便也就顺着林轩的意思来叫了。
  “对,我们是红军,也是友军,这互相帮助,这是应该的事情。”
  “对,友军。”林轩对着康雷露了个笑容,只是林轩在说最后【友军】两个字的时候,有点咬着牙齿说的。
  只是因为林轩咬的不是太明显,所以康雷也就没有听出来了什么。
  “键盘侠呼叫苍龙,苍龙收到请讲。”
  这时,被林轩摘了下来的通信突然响了起来。
  也是这个时候,康雷和安然目光突然集中在了林轩放在桌子上的通信上来了。
  林轩拿起来了通信,有些平静的开口道:“我是苍龙,键盘侠,情况如何。”
  云逸这个时候有些邀功地,在通信里得意的给林轩汇报说道:“报告苍龙,狼牙这次一共来了二十三个人,也就是三支精锐作战小队。
  现在我们已经干掉了这二十二个人,同时,还俘虏了一个人。
  苍龙,你看下能不能猜到是谁。”说最后的时候,云逸倒对着林轩玩起神秘来了。
  “范天雷。”林轩半迷着双眸,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云逸看着被牛努力五花大绑的范天雷,一时间不由的吐槽了下,“靠,苍龙,这你都能猜到吗?就不能有点悬念的吗?”
  林轩听到真被自己猜对了,嘴角不由轻轻地向上扬了下,心情也不由变得更加不错起来,“行了,别贫了,把人给我带回来。”
  “是。”
  “范天雷被你的人活抓了吗?”康雷放下手中的水杯,听着林轩与云逸的对话,心里猜测了下,不由有些期待的开口对着林轩问道。
  要知道康雷和林轩他们还坐桌子这里,而不是去利用这么点时间来养养眼,去休息下。
  就是因为云逸他们被林轩派去埋伏今晚还想斩康雷首的狼牙了。
  这也是林轩在找到了康雷,就立刻要康雷回营地的原因。
  因为林轩想要守株待兔,静待狼牙到来。
  当然了,也可以说是请君入翁。
  至于为什么林轩会这么确定狼牙的人,一定会再来斩康雷的首呢?
  要知道一个团长,在演习中即使死了,有时候也并不是很重要的。
  其实,在林轩的心里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狼牙会卷土重来的。
  只是因为狼牙的指挥官是范天雷,这让林轩的心里又升起了期待。
  又因为林轩等人在白天的时候接连破坏和干掉的几支精锐小队。
  而且,林轩等人的身份在狼牙那里那可又神秘无比。
  加之前林轩通过在无人机那里用唇语挑衅狼牙的指挥部。
  这让林轩有六成的把握确定狼牙的人一定会再出现的,甚至带队的人会是范天雷。
  因为林轩他们的身份,范天雷不弄清楚,他可不会安心的。
  更加重要的,林轩等人表现出来的身手,按林轩对范天雷的了解。
  范天雷是一定会见猎心喜的。
  而且,在此之前柳二龙可是告诉过林轩一件事情了。
  那就是狼牙指挥部的人动手查过安然的资料了。
  当时,林轩就又让柳二龙以炎黄的权限查了下范天雷的权限可查的范围。
  最后让林轩发现范天雷的权限,最多就查了下安然的军衔和姓名外,其余就什么也查不到了。
  呵!
  这要是让范天雷看到安然的中校军衔之后,至于其他的资料又没有了。
  呵,而林轩等人又没有佩戴军衔和其他部队所在的证明。
  这范天雷的好奇心,可就被慢慢地吊起来了。
  范天雷之前又通过无人机的观察林轩等人的情况。
  这让林轩就又可以肯定范天雷绝对可以看得出来,安然他们是以林轩为首领导的行动小组。
  所以林轩这时就可以肯定的说,范天雷的好奇心在这一刻会被无限吊起来了的。
  范天雷也就会在明明知道,林轩等人在前面可能埋伏好了人,就等其掉进坑里,范天雷也是一样会心甘情愿地掉进去的。
  因为范天雷有着对自己等人实力的盲目自信,有着那无限的好奇心。
  现在,这一切也确实如林轩所预想的一样。
  林轩这时也没有卖弄什么关子,直接开口对着康雷说道:“对。云逸他们很快就会把蓝军特种部队的指挥官,狼牙特战旅上校参谋长范天雷给压回来了。”
  “砰砰!”
  康雷听到了林轩话,验证了自己心里的猜测了之后,不由把手中的水杯放在了桌子,然后有些激动的用手直接拍了桌子。
  拍完了桌子的康雷,便就因为一出门就让范天雷来斩首,从而积了一肚子气的康雷破口大骂,“好啊!他也要今天了,范天雷这个龟孙子还想斩我康雷的首了。
  现在好了,这个龟孙子玩翻船了,斩我康雷一次首不成,还亲自带人来斩我的首。
  现在我康雷的脑袋还在这里,他范孙子倒是把自己给折了进来。
  这叫什么,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
  听着康雷的话,林轩与安然双眸对视了下,林轩不由的对其了摇摇头,示意其不要多言。
  不过林轩其实在心里对于康雷也是有点同情的。
  毕竟出门还没有多久,就让敌军给埋伏执行斩首了。
  这康雷在这次演习里完全就可以差点说是出师未遂先死。
  只是康雷好不容活了下来,又被自己团里一个新兵愣头青折腾了一天了。
  这天康雷的这个团长当得还真他嘛的不易。
  没有让林轩等人等多久,牛努力和柳二龙俩人就押着范天雷进来了。
  康雷一看到范天雷便就立换了个笑脸迎了上去,似乎刚才康雷骂范天雷龟孙子的事情没有发生一样。
  康雷一脸打趣的围着五花大绑的范天雷转了个圈,笑道:“啊哟!这不是狼牙的范大参谋长,怎么这么有空的来我铁拳团啊!
  而且,你这五花大绑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了吗?准备向我负荆请罪吗?”
  范天雷对于康雷的打趣也不在乎,同时,范天雷也知道这个时候的康雷恐怕对于自己一开始就斩了其首的这一事耿耿于怀。
  “行了,老康,你就不要再打趣我了,我这不是成为了一个手下败将了吗?”范天雷对着康雷笑道,只是范天雷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往林轩那里看了去。
  “手下败将吗?呵!”康雷细细的品味了下这四个字,觉得非常的悦耳。
  所以康雷在这个时候,也就见好就收了,对着范天雷身后的牛努力吩咐说道:“给范天雷参谋长把绳子给解了。”
  牛努力在听到了康雷的话并没有动手,反而下意识的看了眼林轩,得了林轩轻微的点了点头之后,牛努力这才干净利索的给范天雷将其身的绳子给解了。
  对于牛努力的那点小动作,不管是康雷还是范天雷都看到了,但康雷他们却也没有说什么。
  因为康雷他们虽然说从军衔上讲,是牛努力的首长,但却也仅此而已的。
  康雷拉着已经被解了绳子的范天雷坐了下来,然后用一个空杯子给范天雷倒了杯茅台酒,说道:“我知道你与我一样好酒,所以我就特意给备了这好酒了。”
  范天雷接过来了康雷的酒,皱了皱眉,说道:“我这还在演习,这是违反纪律的。”
  “你就快淘汰了。”康雷迷着双眸,笑迷迷的道。
  范天雷听康雷这话,拿着酒杯的手一顿,杯子里的酒也险些掉了出来,“啊哟!淘汰?所以说,这是老康你给我准备的断头酒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