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特种兵之一世传奇 > 第三章 牛努力:这不是酒?

  只是牛努力想不明白林轩为什么在军营这么光明正大的喝酒,纠察和旅长却不管。
  林轩对于牛努力的话不可置否,摇摇头,说道:“闻闻,闻闻那个味如何。”
  牛努力把酒瓶口放到自己的鼻子里闻了,顿时被一股刺鼻子的中药味呛了下,半响才有些不可思议的开口问道:“首长,你这是药酒的吗?”
  “不然呢?你以为呢?”林轩似笑非笑的看着牛努力。
  “我以为……”牛努力说到这里的这时,有些不好意思再说下去。
  看到牛努力这个样子,林轩不由的调戏说道:“你不会真以为我是一个酒鬼,还是以为我就是个只会喝酒的公子哥,靠着家里的关系拿到的中校军衔。”
  说到这里的时候,林轩明显的停顿了下,看了眼自己那中校的军衔,才又继续说道:“又或者你牛努力以你们的旅长会允许一个酒鬼给你们当教官,又或者你以为我的家世可以把军营当我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
  “我想如果是这个样子,也许旅里还没有把我送上军事法庭,开除军籍,我家老爷子恐怕就要清理门户。”说到这里的时候,林轩的情绪低落,似乎陷入了一些回亿,但转瞬即逝,林轩又重新恢复了过来了。
  牛努力从林轩的话里得出了几个重要信息,一个就是林轩的军衔是靠自己的本事拿到的,也就是说林轩曾经所服役的部队要么就是特种部队,要么就是国家的特殊部门。
  二个就是林轩的家里可能是一个军人世家,其爷爷在部队可能也是一个赫赫有名的将军,再不至也是一个对部队有着非常重的情怀老兵。
  “首长,你的酒。”牛努力把自己的手中的酒递给了林轩。
  “坐吧!”林轩拿过酒对着牛努力说道。
  这个时候,林轩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又有些发闷了起来了,然后便就用左手习惯了的放到了胸口里,右手拿起酒来喝了一口,发闷的感觉才慢慢地平复。
  牛努力坐下来了之后发现林轩的表情不太对,便就开口问道:“首长,你怎么了吗?”
  林轩没有回答牛努力,只是看着那寥寥无几的药酒,半响才开始自语道:“魏武帝曹操曾于《短歌行》中有“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惟有杜康”,自古对酒美好的诗句形容更是数不数。可是谁又知道,这酒最伤人心了。
  曾经我是不会喝酒的,也不能喝,因为对于我们来说,不管什么时候,在什么的情况下,我们的头脑都是要保持绝对的清醒,可是我现在却不得不靠着这酒来续命。是不是很可笑吗?”
  牛努力听着林轩说的话,并没有去开口,因为牛努力发现现在自己只要做好自己听众的身份就可以了。
  而林轩也没有想要牛努力回答自己的话,继而有些废话问道:“牛努力,你杀过人吗?”
  是的,和平时代,杀人,对于普通部队的人来说,这是一句废话,同样,这也是有些遥远的事情了。
  牛努力沉默了一下,才平静的说道:“杀过。”
  “哦!”听到这话的时候,林轩双眸有些亮光一闪而过,似乎有些惊讶,而后又想到了牛努力曾经在剧中杀过有枪的劫匪,便就不再那么惊讶了。
  “我曾过协助当地的警察追过逃犯。”牛努力对着林轩平静的解释说道。
  “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有什么感觉。又或者说你当时杀人想的是什么吗?”林轩有些好奇的对牛努力。
  “我是一名军人,我的责任是保护人民的生命安全,我从人民中来,当人民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我将毫不犹豫的拿起武器干掉威胁者,当军队已经不需要我的时候,我将会重新回到人民中去。”牛努力像似是在说一个誓言,又像似是在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你的话,跟你们的旅长说过吧!”林轩对于牛努力的回答有些满意,笑了笑,“不过,你这觉悟也不是一般的高啊!”
  “谢谢首长夸奖!”牛努力又站了起来,给林轩敬了个礼才重新坐了下来。
  “牛努力啊,你有没有想过你如果不当兵了,你要去干什么呢?”林轩在牛努力坐了下来之后,又便问道。
  牛努力想了想,才有些平静的说道:“那我就回家,陪陪我爸。我出生的时候,我妈便就因为生我难产死了,是我爸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拉扯长大的。
  我十八岁入伍,时至今年已经十年了,这十年里我与他也是聚少离多,也许是时候在我爸的身边陪伴他下了。”说到这里的时候,牛努力的情绪低落了。
  “自古忠孝难两全,我想叔叔他是可以理解你的。”林轩安慰的对牛努力劝到,同时想到了三年前,自己的队长给自己的那些留言了。
  牛努力点了点头,说道:“嗯!确实,因为当兵当初也是我爸鼓励我来的,我爸说啊!这当兵辛苦二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
  “对了,首长,你呢?你如果不当兵有想过要做什么?”牛努力看着林轩问道。
  林轩抬头看着那蓝天白云,笑道:“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吗?”
  牛努力皱了皱眉,疑惑的问道“首长,这有什么区别吗?”
  “有啊!为什么没有。”林轩用手轻轻的敲打着酒瓶,笑道。
  “真话那就是对于我……哦,不对,是我们来说,从来就没有想过要退伍,准确点来说,我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有以后,想过自己可以活到退伍。
  因为对于我们来说,我们都是双脚步入了阎王殿的、上了生死薄的人,随时都有可能被黑白无常勾去的。
  我们去执行的每个任务都没有想过自己可以安然无恙的回来,每次出去我们都做好了埋葬他国的准备了。”
  说到了这里的时候,林轩很是平静,但牛努力还是从林轩其言语中感到了一种常人无法体会悲伤。
  牛努力想,林轩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而且这个故事的结局对于其言恐怕并不是很好的收尾吧!
  一时间气氛不由的沉重了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