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特种兵之一世传奇 > 第六章 林轩的质问

  “你凭什么摔了我的手机。”张能量看到了那已经四分五裂的手,充着林轩怒吼道。
  “凭什么吗?
  我还没与你算刚才你躲进坦克苍里的帐呢?
  你还好意思提呢?我现在就问问你为什么躲进坦克苍里呢?啊!回答我,进里面干嘛呢你?
  咳咳……”
  林轩把手拿着酒瓶的那只手指着张能量大声问道,只是说话的时候过于激动,不由又引起了自己身上的伤,便就不自然咳嗽了起来。
  在原本的诡迹里,因为张能量故事躲了起来,害得马汉源与牛努力他们找了整整一天多的时间才找到他。
  对于此,林轩一开始就对张能量的印象就不好了。
  要知道在军营,一名新兵的无缘无故的失踪,要真严查严肃处理的话。
  新兵连的连长、指导员、该新兵的排长与班长一过都逃不掉。皆会被记大过处理,甚至提前复员都是有可能的。
  这完全就可以说是因为一颗老鼠屎而连累了一锅汤。
  特别是在原本的情节里,牛努力找到了张能量的时候,马汉源说要以逃兵的方式让张能量退兵,张能量却说,不能因为自己的班里的人一天没有看到自己就说自己当逃兵。
  当时,林轩看到这个场景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恼怒。
  要知道,你身为一个新兵,无缘无故的消失,在军营里又找不到你,你的上级不是下意识的以为你是当了逃兵又是什么呢?
  所以当张能量再提自己躲进坦克苍里的时候,林轩的火气可想而知了。
  张能量下意思的说道:“我只是想要试试你们的反应能力罢了。想要看看你们要多久才知道我不见了,又要花多少时间才找得到我。”
  林轩感觉得到自己刚才因为过于激动,自己的胸口又越来越闷了,同时感觉浑身无力,手里拿着酒瓶的手,突然抖擞了一下,使不上劲,“砰”的一声,酒瓶从手中掉落在地上。
  林轩看着那掉下来的酒瓶,皱了皱眉,这样的感觉,让林轩不由的在心里骂了句该死的。
  “首长,你怎么了。”
  牛努力看着林轩手中的酒瓶掉落,并且看到林轩似乎下一秒就要站不稳脚跟,要摔倒了的样子,所以牛努力便就瞬迅做出了反应,来到了林轩的旁扶着其问道。
  林轩让自己深呼吸了下,才慢慢地调整了下,平静了下来,感觉自己已经好受了些,才对牛努力道:“我没事,这老毛病了,你不用扶着我。”
  牛努力看着林轩似乎真没有什么大碍才放开了林轩,重新站到了一旁,同时牛努力也很识象的没有叫林轩去什么军区医院检查或看下。
  林轩看着张能量,半响才说道:“试试我们的反应能力吗?张能量你算那根葱啊!我们需要你测吗?
  你躲进坦克苍里,让别人去找你,你知道不知道,这是在浪费人力、物力,甚至在浪费国家财力。”
  说到了这里的这里,林轩指着那已经被自己摔了的手机,嘲讽说道:“用手机办私事,个人隐私,无法告知吗?
  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新兵有什么私事,你告诉我啊!
  还“特殊士兵”“特殊照顾”。
  你张能量倒是告诉我林轩,你特殊在那里啊!
  是特殊在家世吗?
  你爷爷或你爸,再或者你家有什么人或有什么亲戚是部队的高层。
  哎呀!
  还是说你张能量是一个特殊人才。
  是研究生、博士生,又或者是某个领域的研究者。
  你张能量倒是告诉我,你特殊在那里啊?是在家世还是在个人能力哎!说话啊!聋了吗?回答我。”
  张能量被林轩讽刺的无地自容了,半响才细声细雨的说道:“都不是。”
  “都不是啊!你不是说你是“特殊士兵”要“特殊照顾”吗?
  那你倒是说你特殊在那里啊!你不说我怎么给你照顾啊!”林轩继续向张能量施问道。
  张能量被林轩逼问的哑口无言,要知道张能量对于当兵这件事,无非因为与自己老爸打赌了,有赌气的成分才来当兵的。
  林轩看着张能量不说话了,便就开口道:“曾经有人问过现在的军部二号首长一句话,“如果我当兵了,部队能给自己什么”。你知道当时二号首长是如何答的吗?”
  听到了林轩的话,牛努力和张能量都在第一时间把目光放在林轩的身上,特别一直都目光放在林轩身上的牛努力,林轩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神情有些恍惚,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同时,牛努力也从林轩的这句话猜测到了林轩的身份,恐怕曾通天。
  林轩也不待张能量发问,便就开口有些柔软的说道:“二号首长回道:“你能给部队什么。”。”
  说完了之后,林轩仿佛穿越了山秋万水,隔离岁月,穿过了时间,当年的那幕仿佛还在昨日。
  ………
  【那人又继续道:“我只有自己的命可以交给部队。”
  二号首长又继续说道:“常言道:宁可做太平犬,不做乱世人。二你若是军人,愿把生命交于部队、交于人民。那部队就只有护住这太平盛世了,让人民可以做到万家灯火,长寿安康,远离战火纷飞的时代。”
  后来,那人成了神炎特战队的士官参谋(这里仅指职位,不指军衔),军衔上校,代号护龙,意为龙的守护者。
  而龙则是华夏人民的图腾,我们(华夏人民)则一般自称为炎黄子孙、龙的传人。
  而那人也用自己的生命完成了对二号首长承诺,把自己的生命留在了部队,把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年华留给了部队。】
  …………
  林轩从回忆中回过来了神,问道:“张能量你究竟能给部队什么。让你敢在这里问我要部队给特殊的照顾。”
  牛努力听到了林轩的话,一时间无言,同时把林轩问张能量的话自动的代成问自己了。
  “牛努力,你能给部队什么呢?”
  牛努力的思绪万千,脑子里想不由想到了自己在执行空中降落坦克的前一晚。
  PS:还是像昨天一样吧,睡醒了再修改下这章,另外说句就是今天应该会把合同寄出去,所以要投资的抓紧了,不会太监的,只是更新比较慢而已,最后求下推荐票吧!必竞推荐票就要破百了(๑❛ᴗ❛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