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特种兵之一世传奇 > 第四十一章 斯文败类?

  王艳兵听到了何晨光和龚箭的对话,眼睛不由得看看何晨光。
  自己之所以可以赢了一次何晨光,居然不是堂堂正正的蠃,而是在何晨光状态不对的情况下蠃的。
  一时间王艳兵心里不由得思绪万千。
  龚箭看着何晨光的样子,久久没有说话。
  林轩看着何晨光这个样子,后把手中的刚才龚箭扔给自己的枪给回了龚箭,并开口对着龚箭问道:“龚箭,你说我要是开了两枪,但在靶上却只有一个弹孔,你说这是怎么一回事。”
  龚箭听到了林轩的问话,一时间看着林轩不由的沉思了下来。
  如果是其他人这么问自己,龚箭恐怕会说他脱靶了,可是那是林轩,龚箭可不会相信林轩还会打枪打脱靶的。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龚箭的双眸这时闪烁着一股精明的目光,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可能吗?”
  龚箭说完了之后,双眸便就紧紧地盯着何晨光,而何晨光听到了林轩的话,心里顿时被吓了一跳,抓枪的手心也不由的冒出了汗,心里一阵不妙的感觉冒了出来。
  “新兵第一打枪都能打个百环,这又有什么不可能呢?”林轩看着龚箭笑问道。
  龚箭听到了林轩这么肯定的话,便就对身旁的老黑开口道:“让人把何晨光打的靶给我拿来。”
  “是。”老黑听到了林轩和龚箭的对话,心里顿时有了一个不敢相信的念头给冒了出来。
  何晨光听到了龚箭要把自己打的靶给拿过的时,便就明白,自己刚才耍的那个小聪明,已经让人给识破了。
  只是何晨光他想不明白的是,林轩从头到尾都没有查看过自己打的靶位,由始至终都只是站在一旁观看,林轩是如何知道自己把最后一枪打在了之前打的弹孔里的呢?
  没有多久,老黑手里便就拿到了让人拿来的靶,老黑看了眼那九个弹孔,一时间有些心思复杂的看着何晨光。
  老黑把手中的靶递给了龚箭:“指导员。”
  龚箭拿过来老黑手中的靶,看着上面那九个弹孔,其中很显有一个弹孔要比其它八个要大一点,龚箭伸手摸了下那个大的弹孔。
  一时间,看着何晨光有些生气。
  龚箭看着何晨光,嘲讽的开口道:“怎么,神枪手,两弹一孔,你不准备解释解释吗?”
  “指导员,我……对不起。”何晨光听着龚箭的话,又看了眼王艳兵,本想开口解释下的,但最后何晨光却不知道要如何开口解释,只好低头认错了。
  “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我也受不起。脱靶了,呵呵!
  行,你牛,你厉害了,这小聪明都耍到我面前了。”龚箭这个时候有些气炸的指着何晨光毫不留情的大声吼道。
  龚箭这么一吼那可是把在场的新兵,甚至连安然都吓了一跳。
  要知道,在安然她们心里,龚箭的形象一直都是比较斯文、说话温和的人,但现在这个形象在安然和在场的新兵眼里,那是彻底的被毁灭了。
  安然看着现在的龚箭,不由的猜想,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斯文败类】吗?
  一时候,安然的双眸又不由的飘在了林轩的身上,思绪也不由集中在林轩的身上了。
  安然心里暗想,貌似林轩现在的形象也是一个比较斯文、说话温柔的人,林轩的形象应该不会在自己心里也破灭的吧!
  林轩知道龚箭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不过也没有开口和龚箭说什么,只是林轩想到自己最初的目的,便就知道是时候该自己出场了。
  林轩指着一旁的王艳兵,又指着其新兵连的新兵,开口对着何晨光反问道:“何晨光,你知道你刚才做的事情,是侮辱你的对手吗?是在侮辱的战友吗?”
  何晨光听到了林轩的话,也不作答,只是迎着龚箭和王艳兵他们的目光,有些后悔的低着头,何晨光明白,自己耍的这个小聪明犯了部队的忌讳。
  林轩看着何晨光,沉思下了,半响才开口又继续说道:“何晨光,你不会不知道,在部队上与战友的比试,最忌讳的是什么吗?何老难道就没交代过你吗?”
  听到了林轩这话,何晨光不再低着头了,抬起头非常吃惊的看着林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吗?
  龚箭在林轩开口的时候便就站在了一旁静看事态的发展,只是一听到了林轩说何老两字的时候,龚箭就彻底明白林轩的目的了。
  林轩他嘛的来这铁拳团,来这新兵连就是冲着何晨光他们这几个新兵来的,而且何晨光他们这几个新兵的资料恐怕早就让林轩翻了个遍。
  虽然说龚箭这时已经弄清楚林轩的目的,只是龚箭这个时候也高兴不起来,反而不由的有些为难了起来了。
  因为何晨光他们这几个好苗子,是自己在狼牙的恩师范天雷暂时放在铁拳团暂养的,要是让范天雷知道让自己暂养的新兵给他养没了,龚箭觉得自己这是要完的节奏啊!
  只是龚箭这个时候还不知道,林轩他看上的可不止是何晨光他们这几个,范天雷和其好友陈善明、苗狼,还有龚箭自己,那可都是要进了林轩的贼船的。
  一个都跑不掉。
  林轩看着何晨光那吃惊的眼神也不解释,只是看着站在一旁的王艳兵开口问道:“王艳兵,你需要你的对手让给你的胜利吗?”
  虽然王艳兵不知道林轩是如何知道自己的名字的,但王艳兵听到了林轩的喊自己,还是在第一时间礼貌把目光转向看着林轩。
  王艳兵心里虽然很想赢何晨光一次,但就刚才那种所谓的“赢”,对于王艳兵来讲,那就是何晨光对自己的施舍。
  这让心高气傲王艳兵的心里极为不舒服,王艳兵对着林轩开口道:“报告首长,我不需要,即使我要赢,那我需要的是堂堂正正的赢,而不是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赢。”
  林轩对于王艳兵的回答很满意,便就又开口笑问王艳兵:“那如果你的对手这样做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