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特种兵之一世传奇 > 第三十九章 林轩的目的

  对于安然的这个问题,林轩非常罕见的保持了沉默,并没有选择说点什么,似乎是默认了安然说的话了。
  至于心里还存怎么样的心思,恐怕只有林轩自己的心里才明白了。
  安然等了半响都没有听到林轩再说点什么,倒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失望。
  毕竟林轩的沉默,是不是就代表着这婚约其实在林轩的心里是接受了的呢?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安然这下子就真的是睡觉都能笑醒了。
  要知道,安然这三个月的时间来,为了让林轩慢慢地习惯自己在其身边,那可是偷偷地做了不下事情的。
  安然在旁一边走着,突然间又想起了什么,开口有些疑惑的说道:“对了,苍龙,你为什么要去看这新兵连的射击考核吗?”
  林轩对着安然开口解释说道:“很多人都知道,这部队的神枪手其实就是用子弹给喂出来的,可是这个世界上总是有那么几个人得到了老天的关爱,让他们拥超凡的射击天赋的。”
  安然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道:“你的意思是说在这铁拳团的新兵连里有个天才神枪手吗?”
  “天才吗?”林轩摇摇头,神秘一笑,说道:“算是吧!一个从来没有接触到枪的人,却可以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跟一个出生在军人家庭,且从小就接触到枪的人一较高低,这样的人,先不说他以后会成长到什么地步,但他的这个潜能,那是绝对不底的。”
  安然听到了林轩这么说,便就明白了林轩的目的了,只是安然想了想,才有些不确定的说道:“你说的那个人是在你拿来的那三张新兵的调令里吗?如果是,那个人是王艳兵还是那个李二牛呢?”
  林轩并没有正面回答安然的这个问题,反而神鬼莫测的说道:“不管是王艳兵还是李二牛,他们都是我的种子选手。”
  当然了,其实在林轩的心里,更欣赏的是王艳兵,而林轩这次来铁拳团除了为龚箭之外,便就是这个与雷战长得一样的王艳兵了。
  林轩对于王艳兵那可是寄予厚望的,是林轩心里那支突击队的狙击手的人选之一。
  林轩来铁拳团,那可是想要动用自己这支蝴蝶的小翅膀,把王艳兵的人生之后路线给他拐个弯的。
  安然对于林轩这种说话没说楚的行为,嘟着嘴对着林轩翻了个白眼,后才说道:“这么说,你对那个射击第一的何晨光没有那么看重了。”
  “也可以这么说。”林轩点了点头。
  对于何晨光的射击天赋,在林轩的心里,是不如王艳兵,甚至李二牛,至于为什么。
  一个在当兵前只是在街头当混混,一个建筑工人,在这之前,不管是王艳兵还是李二牛,那都是没有接触到枪的,可是他们的射击能力,在之后那可都是接近何晨光这个从小就接枪的人了。
  至于,为什么在之后王艳兵他们俩还是没有能打败何晨光,这个主角光环了解下。
  “噢!”安然对于这个问题也不在多说什么了。
  “苍龙,待会儿看完射击考核了之后,陪我去东海市区走走怎么样。”安然看着林轩有些期待的说道。
  林轩看着安然那闪闪发亮的双眸,笑着开口道:“看完射击考核也已经不早了,我们要回基地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林轩便就看着安然由期待变成了失落的样子,心里有些不忍,最后有些无奈的说道:“待这次演习结束了,我再单独抽一天的时间来陪你逛东海市,如何呢?”
  安然双眸闪烁着亮光,一脸认真的看着林轩,说道:“真的吗?不许反悔。”
  “不反悔!”林轩看着安然那开心的样子,一时不由的无语,不就是逛个街,有什么这么好开心的。
  “嘻嘻!”安然在林轩看到的地方,偷偷地用手比了耶的手势,表示出来自己现在的心情。
  ……
  射击训练场
  在林轩和安然来到这里的时候,龚箭他们已经把队伍集合完成了。
  龚箭看到林轩过来了之后,便就把自己手中刚拿到的88式狙击步枪扔给了林轩。
  “接着。”
  林轩拿过狙88,放在手试了试手感,然后拔掉了枪的保险,给枪上膛,看着龚箭开口道:“QBU-88式狙击步枪,简称88式狙击步枪,是我国军队现役狙击步枪。
  它的口径为5.8mm,弹药与95式自动步枪通用,为无托设计。
  全重4.1kg,全长920mm,枪管长620mm,弹匣容量10发,有效射程800m。”
  “对,你说的没错,林轩,你要不要给他们这群新兵蛋子露一手,让他们这群新兵蛋子知道下,什么叫作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龚箭指着新兵连的新兵对林轩有些期待的问道。
  林轩看着龚箭摇摇头,然后又把子弹上了膛的狙88给卸了,开口推脱道:“算了吧!我太久没有碰枪了,就不现这个丑了吧。”
  “哟啊!我的嘛!这两位的首长的军衔怎么比我们的指导员还要高啊!”李二牛在新兵里,看着林轩和安然,开口道。
  王艳兵看着林轩他们俩,用一副见怪不怪的口气,开口道:“这有什么奇怪的,这么年轻,可能是在机关工作的吧!”
  这时,站在王艳兵旁的何晨光却有不一样的见解,反驳说道:“不,那位男的首长绝对不是在机关工作的,你刚才没有看到他握枪的姿势和熟练程度吗?
  虽然说,当兵的对于部队的大多枪支服役都有一定的了解,但如果是在机关工作的,绝对对于枪支的了解不会像那位首长那么透低的。”
  “那不是在机关工作的,那是在那里。”王艳兵听到了何晨光的反驳不太高兴,但又觉得何晨光分析的在理,便就又开口反问道。
  何晨光半迷着双眸,半响才缓缓地吐出四个字:“特种部队。”
  李二牛听到了何晨光的话,便就瞪大着双眸,有些不可思议且不确定的开口推测说道:“啊哟!我的嘛!特种部队。那要这么说,我们指导员看样子与那位首长好像挺熟的,那是不是我们的指导员也是一个不简的人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