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特种兵之一世传奇 > 第六十四章 渣男林轩?

  可惜,安然这次似乎对着林轩的保证并不相信,不过安然也没有再选择追问了,只是双眸紧紧地盯着林轩。
  林轩被安然的盯着有些不太自在,但也没有再说了什么,只是背着树身,闭着双眸养神起来了。
  安然见此,嘟嘟嘴,然后也选择在旁坐了下来,双脚收扰起来,然后用双手抱着膝盖,下巴放在了膝盖上。
  安然半歪着脑袋,双眸打量着背靠树身闭目养神的林轩,脸上不由的带着一丝微笑。
  至于背景人武平,则自己找了个最佳警惕的位置,凉快待着去了。
  同时,武平也觉得这个冬天,生活对于自己这个单身狗来有点扎心。
  云逸吃着饼干,看了眼林轩和安然两人,无奈的和柳大龙这个愣头青用服眼神交流了下,自语说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云逸,你说要是轩老大知道你用这么一句成语形容他与安然俩,你说轩老大会如何收拾你呢?”张乔对于云逸乱用成语一事有些无语。
  这年头,有文化并不可怕,最怕的就是没有文采却说自己是一个文学大师。
  云逸被张乔这么一说,果断的选不再开口了。
  不过,云逸看着张乔,突然皱着眉头说道:“张乔,你现在有没有觉得轩老大像个渣男啊!”
  “你可真敢说。”
  张乔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云逸,不过下一秒却也思考起来了云逸说的话,“不过,你觉得你说的好像确实是有点。”
  云逸听到了张乔认同的自己的话了之后,便就开始扳着手指对着张乔分析说道:“对,你看,渣男不都是像轩老大那样的嘛!
  让一个女孩喜欢他,然后为他做各种事情,在外人的面前营造着一些行为,让人觉得他们俩是一对的。
  实际上他们的关系并没有什么实际的进展,他们的关系在他们之间也不过是处在暖味的阶段罢了。
  而这一情况,你就没有发现与轩老大一样吗?”
  张乔听着云逸的分析,再结合林轩和安然他们现在的行为,不由的对其点了点头,“这么一说,好像轩老大还真的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渣男。”
  柳二龙有些无语看着就要被云逸带进沟了的张乔,开口斥道:“行了吧!云逸你的分析就是瞎扯。”
  云逸正在为自己的分析感觉得意的时候,突然被柳二龙反驳,有些不高兴了,“怎么就瞎扯了,我分析不对吗?”
  “你说的渣男,那是在有奋胎的情况下的好吗?而且你看我们轩老大的身边除了安然一个女的外,就是我们这群大老爷们。
  其余的,你可还看到有那些女的可以碰得到轩老大的身边。”
  说到了这里的时候,看着云逸想要开口的时候,柳二龙似乎想到云逸要说什么了,所以便就一句话将其堵死了,“别和我抬杠说什么那群女兵,毕竟轩老大除了前期的训练抓了下之外,其余的可就是由南明负责的。
  更加重要的是,人家安然不管怎么说都是轩老大唯一的【青梅】来着。
  唐代诗人李白不是还有诗曰:【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吗?
  云逸,你别忘了,在轩老大和安然小时候经历的那件事了。
  每个女生,谁又不希望自己的意中人,是个超级大英雄,在自己无助的时候可以挺身而出,为自己撑起一半天呢?
  安然对轩老大的感情,或者说,特殊的感情,恐怕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张乔拍了下云逸的臂膀,轻哼了声,“云逸,虽然我也觉得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但是经二龙这么一说,我想,我需要提醒你一件事情了。
  安然担任轩老大副手这件事,要说没有那几个老头在背后……
  呵!这说出来,你信吗?
  那几个老头恐怕都希望,轩老大的心里可以再多一个牵挂。
  而与轩老大有婚约的安然便就成了最好的选择了。”
  说到了婚约,一直没有找到可以继续插话的云逸,便就把张乔放在臂膀上的手拍掉,“那张乔你也别忘了,那婚约可是当年轩老大和安然的母亲两个人一句玩笑话罢了。
  院子里的人可没有人当真,轩老大他们的母亲俩似乎也只是当作戏言罢了。”
  一直没有开口的柳大龙,这时突然插嘴扔出来了个炸弹,“可是如果轩老大他们俩个当事人当真了呢?”
  柳大龙发现自己的话刚说完了,云逸他们几个的目光便就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了,一时间,有些不自在的咽了下口水,弱弱的问道:“怎么了,我说错话了。”
  柳二龙笑着揽着柳大龙的臂膀上,“没错,大哥,你这是说到点子上了。”
  “这怎么可能呢?”云逸突然间被柳大龙这一说,顿时就有拨开云雾的感觉,只是有些难以置信。
  “这安然对轩老大有这方面的意思,我们大家都可以看得出来,但轩老大对安然……这怎么看不太像啊!”
  张乔摇摇头,开口说道:“轩老大的心里的那些心思要是都让你看透了,你们俩的位置就要换一下了。”
  柳二龙接着说道:“就是,你还记得之前轩老大因为忙得不按时吃饭的事情。”
  云逸点了点头,回忆那天欧阳老爷子,在办公大楼里说教林轩的事情,“记得啊!当时因为这件事,武平搞不定轩老大。
  然后求助同济来着,结果欧阳老爷子来办公室将其炮轰了一顿。
  要不是安然最后过来,恐怕轩老大那时还有的受,毕竟欧阳老大发火,我们不敢劝,同样也劝不住啊!”
  对于云逸他们来说,虽然有时候眼光有些高,甚至有些目中无人。
  但也要分人的好吗?
  要是一般人敢这么骂林轩,恐怕林轩没有说什么,云逸他们那群人就先要拍桌子了。
  即使那个人骂林轩他是为了其好,但该拍桌子的时候,云逸他们还是会拍的。
  毕竟林轩他是云逸他们的一个信仰,一个偶像来着。
  只是那个人是欧阳老爷子,一个值得他们所有的人都需要从内心去真正敬重的老人。
  而且欧阳老爷子按辈分来说,还相当于林轩的长辈来着。
  所以云逸他们对于欧阳老爷子发飙了这件事情是保中立态度的。
  毕竟当时云逸他们还担心欧阳老爷子那把火烧到他们自己的身上来着。
  不过,长辈骂晚辈,外人又能说什么呢?
  “对,安然保证会让轩老大按时吃饭来着,之后轩老大到饭点了,简直就跟别人下班打工一样,准时到不行了。”张乔有些不厚道地开口说道。
  因为这件事情,张乔可是知道武平为此郁闷了好久了。
  毕竟武平当时为了可以让林轩按时吃饭,可是用了很多的办法了。
  可是并没卵用。
  这让武平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不适合当一个警卫员了。
  只是之后林轩的骚操作,让武平明白了,自己之所以没有办法让林轩按时吃饭。
  那是因为自己不是一个女的,是因为叫的人不对,是因为跟其一起吃饭的人不对。
  不过,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武平知道了下次再遇到这种关于林轩的事情,自己搞不定的时候,搬出安然就可以了。
  云逸这个时候看着张乔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说轩老大是故意不按时吃饭的吗?”
  “不可能吗?而且你不觉得轩老大的私人生活里,似乎对于安然的包容早就已经超出正常朋友的范围了吗?”张乔双手一摊,对着其挑了下眉头。
  云逸想到了林轩那有些闷骚的性格,点了点头,轻哼了声,“按照轩老大的性格,这真有可能。
  而且,在私下,轩老大对于安然的耐心程度远远高于我们了。
  甚至,我现在都怀疑,是不是轩老大就开始挖坑给安然跳了。”
  “一切皆有可能,你看。”张乔伸出手碰了下云逸,提示其把目光往林轩他们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云逸顺着张乔的意思看了过去,便就发现本来在闭目养神的林轩,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双眸。
  并且接下林轩的操作让云逸亮瞎了眼睛。
  因为云逸居然看到林轩从自己的身上拿出来了几颗糖果给安然。
  林轩的身上居然可以拿出糖果来,这让云逸有些怀疑人生。
  但同样,这一幕让云逸有种似曾相识的感,仿佛自己等人跟在林轩身后混糖果的日子。
  张乔摇摇头,对怀疑人的云逸问道:“很吃惊吗?轩老大手中的糖果,是一个月前,我去市区给轩老大带回来的。”
  在张乔说完了之后,突然有一阵冷风吹过,让其抖了下,不过也是因为这个样子,又张乔想来了一件事情,“对了,这是姜糖,有驱寒的作用。”
  云逸也被这股冷风抖了下,有些酸酸的说道:“所以说,这种天气就应该来颗姜糖驱驱寒吗?”
  柳二龙看了眼云逸,“行了吧!这轩老大是真的对安然上心了的。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不好,安、林两家是世交,门当户对的,他们在一起也挺好的。”
  张乔对林轩在一起,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只是林轩的身体状态却由不得张乔不担心,“是没有什么不好,轩老大的身体……”
  柳二龙沉思着说道:“那是同济他们的事情了,我们担心也没有什么用。”
  云逸见谈话突然就开始有些沉重下来了,便就开口对着在自己与张乔他们三人谈话了之后,就一直在一旁听着不开口的龚箭转移话题,打趣说道:“对了,龚箭,我们轩老大都快要告别单身了,你这万年单身汉准备什么告别下阿!”
  龚箭知道云逸这是想要把这有些沉重下的话题转移开来,所以龚箭也乐得配合。
  龚箭整理了下自己的衣领,一本正经的说道:“我们这种单身贵族怎么可能会被外面那群妖娆的家伙收走呢?
  所以说,我们这种单身贵族是属于国家的。”
  张乔这时听着龚箭的话,有些不厚道的笑了下,然后毫不留情的对其折穿说道:“行了吧!别说的那么高大,你其实就是一个没人要的单身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