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特种兵之一世传奇 > 第五章 那有岁月静好,只是有无名英雄替你前行

  “我像什么样子了吗?”张能量看了看自己身,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
  林轩听到张能量的话之后,轻笑了一声,只是了解林轩的都知道,脸黑的林轩并不可怕,笑起来的时候的林轩才是最可怕的。
  也是因为这个样子,林轩取的代号是苍龙,但神炎特战队的人私下却称其为笑面虎。
  “什么样子,新兵你的脸可真大,还好意思问我吗?
  你知道现在穿军装的样子让我觉得恶心,你知道为什么吗?
  拿镜子来照一下,看下你现在穿军装像什么样子吗?
  穿着军装,手里拿着手机,戴着耳机,军帽带着歪歪扭扭的,你以为这个样子很有个性吗?
  你看你现在就像是社会儿里的那些整天无所事事,吊儿郎当的混混。
  我告诉你,这不是让你一个人在这装酷耍个性出风头的地方,这里是军营,是一个严肃而神圣的地方。
  你知道为新兵入营的时候要让你们蹲下来吗?
  因为那时候的你们于军营而言就是一道奇特的风景。
  奇特到什么程度呢?奇特到就像是一杯美味的奶茶突然间被你吸到了一颗老鼠屎。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会感觉到恶心了吗?”林轩对着张能量三百六度,无差别的开口由笑到面无表情的毒舌。
  牛努力听到林轩的话,突然间有点想要发笑,不过想到场所不对,所以还是忍住。
  牛努力怎么也都没有想到林轩毒舌起来是这么厉害的。
  毒舌起来这是要天下无敌啊!
  厉害了,我的滴首长。
  张能量被林轩说的有些气愤,说道:“首长,你这是在对我的人身进行羞辱,我可以向上面投诉你。”
  林轩被张能量的话弄的有些好笑,道:“投诉我啊?对你人身羞骂?”
  然而下一刻,林轩的话便就锋厉了起来了,同时林轩身上的气势也由那个懒散的酒鬼变成了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一身死气沉沉的杀气与上位者的气势如虹的向张能量压了过去。
  张能量感觉在这一刻如临大敌,自己似乎被一个狼给盯上了,毛骨悚然,周身不自在,似乎会在不经意间就会丢掉性命。
  而在这一刻,张能量感觉林轩就是那头狼,是那个会让自己丢掉性命的人。
  张能量在这个时候进入了人的本能反应,双眸高度的提防着林轩,并且左脚的的脚尖不自然的斜跨了六十五度,一旦发现了危险将会在第一时间向后背逃跑。
  在林轩的气氛变得的第一时间,身为九旅的装甲兵王,更是协助过当地的警方击毙过犯人牛努力就察觉到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牛努力才感觉到林轩杀气腾腾的样子,在这一刻,牛努力仿佛身临其境,在一个战火纷飞的生死战场中。
  牛努力不知道这究竟是杀了多少人,经历过多少次生死任务才能形成如此恐怖的杀气呢?
  同样,这个样子的林轩是牛努力第一次见到,同样,像林轩这样有如此恐怖的杀气的人,牛努力也是第一次见到。
  牛努力在心里想,也许这个样子的林轩才是真实的林轩,也许在这个国家里,所谓的岁月静好,只是有不知道多少无名的英雄替我们前行了。
  对于张能量的本能反应,林轩看在眼里,开口斥责道的同时,林轩也把自己身上的杀气慢慢地散去,:“人身羞辱,请问我说的不对吗?
  还有,你有耳朵吧!
  我不是说了与上级首长说话的时候要喊“报到”才可以的吗?
  还有,张能量你给我站直了,别给我像个驼背的老太爷一样了。”
  张能量听完了林轩的话,刚才的那种满身不自在的感觉也消失了,便就收扰了脚,把军帽戴得免强算的是端正了,后抬头、挺胸、站直在那里。
  林轩看了会儿站在那里的张能量,开口对站在一旁的牛努力喊道:“牛努力。”
  “到。”
  “把张能量的手机、耳机都给我收了。”林轩看着张能量穿着军装拿着手机戴着耳机,那是怎么看就怎么不顺眼,便就本眼不见心不烦的原则——将其给收了。
  “是。”对于林轩的话,牛努力是二话不说就去把张能量的手机与耳机给收了上来。
  张能量看到了牛努力把自己的手机给收了起来的时候,顿时就急了:“你们凭什么收我的手机。”
  “就凭你现在穿的这身绿色军装,就凭你现在在军营,够吗?”牛努力拿着张能量的手机指着其问道。
  说完了之后,牛努力也再不管张能量有什么反应,便就大步流星的走回了林轩的身旁。
  同样,牛努力也明白林轩在这里,自己并太需要主动开口说什么,自己只需要的是按令行事就可以了。
  张能量可能也觉得自己刚才说话的语气不太好,便就用自我感觉良好的语气对林轩说道:“报告,首长,能不能不收到我的手机啊!我要手机来是有重要的事情。”
  林轩用眼角斜看了眼牛努力手上还亮的手机,发现屏幕上的一幕正是途牛斗地主结束的场面,便就开口嘲讽说道:“有用,有什么用啊。
  玩途游斗地主吗?
  要不要我去小卖部买副扑克来,我和牛努力陪你斗个够啊!
  又或者我给你两副扑克来让你自己一个人斗个够如何?简直就是混吉(混帐)的……”
  “不是的,首长,我用手机来不是用斗地主的。
  至于是什么原因,这是我的个人私隐问题,恕我无法直言。
  直于刚才用手机玩斗地主,那是因为我刚才在坦克苍里面无聊的时候才玩的。
  只要首长把手机给回我,我可以当着你的面把途牛斗地主给卸载了。
  再说了,部队也不是不讲人情的地方,“特殊的士兵”难道不应该“特殊照顾”的吗?”张能量充分的自以为有理有据的开口与以林轩商量道。
  林轩在张能量说完了之后,又笑了笑,然后下一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在牛努力手上的手机摔了出去。
  “砰”的一声,张能量的手机便就面目全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