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特种兵之一世传奇 > 第四十章 被打脸了的龚箭

  “这,也许吧!”何晨光似答非答的回复着李二牛。
  龚箭听到了林轩说不来,也不勉强,就是有些失望的说道是:“那这样就有些可惜了。”
  “有什么可惜的。”林轩一脸不在乎的说道。
  龚箭调整了下心情,看了下时间发现也不早了,便就向林轩开口询问道:“那行,不打就不打,我现在下令让他们开始考核。”
  “这客随主便,我俩就随意看看,你们之前是怎安排的就怎么来就行了,你不用管我们就可以了。”林轩指着自己和安然开口对着龚箭说道。
  “行。”龚箭听林轩都这么说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看向在一旁已经准备就绪的得力助手老黑,“老黑,可以开始考核了。”
  “好的,指导员。”
  老黑在得龚箭的命令之后,便就徒步走到了坐在地上的新兵前面,开口道:“一班长,现在可以开始进行新兵连的最后一项考核,射击。”
  “是。”
  “一班的都有,全体起立。”
  “目标,射击考核卧槽,全体齐步走。”
  “……”
  龚箭看着已经准备就绪一班的考核新兵,便就忍不住开口向林轩炫耀说道:“我跟你说,林轩,我这新兵的那可是有点卧虎藏龙,特别是这打头阵的一班。
  那可是有两个射击天赋不错的苗子,他们俩在这新兵连第一次授枪射击的时候,那可都是打了百环的。
  所以,我猜测,这次他们再打个百环,简直就是个小意思的。
  当然了,这可能打百环对于林轩你来说,这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林轩看着龚箭那个样子,在心里猜测如果这个时候龚箭身后有尾巴的话,那龚箭身后的尾巴那一定翘了起来,那样子,怎么看怎么就有种【一朝得智语无伦次】的样子。
  不过龚箭确实是可以得意下的,在这新兵连可以碰到了两个拥有如此天赋的新兵。
  对于此,林轩不得不承认,这龚箭的运气确实是不错,不愧是为主角何晨光铺路的配角。
  毕竟射击打了个百环,在部队里并不是什么不常见的事情,但在新兵连就是个稀罕的事情了。
  特别还是在新兵连第一次授枪就打了百环,这就是更稀罕的事情了。
  要知道,对于新兵来讲,第一次打枪可以在打到靶上就不错了。
  林轩这个时候看着龚箭,似笑非笑的问道:“是吗?照这么说的话,如果陪养的好的话,那这是部队又要多两个神枪手啊!”
  龚箭拍着胸口,一脸肯定的对着林轩保证的说道:“那当然了,肯定得好好陪养了,我可是准备把他们把王牌狙击手方向陪养的。
  而且,我告诉你,这一班待会儿有两个打出百环的成绩来,那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了。”
  说到最后的时候,龚箭的眼睛便就一直盯着林轩,想要看到林轩的脸上有什么变化。
  毕竟自己说的这话,多少有些试探的意思,可惜的是,龚箭什么也没有发现。
  林轩对于龚箭试探的话,也不在乎,反而该是自己的人,那就一个都跑不了,继而一脸平静的说道:“那就好。”
  龚箭这个时候看着林轩这个平静的样子,一时也抓摸不透林轩的想法,这来看新兵的考核难道不是为何晨光他们几个吗?
  如果是,自己说起何晨光他们,林轩不应该表现的这么平静的,难道真是我想多了,林轩他就是最近闲的慌才来看这新兵考核吗?
  龚箭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林轩,又看了眼安然,一时间不由的陷入了沉思。
  不过,龚箭便就发现一班的新兵已经在自己与交谈这一会儿,已经除了何晨光之外,都已经打完了牌了。
  龚箭皱了皱眉,走了上前,看着还卧在地上的何晨光,开口道:“怎么回事。”
  在龚箭走了过来的时候,何晨光便就把最后一枪打了出去,所以在何晨光打完了最后一枪之后,老黑第一时间便就用自己手中的望远镜观看了何晨光的靶位。
  只是观看到的结果,让老黑有些不敢相信,毕竟一个人每次考试都是一百分的,这已经都成了常态的事情了,突然有一天,给你考了个九十分,这让老师如何肯相信呢?
  老黑这个时候有些可惜的说道:“指导员,这何晨光他最后一枪脱靶了。”
  “脱靶了!”龚箭一听到了老黑这话,眼睛瞪得有些大,同时感觉到有些不可思议,这百分百的事情,这愣是给我拐了个弯。
  呵呵!这给我开了个什么国际玩笑。
  龚箭拿过老黑手中的望远镜,亲自查了何晨光的靶位,发现确实是只有九个弹洞。
  特别是看到已经走到了自己身旁的林轩,同时想到了林轩刚才那个平静的口气,龚箭就感觉自己的脸被人狠狠的扇了几巴掌。
  这脸打的真他娘的疼。
  龚箭看着已经把枪下了子弹站在一旁的何晨光,有些恨不成钢的开口对何晨光说道:“何晨光,何大爷。我叫你大爷了行不。
  你这怎么就在关键时刻给我掉链子,平时打个一百环,简直就是跟喝开水一样,但你在考核的时候怎么就给我来了个脱靶呢?”
  虽然龚箭对于何晨光当众让自己在林轩面前打了自己的脸不太爽,但是龚箭对于何晨光那是真的欣赏的。
  甚至龚箭都已经决定好了,等这次射击考核结束了,只要何晨光的射击成绩保持住一百环,那龚箭就把何晨光下的连队放在自己的神枪手四连。
  只是现在何晨光的这个成绩,何晨光已经是与神枪手四连失臂之交了。
  至于再给何晨光一次机会,龚箭那是想都不用想就把这个念头给掐死了。
  再给一次机会,这对于其他的人来说,公平吗?
  不公平。
  而且现在是射击考核,就算可以给你一次机会,那要是在战场上呢?
  敌人的子弹那可是不会再给你一次机会的。
  何晨光这时看了眼在自己身旁的王艳兵,才有些有些心虚的开口道:“指导员,刚才我最后的状态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