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特种兵之一世传奇 > 第二章 一语双关的牛努力

  牛努力虽然对马汉源说了,并不想去新兵连,但牛努力还是知道军令不可违。
  所以牛努力在与马汉源他们分开了之后,便就回自己宿舍收拾自己的行李,准备前往新兵连报道去了。
  牛努力路过九旅的那台英雄坦克的时候,一道声音便就突然响了起来了。
  “我们九旅的王牌装甲兵王这是拿着行李要干什么去啊?”
  牛努力听到了这声音便就停止了脚步,同时闻到了一阵非常大的酒味,牛努力顺着刚才的那道声音的方向看了去,只见在九旅英雄坦克旁边坐着一个人。
  坐在那里的人年纪大约在二十四、五岁,一身作战服,佩戴着中校军衔,手里拿着一个开着的酒瓶,而据牛努力的观察,发现那瓶酒已经没有半瓶了。
  喝酒的人叫林轩,是帝都司令亲自放到九旅担训练总教官的。
  虽然牛努力不是第一次看见过其在九旅光明正大的喝酒,但牛努力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不过牛努力凭借着良好的军事素质,很快就恢复正常了。
  并且迅速放下了自己的行李,双脚合扰,“蹬”一声,向其敬礼,道:“首长好。”
  林轩对于牛努力的敬礼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道:“不用多礼,这是要到哪里去啊?”
  “报告首长,我奉命去新兵连报到。”虽然林轩对牛努力说了不用多礼,但牛努力还是一板一眼的认真对林轩回复道。
  因为牛努力明白,这是上位者对下属的一种交谈的方式罢了。
  而你如果真的在自己的上级面前,放松下来,甚至放飞自我,那么,恭喜你了——你要凉(完)了。
  林轩看着牛努力说到新兵连的时候,一时间不由的想到了自己脑海里,那已经被自己快要忘记的记忆。
  前世所经历的事情,一幕幕犹放电影一样,在自己的脑子里过滤着。
  是的,前世。
  林轩本为地球上种花家的一名军人,因为部队的一次外出休假,在回家的路上,路过的一个地方,见其发生火灾。
  林轩便就毫不犹豫的参与了救火行动,在救火的过程中,因为救一个小女孩,而没有来得及跑出去,最后失去意识葬身于火海中了。
  林轩最后再次挣开眼睛便就发现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了,并且变成了一个婴儿。
  随着林轩年龄的增长,林轩知道自己所在的世界是前世自己所看到的军旅电视的综合世界了。
  而林轩这一世又因为自己的家世的原因,在自己九岁的那年又被自己家的那位老爷子送进一个特殊的军营里集训,同时学习军事知识。
  并且在此其间,林轩他通过了层层的选拔与淘汰,最终在林轩十八岁那年,林轩以过硬的军事素质与强大的能力、优秀的指挥才华,最终成为神炎特战队的副队长,军衔中校。
  之后,神炎特战队在之后的两年的时间先后执行了多次任务,追击逃犯,打压犯罪分子,击败想要在我国制造暴乱的恐怖分子。
  并且执行着一些别人自以为不可能完成的特殊任务,同样,只要神炎特战队接的任务就没有失败的。
  神炎特战队仅成立两年,便可以说是立下了赫赫战功,而林轩也因此被提升为大校。
  三年前,神炎特战队因为一个特殊的任务,神炎特战队除了副队长林轩以外,其余九人全部战死。
  即使是这个样子,林轩被人带回来的时候,也是重伤垂死,在病床上如同一个植物人睡在床上一年多了才醒了过来,之后又休养了一年才可以下床走地。
  只是也因为身体的原因,林轩便就向上级首长提出了转业,上级首长不准,后将林轩以中校的军衔暂放到了这九旅来当了个训练总教官了。
  当然了,林轩在九旅当的这个教官也完全是个摆设,因为林轩完全不管九旅的事,完全是在九旅得过且过,混日子而已。
  所以林轩看着自己之前所看到的牛努力军旅生涯,一时间不由的为牛努力感到悲哀。
  牛努力在剧中的提干之路,可以说的上是一波三折的,特别是遇到了张能量这个坑爹的家伙,最后黯然退伙。
  牛努力的感情之路更是一言难尽……不提也罢。
  想到这,林轩摇摇头,说道:“新兵连啊!你这是提干考试又没过吗?”
  “是的,首长,差五分。”牛努力听到了林轩的话,想也不想的就对林轩说道,同样也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丢人的。
  “嗯!差五分啊!”林轩的眼睛咪了下,后抬起头来看了眼自己身旁的这辆英雄坦克,若有所思。
  林轩看向牛努力,伸手拍了拍自己身旁的草皮,道:“来,坐,我们聊聊……”
  牛努力看了看林轩,道:“是,首长。”后放下行李,在林轩旁坐了下来。
  林轩看着坐的端端正正的牛努力,笑了笑,把自己手上的酒递给牛努力,道:“放轻松点,喝吗?”
  牛努力伸出手来接过林轩的酒,看了眼酒瓶才发现酒瓶居然没有任何的生产商标的,后疑惑的看问林轩,“首长,这……”
  林轩像是没有看出牛努力的疑惑,笑道:“怎么,不来一口吗?”
  “报告首长,我们现在是在军营,而现在我待会儿还要去新兵连报到呢?”牛努力站起来认真说道。
  林轩看着牛努力,笑着指着牛努力,打趣道:“你这句话可是一语双关啊!牛努力啊,你这成语用的不错啊!”
  确实,牛努力刚才的话实则是在说自己现在在军营,同样待会儿要去新兵连报到不能喝酒,其实不然,牛努力是在提林轩是在军营,不应该喝酒的。”
  “首长,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牛努力知道林轩明白自己刚才说的话里的意思了。
  但牛努力对于林轩说的话是拒不承认的,反而还在脸上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出来,完全就是一副老实人的样子,不知道林轩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