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神明与宝藏 > 第五十七章 和好

  “这。。。或许是吧。”李叟辛淡然道。
  “你,你还真承认了,李叟辛,你不要脸。”
  “什么?什么不要脸?你才不要脸呢。”
  “你,你就是不要脸,你现在可是我的男朋友,还敢在做情侣游戏的时候想着别人?你就是不要脸。”
  “喂,臭婆娘,你说话干净点啊!毕竟我跟你做情侣只是相互利益关系,我一直是不喜欢你的,所以别总是强求别人想着你可以么?”
  “那我的利益也是希望你能喜欢我啊,你都不替我考虑考虑啊。你最坏了。”
  “坏又怎么样?不考虑就是不考虑。你拿我怎么样啊?”
  “你,哼~不跟你说了。”秦玲说完就欲解开绑绳放弃比赛自行离去,
  好吧他们又吵架了。
  只见秦玲正蹲下身来解着绑带,嘴里还念叨着:“这样跟你玩准拿不到第一名。”
  李叟辛也很不耐,随后,他见秦玲解个绑带半天没解开来,于是对其叫唆道;“你会不会解绑带啊,不会是还想继续和我玩吧~”
  “才不是呢,不跟你玩了。”
  “那再好不过了~”
  “哼。讨厌鬼。”秦玲在生闷气,嘴里苛刻道。
  “谁是讨厌鬼,你才是大笨蛋呢,连这点解绑带的事情都做不好。”
  “要你管?”
  “这位大姐,这绑带可是你自己绑的啊,自己居然都不会解?我也是服了你。”
  “要你管?还有,谁是大姐啦?人家明明比你小啊~”秦玲气愤道。
  “就是就是。你就是大姐~丑大姐。”李叟辛也越说越不爽,他挪开秦玲的手,自己开始解起绷带来。
  “你,哼,不跟你说了!”只见秦玲听完李叟辛说的话自己就欲强行扯离绑带离去。
  李叟辛见状解绑带的劲更大了,只见他越解气越不打一处来,因为这个绑带的确还怪难解的,于是,李叟辛就欲强行用云云的能力将其扯断,很快,他便将绑带扯开了,
  可是这时,由于他扯绑带的气力过大,导致他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最后踉跄地跌倒在地。
  “哎呀”只见李叟辛叫了一声,他这次跌地比较厉害,虽然总体应该无碍,不会怎么影响比赛,但痛感还是比较强烈的。
  秦玲见李叟辛跌倒,毕竟那是她的心上人,于是她便上前对其道:“你还好吧,李叟辛。”
  李叟辛随后坐了起来,淡声道:“没事。”
  秦玲还是有点担心,她拿起李叟辛的手,只见他的手皮已经被擦破,红色的血丝渗透出来,于是秦玲对其道;
  “还说没事,手都破成这样了~”
  “这。。。你。。。”
  “要不要紧,疼不疼啊。”秦玲关心道。
  “这。。你,,你这是在关心我吗?”李叟辛见秦玲这样说话,心里溢出一丝暖流,明明刚才还在吵呢!于是他对着秦玲诧异回道。
  秦玲一听李叟辛这么问,顿时也不知道如何回话的好,她心里确实是关心他的,但由于刚刚在吵架,所以嘴上也不好直接承认,于是她斟酌了会,淡淡道:“没有,只是怕你受伤到时候影响比赛罢了。”
  “可你不是说不陪我比赛了吗?现在怎么又要比了?”李叟辛跟着问道。
  “你,你有完没完,问这些干什么?要是不玩了就赶快走吧,反正我俩这样也很难晋级,再继续玩下去也只是让人看笑话。”秦玲虽然心里想玩,但嘴上还是碍于赌气,苛刻道。
  李叟辛不然,他貌似感受到了秦玲的关心,也猜到她想继续玩的心思,于是他诚口道:“对不起,玲儿。明明是我自己生气将绑带扯坏跌倒,可你还主动过来关心我,这样不计前嫌,实属大气。是我不对,对不起,玲儿。接下来,我会努力专心和你配合尽可能在这轮晋级的。”
  哈哈,看来这次秦玲的关心表现是真的有点触动李叟辛的心坎了。他竟然主动且愿意配合秦玲玩这个活动。看来秦玲真的是很有心啊。
  只见这时秦玲听完李叟辛说的话即时心里好受多了,不过她嘴上还是赌气道:“哼,谁要你配合我玩啊~你肯定又要去想那个程慧丽,到时候不还是一样跑不好。”
  “这。。。”听到此话李叟辛也有点不知所以然了,毕竟他确实是喜欢程慧丽的,虽然她已经跟秦玲有了一段时间的接触,可就此就让秦玲代替他心中程慧丽的地位,还是有点难的。
  于是,李叟辛暂时也只有楞在那里,不说话了。
  秦玲见李叟辛这样楞了好一会儿不说话,便觉得他这样是默认了,这样一来秦玲又怕他不陪她游戏了,所以其又当机道:“好吧,你想要向我道歉继续和我玩下去也行,必须要。。。”
  “要什么?”
  “让我亲你一口。”
  “这。。。”李叟辛在一听秦玲想亲他后,心里还是有点不情愿的,他停滞着不说话。
  “由不了你啦~”只见调皮的秦玲刚刚话毕后便以快若奔雷之势冲到李叟辛面前,随后往李叟辛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李叟辛楞住了,他没想到秦玲这女孩子这么霸道,竟然没经过他同意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亲他,虽然在大家面前他们确实情侣关系,但面对这种事他李叟辛多少还是会有点难为情的。
  “嘻嘻,好啦。现在我们继续练习吧。”秦玲亲完李叟辛后开心道。
  李叟辛继续愣着神说不出话来,于是秦玲在李叟辛眼睛面前摆了摆手,调侃道:“我的叟辛恩公,我们继续练习吧,你怎么了?被我亲得幸福死了吗?”
  良久后,李叟辛才渐渐回过神来,他不知道说些什么的好,他想数落下秦玲的不检点,但由于刚才秦玲关心他的事情,他又一时气不上来了。
  所以最后,他也只好没说什么特别埋怨的话,对着秦玲简单道:“你怎么没经允许就亲啊?”
  “我喜欢啊~”
  好吧李叟辛没再多说什么。他此时更多的是羞怯,至于埋怨秦玲的事,他一时也埋怨不起来了。所以最最后只好说了句:“好吧你狠。”
  于是,李叟辛就又这样和秦玲很快和好了,他们开始正式火热地练习起来,虽然现在距离正式比赛已经过去了一半的时间,剩下的一刻钟要再从头练习默契的话难度会大很多,但李叟辛和秦玲经过刚才的事变得很团结。
  只见他俩没有轻易放弃,重新拿了个绑绳继续将他们的腿绑在一起,便努力地开始练习起来。
  可能真的是因为吵架又和好的缘故,他俩这次练习比起刚开始的练习真的很团结,效率高了不少,不仅是在默契配合方面,速度上也快了不少。
  就这样,最后的十五分钟,俩人很是珍惜时间,一直苦练着默契和平衡,于是很快,他们便找到了感觉,等十五分钟过去,他俩也练习得差不多了。
  由于这次比赛考验的是情侣选手之间的默契和平衡性,而不是像第一场那样纯比气力,所以李叟辛这次并没有运用起云云的能力,让他一个人待在裤子口袋里休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