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纪帝途 > 第五十章 偶遇小姨子

  这片天地危机四伏,没有哪里是绝对安全的。
  两人化作黑影,隐匿在幽暗的丛林中,他们尽力地收敛着气息,不停掩盖走过的痕迹,毕竟密林中除了六殿弟子,还有许多的飞禽猛兽。
  “小心点!”
  纪澈察觉到前方的细微动静,拉着柳风落在一颗树干上。
  下方有名娇弱的女子,背靠着粗糙的树干,眼神有些彷徨和惊恐,对面的两名男子面带狠色的逼近。
  左边的壮汉沉声道:“小师妹,我们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借你身上的灵牌一用,这种危险的地方,像你这种柔弱的小姑娘家,可不适合来。”
  那娇弱女子上齿咬着红唇,虽然极为不甘,但也只能颤巍巍地掏出灵牌。
  她从降临在这片天地时,被眼前的两名壮汉给盯上,就这样狼狈的逃窜一路,对方估计念及同门之情,并没有对自己出手就已经很好了。
  两名男子一把夺过灵牌,脸上闪过得逞的笑容。
  “哼!两个大老爷们,觉得自己干这种事,还挺自豪的是吧!”
  正暗暗得意时,突然天外传来一声阴森的冷笑,以为是敌人偷袭,两人瞳孔猛缩,往后急退了数十丈。
  “跑哪儿去啊!”
  令人骨寒的冷笑再次在耳畔向起,脊背一耸颤,身着黑衣的蒙面男子,魅般出现在两人身后,下一瞬,双目晕黑,再当看清眼前的景象时,发现已经被踢出了秘境。
  两人打心底的寒颤,因为他们至始至终,都没看清那蒙面男子的身影,这一切好似都是凭空出现般。
  与此同时,外围喧闹的观众席上,无数的目光注视着被淘汰的两人,也是爆发出一阵低低的哗然声。
  就是在上帝视角观看的他们,都没有发现那蒙面黑影的由来,和出手的方式。
  纪澈捡起两人消失之处的灵牌,拍了拍上面的尘土,并将属于娇弱女子的那块灵牌给丢还了回去,随后扬长而去。
  虽然看起来有点像英雄救美的环节,但纪澈的本意,无非只是想打劫两块灵牌,看那娇弱女子楚楚可怜的样子,他可下不去狠手,做出辣手摧花的事。
  与纪澈同样装扮的柳风,佩服道:“澈大哥,你刚刚那个狗熊救野花的举动太帅了!下次要不让我也试试,好在我那榆木脑袋的哥哥面前,显摆显摆。”
  疾走的纪澈不语,无意地瞟了一下后方,发现有道倩影跟在身后,他的身形猛然停滞,取出衍机扇翻身而攻。
  “诶呀!”
  是之前那娇弱女子,她被纪澈突如其来的攻击,吓得踉跄一跌,看着那扇面上带着气流的锐刺,有些惊恐之色缓缓浮现。
  纪澈的眼中装出一丝凶戾,嗓子挤出尖锐的寒音:“为什么跟着我们!”
  自己好心的将灵牌还给了她,难道还不知足?还想从自己身上再捞点?见者有份都不带这么玩的好吗?!
  柳风耸了耸鼻头,凑到纪澈的身旁,小声道:“澈大哥,这小姑娘是不是看上你了?想以身相许啊,我记得英雄救美的后面,似乎都有这么一出桥段,我看她姿色还不错,澈大哥可真是艳福不浅呐!”
  纪澈没好气地瞪了一眼柳风:“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真不知道你和你哥柳云到底是不是亲兄弟,完全不一样!等选殿大比结束,这事我还得向你哥去说道说道。”
  这下就轮到柳风着急了:“别啊!我给我哥求了半天,他才答应让我来参加选殿大比的,你这轻微地煽一下风,点一下火倒是简单,但我就得被关回那个阴暗潮湿,还充满哲学气息的小黑屋中,忍受着非人的折磨。”
  看着装出一张楚楚可怜面色的柳风,纪澈又是一阵扶额头疼,也暗自为莫名其妙挡枪的柳云感到悲催,这柳风可没少在外败坏他哥的名声。
  被晾在一旁的娇弱女子,看着眼前突兀的一幕,她的脑袋都险些转不过来了,刚刚还凶神恶煞的黑衣人,怎么就变成眼前这样了,反差也太大了吧。
  在两人对话间,她也捕风捉影的听到了“柳风”二字,脑中轻微摸索一阵后,却是惊呼起来:“你...是灵源殿的柳风师兄?!”
  随后她指着身材略高的纪澈,激动道:“那...你一定是秦云宿师兄。嘿!我真是太幸运了,这么快就让我遇见自己的偶像啦。”
  柳风饶有兴趣地打量着,眼前这开心的像个两百斤胖子的女子,莫非是自己灵源殿的师妹?但自己手上的名单,除了南宫善以外,省下两人也都是男子,那这人是哪儿蹦出来的?
  自己的小迷妹?!
  想到这,柳风直接扯下了脸上的黑面巾,露出那精美绝伦的五官,让女子的玉颜上,显出一抹羞涩的嫣红。
  她吞吞吐吐道:“我...是药丹殿的白云心,药丹殿主白若烟的亲妹妹,我...最最最崇拜的人就是柳云和秦绍德师兄,当...然,我也很崇拜您和秦云宿师兄!”
  柳风见眼前这名白云心的女子,是冲着自己哥哥去了,有些不爽和失落挂在英俊的面庞上。
  而未露面容的纪澈,却是神情凝重起来,他早觉得这娇弱女子与白若烟有几分相像,但怎么也没想到,这居然是自己的小姨子!
  自己当然也听过白云心之名,她也是黄金期新生之一,虽然在打斗方面羸弱的要命,但在炼丹之术可是数一数二的天才,年纪轻轻就踏入了中品灵阶炼药师的层次,让徐殷都自愧不如的汗颜。
  但纪澈的出现,却把属于她的瞩目光华给夺走了,白若烟更是说这小妮子为了这事,还赌气绝食了几天。
  白云心满怀期待,正等着纪澈摘下面罩,想要一睹“秦云宿”的秀容。
  见状的纪澈无奈,也懒得再多做遮掩,一把摘下了面巾,露出比柳风还要俊俏几分的容貌,却引得白云心的小脸涨红,有些许厌恶摆在脸上。
  她又怎么会认不出眼前这人,就是抢走她万千光华的纪澈。
  此时的柳风有些摸不着头脑,随后在脑海中仔细回想了一下“白云心”之名,才有所了然。
  敢情是冤家碰上了!
  “别以为你救了我,我就会对你心存感激!做梦!”白云心怒气冲冲道,却显得有些可爱动人。
  纪澈置若罔闻,漠然地重新带上面罩,拉着柳风再次极速离去,唯有丢给孤零零的白云心一句话:“你的感激,我不需要。”
  柳风不忍的向身后瞟了几眼,不经问道:“澈大哥,真的就这样把她一个人丢在哪里吗?这荒郊野岭的,很容易遭到野兽的袭击诶。”
  虽然在生命受到威胁时,身上的灵牌会将其传送而出,但难免会受点皮肉之苦。
  而纪澈定然是知道这些的,但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他没有办法去一一关照每个人。
  轰!
  纪澈脚后传出一声崩爆声,所踩的那颗树被生生撕裂,他急掠的速度陡然提高,化作流光向远处闪去。
  身后的柳风一怔,随后意识到了什么,向后瞟了一眼,发现那白云心依旧穷追不舍,他无奈地摇摇头,跟着纪澈化作流光离去。
  两人就这样在密林中,急掠了大半个时辰,以这种速度赶路,最起码都有了上千里的距离,而纪澈抬头看了看那高耸的山脉,发现自己不过有所接近分毫,真正的距离还有着十万八千里,遥远的很。
  纪澈苦笑,让柳风拿出地图和周围的景色进行比对了一下,发现他们所在的这个区域叫赤蛇寒潭。
  这处寒潭的周围,常年被冰雪覆盖,不曾有过任何融化的迹象,而潭中,居住着一条邪赤古蛇,其修为更是达到了月银宫台初期的层次,曾经的柳风和秦云宿都在它手上吃过大亏。
  纪澈计划的第一步,就是在整个棋局上挑起起公愤,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而去每个地方夺取各种机缘,无非就是最好的选择。
  他嘴角微微上扬,眺望着远处的冰雪之地。
  就决定是你了!邪赤古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