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主公我不想加班 > 第三十六章 太原研究院

  前世也是碰过房地产的。
  所以陈琛很切合实际地将太行书院的建设安排成了多期进行。
  反正地是要先拿下来的。
  到时候再慢慢开发。
  先开发出最主要最核心的教学区域和军事防御区域。
  至于奇观那些.....
  咳咳。
  大人,奇观误国啊!
  陈琛自然也明白这个问题,奇观这种东西除非改头换面,不然实在是会耗费大量劳动力,并且没有很大的实际作用。
  所以这个倒是可以暂且搁置。
  唉......
  陈琛也明白太行书院的建立肯定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完成的。
  估计自己还是得考虑一下先建立个太原研究院,把陈闲和蔡邕给安排进去。
  自己还能拉着蔡琰在城里逛逛。
  主要是陈闲不在家里,陈夫人就可以给陈琛神助攻了。
  相比于两个糟老头子。
  陈夫人和蔡琰聊得来,婆媳关系极佳。
  而且陈夫人也会主动给陈琛他们两创造二人世界。
  比如说蔡琰跟着陈夫人在学女红,陈琛来了,陈夫人不小心扎自己一下。
  “诶呀,我晕血头疼,我先去休息了,琰儿今天就到这了,琛儿你带琰儿去走走。”
  陈夫人看着指腹扎出来几滴血,扶额离去。
  嘶......
  陈琛在蔡琰看不见的角度给陈夫人比了个赞。
  果然是亲娘!
  要知道按照陈闲的说法,陈夫人以前可是见到歹徒人头落地都不会眨眼的存在。
  见识过超级人血喷泉的存在,竟然会因为自己扎出来的几滴血而头晕?
  别问。
  问就是亲娘。
  在太行书院还没有完全建成之前,陈琛能够想到把两个糟老头子丢到一块去的可能性。
  就是成立一个太原研究所了。
  至于研究什么?
  这很重要吗?
  陈琛觉得可以让他们两位大佬和他们的大佬朋友们放任研究。
  不能研究出什么,就当作供养这些大佬,由他们的学生弟子们来为太原做贡献。
  要是能研究出什么,那就更好了。
  说到建设,陈琛突然想起拆迁,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在前世的某个卡牌游戏中,自己似乎这是凑出了一个太原拆迁办?
  关羽、张辽、徐晃?
  太原拆迁三大将?
  发散性思维的陈琛突然觉得自己是时候和刘备商量一下给自家集团的高层大佬们安排一点好听又牛逼的称号了。
  比如什么太原五虎啦,什么晋阳双雄啦,什么并州四谋啦......
  虽然听起来都不是很牛逼。
  还是以后再商量商量吧。
  回到研究所的问题。
  陈琛决定把城东的一处废弃宅邸给重新翻修一下,交给陈闲和蔡邕他们进去先搞研究。
  至于为什么是城东?
  还不是因为那里距离陈府和蔡府都要远,来回一趟花的时间更多。
  可以空出更多的时间。
  虽然不多,但是时间都是积累出来的。
  陈琛一直秉持着这个观点,一天空出来10分钟,那一个月,一年,一辈子......
  时间就像那什么,挤一挤就出来了。
  陈琛一直坚信这句话。
  这件事既然想好了,就要马上去办,陈琛打算主动出击。
  陈闲和蔡邕自从住隔壁之后,就经常窜门。
  陈家有陈夫人在,所以正常来说都是陈闲溜达到蔡府,和蔡邕两个人在亭子里喝酒煎茶,闲聊扯淡。
  他们扯淡的内容倒多是学问之道和本源之道。
  对于生活环境,他们倒是没有很多在意的。
  而蔡邕如今也是为了女儿的婚事而妥协迁就,对于仕途官场,他已经没有年轻时的想法了,如今倒是开始着手准备养老。
  这方面他是跟着陈闲混的。
  虽然陈闲年龄比他小,但是养生这方面,在蔡邕看来,陈闲是有着独到见解和深刻认知的。
  毕竟......
  家学嘛!
  蔡琰在陈家跟陈夫人待一块,陈琛直奔蔡府寻找自家老爹和自家老丈人。
  二老还在亭子里下棋。
  下的还是草棋盘的自走棋。
  陈琛可不敢打扰这两位大佬的下棋,只能在旁边找了个垫子坐着。
  过了良久。
  两位大佬才从棋盘中抽离出了精神力和注意力,发现了旁边蹲坐旁边的陈琛。
  “你怎么来了?”
  陈闲饶有兴趣地问了自家倒霉儿子一声。
  蔡邕没有说话,看着自己的得意弟子,等他说话。
  自从蔡琰和陈琛定亲之后,蔡邕就没有给陈琛好脸色看。
  虽然陈琛长得是挺帅,如今在刘备集团也是绝对的高层。
  但是心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就这么便宜了这头猪,蔡邕的心里就在滴血。
  特别是看到了陈琛就会想起自家女儿主动的样子。
  真的是......
  唉!
  “那个......”
  陈琛自己心里清楚得跟明镜一般,在两个直系长辈面前,也不敢耍什么花样。
  老老实实地把自己要建立研究院的想法全盘托出。
  “前些日子我也有听父亲和老师有说到学术问题。”
  “我便寻思着在家里做学术研究并不是很方便,而且帮忙一起做学术研究的助手也不便到家中来。”
  “还有父亲和老师的老朋友们。”
  “我就想着给老先生们准备个地方,虽然名头挂的是研究院,但是实际上就是让大家有事情做。”
  “能够每天有个固定的地方去,每天饮酒喝茶下棋什么的,岂不更好?”
  “所以就想着给你们这些学术大拿们安排一处荣誉研究院,算是太原供养着。”
  陈琛一五一十地说出想法。
  “我们可不是闲人!”
  蔡邕听着陈琛的话有点小恼火。
  他觉得自己还能做很久的学问,而且不会对不起自己的待遇,他要好好地研究如何发展太原的教育行业。
  因为对于经史典籍的研究,他如今倒是全盘交给了陈琛,他在见证了太原郡的教育情况之后,有所感慨。
  便想着多做些实用的学问。
  而启蒙学说便是极为重要的。
  正常来说,哪怕是大儒,敢去碰启蒙学说的人也不多。
  因为他们越研究深入,越了解世界的本质,了解社会的本质。
  正是因为了解,他们会害怕把自己主观的想法输入到文字中,导致对于启蒙学说有着偏颇性的影响。
  所以启蒙学说必须要字斟句酌,一个字一个字地推敲。
  蔡邕决定迎难而上,去挑战一下这个他一辈子都没有碰过的东西。
  现在他有时间,有精力,有目标,有实践可能。
  为何不去试一试?
  陈琛发现自己又失言了,尬笑了一波。
  倒是一旁的陈闲老神在在。
  因为他觉得当个闲人被供养起来不是件坏事。
  “那父亲和老师都想研究些什么?需要我备点什么东西吗?”
  陈琛毕竟是儿子辈的,面对长辈还是老实得很。
  那些花里胡哨的手段,也就只能欺负欺负老实人毛孝先。
  “别的东西就不用了,笔墨纸什么的备足备齐就行。”
  蔡邕思考了一下。
  “我要研究研究启蒙学说,太原的教育环境,比洛阳和陈留都差太多了。”
  蔡邕感慨了一声。
  一旁的陈琛翻了翻白眼。
  这东西怎么比。
  太原在边疆,哪怕是并州治所,教育资源也是不足的。
  而洛阳不用说了,国都。
  而陈留,那也是中原大郡,人才也出得不少,经济也不差。
  不过蔡邕想研究这方面的学问,那是好事,就任由他去吧。
  陈琛把目光转向了自家老爹,他还老神在在地在那里喝茶。
  陈闲的脸皮还是够厚的,哪怕陈琛看了他许久,他也不动声色,似乎陈琛没有在看自己一般。
  “父亲大人,你呢?”
  陈琛还是开口了,他最看不惯别人划水当咸鱼了!
  “哦......”
  陈闲一口闷了茶,思索了一会,才开口。
  “那我就搞个职牌研究所吧,专门研究职牌的奥秘的。”
  研究职牌?
  陈琛倒是一愣。
  自家祖传咸鱼老爹竟然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那就是陈琛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了,其实对于职牌的了解,也是极为有限的。
  否则也不会周仓到现在都还没有解开自己的浪客职牌。
  对于职牌的关系,他也只清楚一个原则。
  那就是职牌的颜色和等级都只是影响效果加成,真正决定一个人实力的,其实是他的技能。
  至于其他方面的,他之前也只是有所涉猎,但是却没有一个系统的概念。
  比如他知道职牌是可以转职转换的,但是却不知道具体应该如何转换,整个流程是如何的。
  “好!”
  陈琛觉得这个研究课题大有所为。
  陈闲眨巴眨巴眼睛,他其实只是随口一提,不过似乎自家儿子对这个很感兴趣?
  老蔡家的藏书够多,整理整理资料就行了。
  陈闲心中肯定了自己的机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