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主公我不想加班 > 第二十九章 张山李司两基友的烦恼

  冬日将至,洛阳也早早地进入了过冬的准备。
  各家各户都已经换上了冬装,准备迎接新的一年的冬天了。
  去年的冬天大家都过得不算太顺心。
  去年年初的黄巾事起,天下遭罪的地方可多,甚至都有些影响到了洛阳的市场。
  各地的供应难免少了不少。
  有些侯爷家想买匹蜀绢给夫人妾室置办上几身靓丽的衣裳,都没有什么门路买。
  洛阳里的百姓们对于上涨了些许的米价和各种吃穿用度的支出颇有微词。
  日子可是真的不好过哦。
  今年倒还好一些,可是这日子还是过得不踏实。
  明事理的那些先生有说到了,如今的新官上任,都得先到西园去把当官的费用给交齐了,交不齐的,要治罪!
  也不知道这年头怎么了,有官都不想当了。
  只不过听那些走南闯北不要命的行商说,这天子脚下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唉,今年可真不算是个好年。”
  张山和李司面对面的坐下,两人只喊了一壶酒,因为现在的酒价又贵了。
  最近他们两为了养家糊口,也多做了不少活计,张山最近可身心俱疲,跟李司聊到了今年的大事件。
  “那可不是,今年且不说宿老们出事的多,就这天下造反的人都多。”
  李司也累,最近俸禄发得少了,物价也高了。
  就街坊头那儿的糖人,以前五文钱就能买,现在没有十五文是买不得的。
  家里的媳妇也在念叨着红妆都涨价了。
  “唉.....”
  张山止不住地叹气。
  “杨宿老那可是帝师啊,九次任九卿,五次任三公,官拜司空,卸任这些年,听说身体一直都还不错,可是今年年初说走就走了。”
  张山心里对于杨赐可是极为推崇的,弘农杨氏的代表人物,读书人的向往典范,能够隐居教学,州郡征辟而不应,三公征召而不赴,当过帝师,也任过光禄勋、越骑校尉。
  也算是出将入相的存在了。
  “除了杨宿老,陈公与刘公也是冤......”
  “慎言!”
  李司刚要开口,被张山捂住了嘴。
  杨赐的事情是能说的,因为杨赐是自然死亡,但是前司徒陈耽、谏议大夫刘陶,他们两人的事情就不能在公开场合说了。
  毕竟他们二人都是和宦官有怨,不合皇帝心意。
  如今朝堂之上可都是奇妙的很,处于一种诡异的均势。
  两人也知道这件事不能再说,便转口说了今年造反的事情。
  “宿老们的事情且不说,今年造反的可真的不少。”
  李司对这方面的事情了解的多些,他最近新去的办事的地方,和兵家的关系重些,时不时会听到这方面的事情。
  “你知道的多,你说说。”
  张山闷了口酒。
  如今他的娱乐也就是每天和李司喝喝酒了。
  也不知道这价涨的,过段日子,这酒还能不能买得起了。
  “其实说是因为今年二月的那场大火。”
  李司压低了声音,和张山窃窃私语。
  “南宫被毁了的那场?”
  张山眨巴眨巴眼睛,像个好奇宝宝。
  李司点了点头。
  “二月南宫被毁,宫里那位给陛下出了主意,陛下就下了诏,在正常赋税之外,再加亩税十钱来帮助修宫室。”
  “除此之外,各州郡都要送木材文石进京,这其中的门道可多了,百姓的赋税重了极多。”
  “再加上买办官制的事情,许多地方官上任了就是大肆敛财.....”
  李司无奈地摇了摇头。
  “所以今年四处揭竿,西南的益州、交趾,近的黄龙、青州,冀州的黑山贼,之前被压下来的黄巾军,换了个名头,又都闹腾起来了。”
  “三月又有凉州北宫伯玉率军进攻三辅,要不是皇甫老将军,三辅地区被拿下,剑指洛阳也是瞬息之间。”
  “可惜皇甫将军又被免职,好在张司空也治军尚可,大破边章、韩遂,那个西凉猛虎董仲颖去讨伐了零羌,和之前黄巾之战一样,无功而返。”
  “对了!”
  李司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今日刚从并州太原来的消息。”
  张山一听,来劲了。
  这应该不会太差劲,毕竟刘备的名号在大家心目中还是挺好的。
  “你说!”
  “鲜卑大扰幽、并二州。幽州的和往常一样被白马将军公孙瓒给追着打。”
  “并州雁门关破,雁门守将战死,但是玄德公及时驰援,以万余太原驻军全歼鲜卑十数万人!”
  “嘶!”
  张山倒抽一口凉气。
  刘玄德果然没有让人失望过!
  从黄巾之战,五百大破五万黄巾开始,刘备的战绩就流传甚广,这一次更是提升了一个层次。
  以万人全歼十数万人。
  这等功绩,虽然不像冠军侯那般无敌,但是也是足以名留青史啊!
  看来陛下在用将方面,还是很可以的。
  “你还知道多少细节,一一说来听听。”
  张山对于刘备的事迹可是很感兴趣的,因为他们也有所听闻一件事。
  就是那当初名流洛阳的小陈公子,长生公子陈琛,现在就在刘备手下出仕辅助。
  他们两倒是说得起劲,冲淡了原本的忧愁。
  但常居洛阳的百姓可不都像张山、李司这两个读书人明白事理,了解时事,他们更多都是听这些明白人说的。
  说是如今的大汉,那些穷山恶水的地方啊,大部分人家都已经揭不开锅。
  很多地方都在闹腾着,举着旗子就要去造朝廷的反呢!
  这听起来,各地民不聊生,也不知道大家能否撑过这个冬季,迎来或许会美好的新的一年?
  所以整片洛阳,都如同之前的张山李司一般,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中。
  不过。
  常居洛阳的百姓是不知道外面真正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他们只能靠听说。
  这也是如今这个时代的现状。
  汉民只知有汉。
  洛阳只知洛阳。
  消息传递的滞后性和闭塞性,让许多人对于世界的形象主要来自各种听闻。
  而之前陈琛以洛阳为中心,推动行商去传播消息这步棋。
  倒是下得极好。
  至少现在无论是大部分洛阳百姓,还是大部分天下百姓,都知道黄巾之战里有个汉室宗亲极为英勇,叫刘备,还有他们桃园三兄弟的传奇故事。
  当然,他们还不知道这次刘备又成功地歼灭了入侵雁门关的鲜卑大军,相信这件事之后,刘备的声望,还能再涨一波。
  百姓们不知道。
  可朝廷知道。
  今日朝会的第一件事,便是从并州太原送来的战报。
  “陛下,这是刘玄德从并州送来的战报。”
  张让从太尉张延手里接过了刘备从太原送来洛阳关于这次雁门之战的战报。
  张延这个太尉的三公之位,可是花大价钱买的,对于张让,他还是保持尊重和有些讨好的意味。
  毕竟这朝堂上的三公前任们,可都是前车之鉴。
  买官这件事,花钱的可不一定是大爷。
  张让将战报恭恭敬敬地递给了刘宏。
  刘宏今年心情一直不是很好。
  他希望这个战报能够给自己带来好消息,让自己稍微开心点。
  他可不怎么关心并州的事情,他这一年更关心的都是朝堂之上的事情,今年做的权衡之变,可也让他劳心费神的。
  刘宏打开战报,不过心里倒是先考虑另一件事。
  那就是夜枭这个小组织到底要不要扩编。
  现在他越发地感受到人手不够用的烦恼了。
  夜枭之前的安排,是刘宏让他们监视自己在小本本上列出来的名单,名单上的每家每户都得好好监视。
  刘宏一直觉得自己看人很准的。
  平日里的朝会能够看得出谁的心思有点问题。
  而那些重要的州府、大郡,也都会安排一两个人手驻扎。
  所以他对于自己手下的部分官员的消息掌控得极好。
  只不过就是这样,都能够闹腾出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来。
  刘宏觉得还是自己手中的检察机关部门人手不够。
  可是想要扩编的话,又是一大笔花销。
  养着这些人可都是要他自己亲自掏钱的,这些年收来的钱财可没少往夜枭上投。
  话说......
  并州,太原。
  似乎还没有安排夜枭的人过去。
  不过王越最近总说人手不够,那就暂且放着,等以后扩编了再说。
  刘玄德这家伙是老刘家的人,并州那块鸟不拉屎的地,估计也捣腾不出什么来,就先不管了。
  想法通达,刘宏才心平气和地看起了并州来的战报。
  他脸上的笑容。
  从看战报开始,就没有止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