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主公我不想加班 > 第三十章 刘备封晋阳侯,郭缊领雁门郡

  张让在一旁瞄着刘宏的表情,大概也能猜得出来这封战报上写的内容是什么。
  应该是那个刘备大胜鲜卑吧?
  说来,张让心中也有了些计较。
  鲜卑每年打秋风都是会上报的,不过一般都只是报一报受灾的规模。
  因为朝廷也没有足够的钱粮去支持并州跟鲜卑开战。
  而且毕竟幽州才是鲜卑入侵的重灾区,而幽州有公孙瓒和刘虞在,刘宏也不怎么担心。
  之前并州都没有几个像样的大将能够镇守,而如今刘备算是安定了刘宏心里有些不舒服的地方吧。
  天下的皇帝,有几个不愿意自己的领土不受人侵犯。
  且不说并州的百姓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
  就是刘宏觉得的脸面问题,都算是能大快人心。
  鲜卑人、匈奴人,整天在并州打秋风。
  刘宏不是不知道的。
  但是这种事情挑明了,他脸面不好看,而且主要是挑明之后,可能会抽调不出合适的将领前去解决问题。
  并州刺史、护匈奴中郎将,都不知道死了几任了。
  就是并州那些和匈奴、鲜卑接壤的郡县的太守、县令,死的都不在少数。
  所以洛阳中的世家子弟都对于并州避而远之。
  之前刘备去申请戍守并州,刘宏才那么好说话,也看在宗亲的份上没有找他要钱。
  甚至因为体谅刘备的情况,二月的那些要求,除了赋税继续收,其他的都没有让刘备送,当然,也是因为名贵的草木文石都不在并州。
  张让想起了自己手里的一份礼物。
  凑上前跟刘宏小声地说了一句。
  “陛下,刘备还遣人准备了许多贡金送到老奴这儿,请老奴转交给陛下。”
  张让不动声色地从袖子里掏出一份礼单递给刘宏。
  “他说这是这次雁门之战所有的收益,没敢私留,除却补充了军耗,全部转交过来。”
  “而且,他说这次大战之后,太原兵力损耗不少,需要修养生息,还要防备匈奴人的骚动,五年之后再去打一打鲜卑,给陛下再凑一次大的贡金。”
  刘宏打开了礼单,仔细地看了看数了数送来的贡金,满意地点了点头。
  心中略微思索了一番,对于刘备大有赞赏。
  但是他的疑心还是在的。
  “可有遣人查过太原的情况?”
  “有的,老奴之前遣人到太原考察,借以宫中之名,刘玄德倾囊款待天使,自己却和士卒同吃同喝。”
  “陛下,大幸啊。”
  张让心里都认可了刘备了。
  因为人家除了给皇帝送贡金,还懂得给他送点小“土地产”。
  这种能干活又懂事的,张让巴不得多上几个。
  而且刘备还是汉室宗亲,勉强都能算得上是皇亲国戚。
  所以,别的不用说。
  以张让对刘宏的了解,刘备绝对符合刘宏的需求和喜好。
  所以,吹就完事了。
  毕竟,拿钱了得办事。
  “既然如此......”
  刘宏摩挲着下巴,他想起了那日。
  那个在大殿上痛哭流涕,大声地自称罪臣的年轻人,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宗族兄弟。
  果然还是咱们老刘家的人靠谱啊!
  老祖宗早就说过了,非刘姓者,不可称王。
  又留下了这么多宗族兄弟。
  看来是早有灵感,告诉着朕要重要宗亲,培养自己的势力。
  看来,该赏!
  刘宏重新拿起战报瞅了瞅,便朝张让点了点头。
  说出了自己准备好的说辞。
  “刘备雁门之战,以一当十,歼灭入关数十万鲜卑,护佑并州,此功可为我当朝冠军侯。”
  “进北中郎将、并州刺史,可持节,兼太原郡太守,镇守并州,封晋阳侯,食邑晋阳。其余封赏,给刘备个机会,让他自己选。”
  刘宏这次可是大手笔。
  虽然封出去的相对来说都没啥用,也就一个晋阳侯比较实在一些。
  这个时候哪怕刘备领了并州刺史,河东郡和上党郡也不是他能控制的,毕竟控制了这两郡之后,就要直面中原,很可能之前的布局会被发现。
  不过好在陈琛的计划中,暂时也没有动这两个地方的打算。
  并州刺史、北中郎将,倒是遂了陈琛的愿,而晋阳侯,那完全就是刘备的运气了。
  “好的,陛下。”
  张让垂着头走到了群臣面前。
  将刘宏的话重复了一遍,当然也略微润色了一下。
  “陛下口谕,护匈奴中郎将、太原太守刘备,率万余太原军士驰援雁门,雁门之战,以一当十,歼灭入关数十万鲜卑,护佑并州。”
  “其治军之能,用兵之奇,征战之勇,其心之忠,无愧能臣、忠臣,此功可媲美前朝冠军侯北伐匈奴之功。”
  “特此进爵晋阳侯,食邑晋阳。”
  “进北中郎将、并州刺史,仍任太原太守,可持节、开府,镇守并州,护佑北方。”
  这道圣旨震惊了朝臣。
  嘶......
  刘宏怎么这么大手笔?
  这封赏看起来不像刘宏啊?
  怎么说封侯就封侯?说刺史就刺史了?
  不过他们再仔细想一想张让所说的刘备的功绩,瞬间就有了自己的猜测。、
  这是老刘家又出了个可用之人,刘宏需要自己人,所以才这么大方的吧?
  要知道如今的朝堂之上,三公九卿之位,老刘家的人永远都会占至少三成。
  所以刘备这个封赏,倒也不出人意料,只不过这大兄弟确实厉害,朝臣对于刘宏这个封赏,倒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这件事没人吹嘘,也没人反对。
  就像是今日朝会的一个公告一样,宣布完就过去了。
  雁门郡太守倒是一个问题。
  刘宏突然想到了战报上写到的,雁门郡太守已经失踪,或者说,已经战死了。
  毕竟他人在代县,而代县已经被鲜卑人攻破,怕是存活的概率也不高。
  也不知道谁会愿意去接任雁门郡太守这个职位。
  “诸位爱卿,雁门郡太守之职空缺,你们可有举荐人选?”
  刘宏随口问了问朝臣。
  但是哪里有人敢举荐别人?
  雁门郡这种地方,举荐过去,怕不是仇家。
  但是在朝臣之中,有个中年文官,听到此话,突然眼前一亮。
  他沉浸在太原太守刘备所做下的丰功伟绩,而且,在好奇故土被刘备改造成了什么样,也很好奇刘备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些年。
  虽然身为官数代,父亲是大司农,但是他还是忍受不了洛阳这种官场氛围。
  这种尔虞我诈的朝堂,和混乱不堪的买官之制,让他觉得自己的坚持被击碎。
  雁门太守。
  他突然心动了。
  哪怕那里位于大汉的最北端。
  哪怕那里充斥着危险的异族人。
  哪怕那里他可能成为下一个死在任上的雁门太守。
  他也想去那里。
  回到自己的故乡看看,去看看那个自己心目中的人杰刘备。
  在刘宏问了第二遍的时候,他毅然决然地站出了朝臣的行列,哪怕他原本也只是站在末尾。
  “臣,郭缊,愿赴雁门领命。”
  声音不大,却充满了生气和力量。
  “郭缊?”
  刘宏没想到有人会主动想接任这个官职,他原本打算把这个也给刘备留着,让他安排。
  “好。既然你诚心应诏,那便免去你的官钱。”
  他给张让使了个眼色。
  张让心领神会,再次站了出来宣布圣谕。
  “前大司农郭全之子,侍中郭缊,其心忠君爱民,谦勇有加,特进雁门郡太守,秩比两千石。”
  “谢陛下!”
  郭缊在朝堂上跪伏谢恩,他心满意足了。
  倒是朝臣中不少人心中在偷笑他是个傻瓜、鼠目寸光,只看着那秩比两千石的位置,却不懂得亲疏有别,他原本的侍中可是能亲近皇上的官职,实在是目光短浅。
  但是心中所想为何,也只有郭缊一个人知道。
  从他祖父,东汉八俊郭遵开始,他们一族便搬离了太原,原本郭家可是太原郡名门,从郭遵开始赴任兖州刺史,守光禄大夫巡行天下,到他的父亲郭全任大司农,郭家就飘在了洛阳。
  如今郭缊,倒是想远离洛阳这块乱七八糟的地方,带着一家人回到并州去,去造福家乡。
  如果刘备和他想象中的一样,那他不介意听从刘备号令。
  前提是他要先回太原郡看看。
  朝会散了之后,张让也奉刘宏的命令,去和刘备派来送礼的人问了问刘备所需要的封赏。
  陈琛都已经交代过了。
  他倒是不觉得刘宏会如此大方,能够随便挑,但是他倒是准备好了让人运作运作。
  派来的小吏也没想到能够这么轻松,就把陈琛交代他必须要去运作的位置先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