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主公我不想加班 > 第三十八章 张燕南望井陉关,官府不为黑山为
    张宁就像是张燕的一场梦。
  
      来自少年时和幻想的梦。
  
      但是现实是,他还是这百万黑山人名义上的统帅,还是这一方黑山军的渠帅。
  
      他需要带给这些兄弟们希望,带给这些黑山人希望。
  
      他不可能轻易地放下这里的一切去跟随张宁游行四方的。
  
      张燕静静地坐在了自己的屋里,他黯然神伤之后,旋即恢复了作为一方渠帅,一地之主的霸气。
  
      对于师妹的情愫只能暂时压下来。
  
      他需要处理的事情还有很多,而且他相信这次自己的计划成功之后,或许师妹能够明白自己的用意和志向,回归黑山军。
  
      张宁的离去悄无声息,五百黄巾力士一个都没有离开她,都随着她一起下山去了。
  
      至于张宁要如何掩盖住这么一大波人的移动的动静,那就不是张燕知道的了。
  
      他更关心接下来的计划。
  
      “各路寨主都来了吧?”
  
      张燕坐在尊位,身披虎皮大袍,霸气十足。
  
      议事厅里从各个山寨赶来的山寨主都按规矩和山寨实力排列坐好,等着张燕的指示和安排。
  
      黑山军与其说是一个组织。
  
      不如说他是一个联盟、联邦。
  
      山贼联邦。
  
      他们代表的是黑色的存在,和官府是天生对立的存在。
  
      “大帅,兄弟们都到齐了。”
  
      张雷公的嗓门极大,每次开会都由他来传播通知和交流。
  
      对于张燕,黑山军众人是服气的。
  
      黑山军一开始的时候,大帅是黑山贼张牛角。
  
      张牛角跟随黄巾起事,而张燕则是以原名褚飞燕聚集万余游侠少年和张牛角合兵一处。
  
      张牛角的年龄足以做张燕的父亲,虽然没有那层关系,但是张牛角对于张燕还是照顾有加,在孤儿张燕的心中,他还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来自长辈的关爱。
  
      哪怕在张角那里,他获得的也只是师父对弟子的尽职尽责。
  
      毕竟张角弟子众多,最受宠的也不是张燕,张燕只是从张角这里学到了最适合自己的身法之术。
  
      他健硕魁梧的身材,有着不合形体的速度和敏捷。
  
      说来,黑山军的各路寨主,或者说是各路将领,其实也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其实都是社会底层出身。
  
      在不断的战斗和提升中,脱颖而出,才成为一军统帅。
  
      他们的名号都是自己取的,是以他们的各种特点取的。
  
      张燕还好,他的名字褚飞燕本来也有身轻迅捷的意思。
  
      张牛角义子,那个整天穿着白衣白甲骑白马的男人,正坐在张燕右侧,是张燕的得力助手,叫张白骑。
  
      至于张雷公,那是那家伙的嗓门大得跟雷公打雷一样。
  
      下首坐着的那个东边大寨的寨主,也是黑山军重要将领之一,有着一对大眼睛,就被称为李大目。
  
      对于这些称号,诸将也是坦然接受,顶多有时候打趣打趣。
  
      他们是真的没有什么文化。
  
      他们也不是什么饱读诗书,懂得治理地方的文人。
  
      他们只懂得两件事情。
  
      秩序。
  
      和守护。
  
      维持住黑山军的秩序,守护住山贼的亲人们。
  
      就是这群来自社会底层的黑山军将领们所追求,所期望的。
  
      “大家都到了,那我就开始说了。”
  
      张燕直起了身子。
  
      “今年的冬季有点太过于严苛,我们的食物并不算特别多。”
  
      “之前都是主要依靠太行山的野味过活,今年我让人去探查过了,不仅是野味少了,那些蛮兽也都躲起来了。”
  
      “这代表着我们今年这个冬天并不好过!”
  
      “我们黑山军坐拥百万人,更有数十万可战之人,我们不该再龟缩在这里了,当然我们也不能有太大野心,但是我们必须拿下一块地盘来,作为我们下山的基础。”
  
      张燕的想法,与贺若古无异。
  
      都是因为这次冬季提早,气温下降过快,导致粮食不足而需要占地供给。
  
      但是他们的待遇肯定不同。
  
      至少刘备就不会闲得没事去找他麻烦。
  
      因为黑山军是汉人为主的,他们的攻城略地,是内斗,是内部问题,而鲜卑入侵,是民族问题,甚至可以说是种族问题。
  
      就和老刘家的皇帝之位是一个信念的。
  
      这皇位,老刘家的人可以拿去、继承,但是你们外人,一个都别想染指。
  
      “各个山寨按照之前的安排遣派兵力,其余的驻守营寨。”
  
      张燕虎目一瞪。
  
      “我们这次要拿下来的地方,是井陉关!”
  
      “井陉关?”
  
      诸将有些诧异。
  
      井陉关的位置在整个黑山军的南方。
  
      盂县在黑山军的西边,而且算是在太行山脉的两面。
  
      他们大概是清楚那边有着一股势力,似乎是叫做青山军,虽然觉得可能是同路人,但是因为联络问题和地形问题,青山军想要过到太行山脉另一面来,难度还是不小的。
  
      他们也一样。
  
      所以两边一直秋毫无犯。
  
      但是如果攻打井陉关的话,就将手探到并州境内了,不知道那些青山军会不会因此敏感。
  
      井陉关的位置在冀州西边,和上党郡接壤。
  
      这个小关四面高平,难以攀登,而在中下之处却如同水井一般深陷,只有一条狭隘的小道可以容纳人通过。
  
      这井陉关可是被称为天下九塞之一,也和壶关、天井关,合称上党三关。
  
      这里可以算是太行山脉连通并州和冀州的主要关口。
  
      张燕之所以想要拿下这里,并不是想要对并州动手,他现在对并州可没有什么想法,毕竟并州刚刚成功抗击了鲜卑人的入侵,对于这种行为,虽然张燕不会明面夸耀,但是心中还是认可的。
  
      而且黑山军的仇恨也主要来自冀州,没必要无缘无故去得罪能征善战的并州人。
  
      他想拿下井陉关,是想要将这里作为交通要道。
  
      能够拿下井陉关的话,黑山军能够轻松地从这里出兵冀州,并且在之后还能够依靠井陉关阻挡住冀州的围剿。
  
      “对,就是井陉关,拿下之后,我们对冀州的军事行动,就能主动很多。”
  
      “各位一定要记住,这次回去也要反复强调。”
  
      “这次我们出兵,不是单单为了生存,也是为了守护。”
  
      “最近已经有很多探子回报,在冀州有许多百姓撑不过今年,世家大户的剥削愈加过分。”
  
      “那些被世家人整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可怜人去了官府报官也要遭毒手。”
  
      “世间事,不太平!”
  
      “世间事,多歧难!”
  
      “官府不为,黑山为!”
  
      “我们黑山军,要给冀州的百姓们带来秩序和守护,带来安全感,我们的目标是拿下一郡之地,接纳冀州境内其他郡的流民,给那些可怜人一个安生之所!”
  
      “也要用这一郡之地,为我们黑山军提供足够的后勤!”
  
      这番话,或许有着些许的魔幻现实主义的意味。
  
      作为明面上的秩序和光明,官府的所作所为导致冀州百姓苦不堪言。
  
      而作为世人眼中的混乱与杀戮,则是想着给受欺压的百姓带来秩序和守护。
  
      实在是讽刺至极。
  
      “诸位好好准备。”
  
      “常山,或者是赵国和巨鹿,我们必须拿下其中一块足够容纳我们的地盘!”
  
      张燕声音沉稳。
  
      冀州百姓受到较大压迫的原因,也有郡国太多的缘故。
  
      冀州总共有九个郡、郡国,其中竟然有六个是郡国。
  
      常山国、中山国、赵国、清河国、河间国、安平国。
  
      哪怕其中有一两个郡国已经撤回了国制,恢复成了郡,但是在其上复杂难顶的势力交错,根本让百姓没有出头之日。
  
      这一次,蛰伏已久的黑山军,要向冀州再次亮出自己的獠牙了。
  
      “千万记住告诫部属,此次攻城略地,世家之人可不留,但是不能滥杀百姓,有滥杀百姓者,杀无赦!”
  
      张燕这句话中警醒的意味很足。
  
      因为他知道在黑山军中还是有着一些原本就是山贼的恶劣分子。
  
      他们心中没有道义,但是老练圆滑得很,没有露出破绽和马脚。
  
      但是张燕绝对不允许这些人影响到自己的计划和目标。
  
      如果因为他们而败掉了黑山军在百姓心目中的形象,那未来的黑山军将没有任何容身之所,也没有后续继续拥有守护自己的力量的可能。
  
      张燕离开了议事厅。
  
      他其实也有些迷茫。
  
      他不知道自己如此会将黑山军带到哪条路上去。
  
      他觉得自己就如同自己评价自己那般。
  
      没有什么很远大的理想和志向,他只想好好守护住黑山,守护住这些的人。
  
      因为这里是他唯一的家了。
  
      张牛角给他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