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主公我不想加班 > 第三十二章 老简同志,老刘的往事大揭秘

  简雍一个人坐在酒肆里,闷闷地喝着酒。
  他这两年,总是爱在涿郡的街头走一走。
  等到。
  街上的灯都熄灭了。
  才不停留。
  怀念着自己的青葱岁月,怀念着自己当初的古惑仔青春时光。
  他想自己的老朋友了。
  他想刘备了。
  说来也有些唏嘘。
  当初刘备在涿郡招募乡勇,要起兵去抗击黄巾,简雍本来是已经答应跟着刘备一起去的。
  可惜家中母亲突然病重,他便留在了涿郡。
  他和刘备约好了等老母亲身体好些了,就去寻刘备。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老母亲愣是没有撑过这一年,简雍也是忠孝之辈,在家守丧一年期满。
  他是收到过刘备的来信的,说他已经到了太原去,希望他能够前往太原相助。
  但是为了守丧,他还是选择回信告诉刘备自己的现状,并且表示守丧期满,就立马奔赴太原。
  如今他终于结束了守丧。
  要准备奔赴太原了。
  只是不知道玄德如今怎么样。
  简雍有些担心刘备的安全。
  毕竟要入冬了,鲜卑人们就会到并、幽两州打秋风。
  今年幽州也遭鲜卑人入侵了,只不过好在规模小了不少,被白马将军公孙瓒轻松地剿灭了。
  而并州不知道能否挡住鲜卑人的攻势?
  毕竟并州疲敝破败,也是出了名的。
  一个州大半的土地都被异族占去,也是绝了。
  简雍坐在酒肆里慢慢地喝酒,在考虑着自己能够帮助刘备做点什么。
  马匹应该是不缺的。
  铁器应该也不少。
  或许并州缺的是人口吧?
  简雍心中笃定,打算从涿郡出发,一路从北走去雁门郡,再从雁门郡绕路太原郡,去找刘备。
  现在老母亲去世,他也没有什么好留恋这里的。
  不如变卖家产,留个祖宅交由亲友帮忙看管。
  店家给简雍温好了一壶新酒,简雍看了看周围的涿郡百姓。
  唉。
  自己还是要离开这里了,去投入刘备的怀抱。
  简雍细细地品着这街头的劣酒,活生生把二十文钱的酒品出了琼汁玉液的感觉来。
  涿郡来往的行商并不多,今日倒是进来了一批从南方来的。
  带来了不少新奇的东西和消息。
  “你可知道从我们涿郡走出去的那个刘备刘玄德?”
  简雍耳朵一动,他突然听到了和刘备有关的话题。
  他慢下了品酒的动作,而是佯装不在意的样子,仔细地打听着消息。
  “那可不!”
  “今天行商来了可带来消息了。咱们涿郡,出了个大英雄!”
  “可不是嘛!”
  “刘家村那些青壮,这些天一个个跟打鸡血一样,去年没跟玄德去的那些人,现在可都后悔得紧呢!”
  简雍抿着嘴,这手里的酒,它突然就不好喝了。
  自己也是没有来得及跟着玄德出去的那些人啊。
  想当初,他是刘备的发小。
  从小时候就经常在一起玩。
  因为他们两都是父亲早逝,留下孤儿寡母的孩子。
  刘备每次跟人打架,简雍都会上去帮忙,哪怕挨上几拳,他也不愿让刘备吃亏。
  后来年龄稍微大了些,刘备在涿郡当游侠,相当于地头蛇,古惑仔头头。
  简雍也毅然决然地跟着刘备踏上这条路。
  那时候,两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拜师学艺,骑马纵犬,时不时花天酒地一波。
  人生四大铁。
  一起扛过枪。
  一起同过窗。
  一起分过脏。
  一起嫖过娼。
  这四件事,刘备和简雍,都干过。
  一起当古惑仔收取保护费,保护收过了保护费的商人在涿郡不被欺负,这就是扛过枪。
  保护费平分,以供给家用,这就是分过脏。
  而之后他两不当古惑仔,把手下的弟兄们遣散了,遍一起游历,最终一起拜入卢植公门下学习,这就是同过窗。
  最后一个.....
  咳咳,暂且不提。
  这种铁哥们的发小关系,简雍怎么可能不想他。
  为了让自己能够为刘备带来更多的助力,简雍守丧这一年,也经常自己研读各种典籍,希望能够提升自己。
  “咱们涿郡的刘玄德,现在可是升任并州刺史了!坐镇太原郡,封晋阳侯!这可都是因为他前些日子在雁门一战,用万余太原将士,歼灭了数十万鲜卑人啊!”
  “啧,说起来,他和白马将军可是同门师兄弟啊。”
  “难怪杀起鲜卑来这么厉害。”
  “对,也继承了他们老师之前担任过的官职,北中郎将。”
  “如果他回来募兵,我肯定跟着他走了!”
  一言一语在简雍的耳畔响起。
  越发地坚定了他去并州寻刘备的心。
  只不过......
  如今刘备已经成了并州牧,自己去了能否成为刘备助力?
  简雍还是有些担心的。
  毕竟他所学一切暂时都还只是理论。
  用在民间小打小闹,倒是无伤大雅,但如果是要用到大型战争,或者是重要战略上,他没有经验。
  他知道以刘备的性格,和自己的关系。
  自己去了太原的话,刘备不会亏待自己。
  但享用着刘备给自己的待遇,却不能够为刘备带来什么的话,简雍也在心里过意不去。
  看来自己应该带点什么去并州。
  简雍心中暗想。
  他一口闷掉了这碗酒,付了酒钱,便往家里去。
  ..........................................
  在家里枯坐了一天的简雍,最终在做出了决定。
  即刻西行,直奔太原。
  但是自己绝对不会是一个人过去的。
  他要发挥自己的实力和才能。
  给刘备拐人!
  昨日那些涿郡的青年们闲聊的内容,简雍大概也了解了现在涿郡人的心理。
  大家看着刘备,老人们觉得是自家子侄辈出息了。
  因为当初刘备在城里瞎跑的时候,也多有人照拂。
  刘备的老爹和爷爷在涿郡涿县的人气都不错,很照顾大家,此时民风倒还淳朴。
  所以大家经常回去光顾小刘备的生意。
  这涿郡中不少人都是看着刘备长大的。
  而和刘备交好的同龄人们,大多都被带出去,成了那五百乡勇的一部分。
  而新生代则是视刘备为偶像,不少涿郡少年可是都在按着刘备年轻时走过的路在当着古惑仔,在寻找拜师的机会的。
  简雍看着涿郡这一两年的变化。
  差不多是从刘备大胜黄巾开始的。
  看来。
  自家兄弟,也成了影响一地几代人的典范啊!
  简雍心中倒是颇为艳羡,但是他更明白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能够做些什么。
  他从家里取了备好的东西,到了涿郡人流量最大的街上。
  摆了个摊子。
  立了个牌子。
  “欲共赴太原助力玄德公者录”
  “简雍简宪和”
  就是愿意随他一起去太原投奔刘备的人,到他这里来登记一下,领一张牌子。
  而简雍请了个书生在这里做名录记录,并且统一通知回家准备好东西,告别爹娘,拖家带口的也行。
  反正只要是准备好了就行。
  十日之后统一到西城门外集合,一起出发奔赴太原。
  简雍安排好此处,便直奔刘备的叔父刘元起家中。
  “宪和守丧期满,希望你调整好心态,你娘在世时也指望着你早点成亲生子呢。”
  刘元起今年也将近五十,双鬓已有白发。
  他对于简雍还是熟悉的,毕竟之前他经常资助刘备,也就认识这个和刘备一起穿开裆裤玩泥巴的好兄弟了。
  “元起叔父身体可无恙?”
  对于别人,简雍都是豪放不羁,不拘小节的,但是面对刘元起,他的态度也是极为顺从的,因为这是长辈。
  洒脱豪放是性情。
  尊老爱幼是本分。
  他简宪和还是分得清的。
  “身子骨还好。”
  刘元起捋了捋胡须,看着简雍,突然笑道。
  “是不是打算去投奔晋阳侯了?”
  “额...是的。”
  刘元起看事情通透,虽然只是一个百姓,但是他也通修儒学,内外兼修,为人慷慨通透,在涿郡的名声也是极好的。
  简雍没有适应刘元起对刘备的新称呼。
  “玄德如今是陛下亲封的晋阳侯,虽然他的习性不会在意,但是你若是去了他那,自己也要好生修性,注意言辞。”
  刘元起笑着,给简雍传授点经验。
  “私下可兄弟想称,让他不会寂寞,但是官面上,该给的尊重都要给,你要好生维护玄德的面子。”
  “玄德那孩子,为人和善忠厚,就是不重视尊卑之道,也不在乎自己的颜面。”
  “但...叔父,此次简雍前来,是想请叔父和德然兄弟一起奔赴并州的。”
  简雍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为何?”
  这倒是出乎刘元起的预料的,他以为简雍只是来道别,没想到想把自己这把老骨头也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