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主公我不想加班 > 第三十三章 涿郡人口大劫案!

  “让我们也一起?”
  刘元起有些惊讶。
  他这个岁数了,可没有什么挪窝的想法了。
  但是他不去,不代表他儿子不去。
  “我这把老骨头就算了,让德然和你一起去吧。”
  刘元起笑了笑。
  “元起叔父......”
  “不用劝我,你到时候就跟玄德说一声,说我就在涿郡守着我们幽州老刘家的祖地,等着他来。”
  刘元起照顾刘备,是不求回报的。
  他还记得当年让自己真正开始重视刘备,照顾刘备那件事。
  刘元起闭上了眼睛,想起了那时的缘分。
  那还得从城南的那次相遇开始。
  他当值回来,去桑田那里找自家儿子刘德然,要带德然回家,没想到遇到了那群和德然一起玩耍的小孩子。
  还没等他靠近,他便听到了一句稚嫩的声音。
  “我要是天子的话,我就要把这树冠当作车盖!”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如此小儿能够说出这种话来。
  刘元起心中泛起滔天巨浪,因为他想到了自己年轻时一位路过的道长告诉自己的话。
  “若你见小儿而异之,则倾你所有,不负后生。”
  难道......
  刘备就是自己命中的那个贵人吗?
  刘元起并不清楚。
  他才是刘备生命中的第一个贵人。
  记忆有些久远了,刘元起也只记得请当时的片段,更多是奇异刘备的心性和眼界而已。
  想着那个少年一路成长,刘元起倒也是极为欣慰。
  “你且继续去招募那些年轻人吧,德然回来我便和他说此事。”
  刘元起摆了摆手。
  他愿意让自己唯一的一个儿子去刘备那里发展协助,刘德然如今也在涿郡官学任了个教书先生,学问也是有的。
  想来太原应该也缺教书先生吧?
  自己就守在这涿郡的祖宅,为这刘家世世代代守好故土。
  简雍朝刘元起行了一礼,便离开刘家,继续执行自己的下一步计划。
  太原缺人,也缺商。
  简雍把目光瞄向了那些今年在鲜卑入侵初期,运势不好丢了货物的商人。
  虽然鲜卑入侵幽州很快就被公孙瓒清剿了。
  但是还是有许多在将货物运往辽东的商人有大量的损失,并且其中几个,甚至直接断掉了关系网,如果想要继续和辽东那边做生意,得重新寻找合作伙伴。
  因为他们之前的合作伙伴,死在了鲜卑人的刀下了。
  这些富商并不缺钱,他们只是害怕缺少继续赚钱的路子。
  而简雍瞄上的,就是那几个做生意公道合理,为人还算可靠的富商,他们刚刚断了继续走辽东的路子,或许会对新兴的太原心动。
  简雍统一的说辞。
  并不是许诺什么。
  因为虽然之前和刘备的书信来往知道了太原的需求,和太原所拥有的。
  他也只是能够将客观的事情合理分析,让这些富商觉得。
  诶,去并州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他不能轻易地许诺出什么一定能够给他们什么东西卖什么的。
  毕竟如今天下经济不景气也是挺重要的原因。
  能不能卖出去,都不少说。
  但是简雍的技能里,有一个技能,就是“能说会道”,能够小幅度提高对方对自己所说的话的认可度和执行度。
  这次游说富商,他就用上了。
  太原比涿郡离司隶地区更近,南接上党、河东,两个富饶的大郡。
  而东面还有着更加富有的冀州在。
  可以说太原除了因为没有什么好北上的,所以大家平时不往那边走这一缺点,其他的分析起来都不错。
  至于外界人流量少......
  那涿郡和太原郡有什么很大的区别吗?
  或许人家四大豪商不会选择去太原,但是他们这些边境小富商,有什么好拒绝的呢?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同意简雍的观点。
  一者是这些富商大多在涿郡有置办产业,多少也还有些人脉,并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去赌一把的,而且还是远赴千里之外地赌一把。
  二者是有些人亏本并不是亏到承受不起的程度,其实和第一个原因想类似,但是第二类人主要不愿意离开故土,想继续当个土地主,本土豪商。
  游说了十数家富商,简雍最后只说动了三家准备随他前往太原的。
  这三家都是看中了太原的马匹生意。
  要知道大家都是做生意的,消息不会不灵通。
  他们多少都有听说到冀州那边这段时间经常有来自并州流出的好马。
  那个批量的好马,还是源源不断的,能卖出的好价钱。
  他们只要赚个辛苦钱,都能够赚得盆满钵满。
  简雍反复地跟他们强调一个概念。
  那就是双赢。
  他们也特别赞同简雍所说的,太原赚生产钱,他们赚运输钱。
  但是,简雍心中自然有另一句话没有说。
  这不代表太原不强势。
  因为强势才能赢两份。
  赢了两份,也能叫做双赢。
  忽悠了这么一波人,简雍才回家去准备自己的东西去。
  ...............................................
  要离开这里了。
  简雍背上了行囊,关上了自家老宅。
  他离去之后,这里也就托付给邻居照看,看看将来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
  他毕竟还是在这里土生土长的人,虽然老母亲已经去世,自己在这里的亲人所剩无几,但是还是想着在年老之后落叶归根。
  再说吧......
  简雍对于未来有些迷茫,但是支撑他继续走下去的。
  是对刘备的信任,也是对自己那份初心的坚持。
  简雍也不知道真正会跟自己一起去太原的人有多少,毕竟也有可能有人思考了这几日之后,选择了放弃。
  毕竟是远赴千里之外去搏取一个虚无缥缈的未来。
  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他简雍。
  也不是所有人都相信刘备的。
  他提着一颗心,朝着城西走去,心中一直都在算计着,到底会有多少人愿意跟自己走。
  等到他到了城西的时候。
  他才发现自己还是太没有自信了。
  或者说,对于刘备太没有信心了。
  就连他雇的那个记录名册的书生都携家带口地来了。
  涿郡城西门口远处的那片空地,近千人带着各式各样的东西在等待着简雍的到来。
  这些人里也就三个富商,其余都是涿郡里各行各业的人,还有刘家村的一些青壮,他们都来了。
  有携家带口的庖厨,也有刘德然这种孤身前往的年轻人。
  “宪和兄。”
  刘德然态度谦逊,举止到位,对简雍态度挺好的。
  “多劳宪和兄如此奔波,此次太原之行,宪和兄尽管差遣德然便可。”
  双名出身的刘德然,能够成为涿郡官学的教书先生,也是下了苦功夫的。
  虽然简雍在涿郡这些年混得一般般,但是刘德然也没有丝毫怠慢。
  这是他的做人之道。
  这个谦卑有度的年轻人,对曾经小时候的玩伴,如今如日中天的族兄刘备。
  可是极为推崇和向往的。
  那日他回了家,父亲和他说到了简雍上门的事情,不用刘元起多说,刘德然自己就开始整理行囊,开始准备去太原了。
  “那就要辛苦德然了。”
  简雍拍了拍刘德然。
  遍走到了大家伙的面前。
  “父老乡亲们,此次奔赴太原,多谢诸位相信我简宪和,相信玄德公,此次行程,简宪和必竭尽全力保护大家周全,安全到达太原。”
  “大家都准备好了,那我们即刻启程!”
  简雍带着刘德然,走在了队伍的前头。
  他们可没有骑马,这支队伍是要步行到太原的。
  当然,简雍可不知道自己这番折腾搞出了多大的动静。
  涿郡郡府,涿郡太守正在抹着额头上冒出来的汗。
  他是新来接任涿郡太守的,这才来了没多久,就听闻守城士兵说在城西外有大量民众聚集,而且带着很多东西。
  他有些害怕这是自己新官上任,哪些地方做得不好,激起了当地百姓的民愤。
  要知道,哪怕他是郡守。
  但是毕竟也是新来的。
  要是真的激起了民愤,可指不定能不能在这里活下去。
  毕竟守城的将士,也大多都是本地人,指不定闹事的人里,就有他家二大爷,或者是他家二姑。
  所以这种东西他是真不敢赌的。
  不过好在。
  接连回传的消息,那些聚众的民众并不是类似于黄巾军的闹腾。
  而是更像是要集体搬迁?
  这就让他惊起的一身冷汗少了些。
  不是造反就好......
  “呼......”
  不对啊,为什么好好的,会出现这种大型规模的搬迁?
  他感受到了在这种的民风彪悍的地方新官上任,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了。
  如果这个时候有知乎,他一定回选择首答自己的血泪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