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主公我不想加班 > 第二十八章 我刘备,今天好爽!

  “汉子,你且报上名来。我知道张文远在哪。”
  陈琛眨巴着眼睛盯着这个手持巨斧的汉子。
  他看到了他腰间有另一把斧头。
  双斧?
  “河东徐晃,徐公明。”
  徐晃骑着瘦马打旋,响亮地喊出了自己的名号。
  虽然他是一个无名小卒,但是他一直坚信自己的实力和才华会被明主发掘的。
  “好了可以告诉我文远在哪了吧?”
  陈琛还在惊异徐晃胯下的那匹瘦马是怎么承受住徐晃和这两柄巨斧的。
  他看那斧头都要比徐晃的脑袋大了。
  “文远应该快回来了吧?”
  陈琛看了看太阳的高度,他觉得计划正常进行的话,现在应该在处理战场了,差不多要回赶了。
  “回来?”
  徐晃不明所以,若有所思地看了看陈琛。
  “公明兄先进城里来吧,文远他们今日会回平城来的。”
  既然是徐晃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虽然这城里应该也没有人能够打得赢徐晃的。
  但是就凭徐晃这个名字,陈琛都感觉不让他进城有些太对不住了。
  到手的人才如果给溜了,陈琛估计会想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
  毕竟刘备到并州来都已经一年了。
  可是收纳到的并州本土名将,也就只有张辽和曹性,如今终于又来了个徐公明,千万不能放过了。
  “进城......”
  徐晃放下了巨斧,皱着眉头有些疑问。
  “你可别骗我,不然我的大斧可就不客气了。”
  徐晃轻轻地一夹马腹,拉着缰绳往平城城门走去,却听到了远处传来的一阵马蹄声。
  凭他的经验,应该是有数千骑兵队伍朝着平城这边赶来。
  难道是鲜卑人来了?
  原本打算进城的徐晃重新持起了双斧,脸色凝重地转身看向了来军的方向。
  城墙上的陈琛倒是看得比徐晃远。
  过了一会,他便瞅见了那为首骑着白马身披白甲的张辽,还有他身边容光焕发的刘备。
  看来是大胜归来了。
  陈琛心里计较着,亲自冲锋陷阵这种事情,可以让刘备偶尔在不危险的情况下干一干。
  但是如果形势危急的话他肯定不会让刘备上阵的。
  毕竟他知道江东两条猛虎的未来情况,那可是前车之鉴啊!
  额,似乎这个时候还没有发生。
  但是他绝对不支持刘备整天跑去前线跟敌军互掐的。
  “文远他们回来了。”
  陈琛朝着城下的徐晃喊了一声,示意他不用那么紧张。
  又扯着郭嘉和阎仁下城墙去开门迎接凯旋归来的刘备他们。
  郭嘉昨天晚上肯定又熬夜了,至于去干什么,没人知道,只不过那种昏昏欲睡,半梦半醒的状态,是个人就知道他没睡觉。
  “哦,好。”
  郭嘉含含糊糊地跟着陈琛下了城楼,去开城门迎接刘备。
  阎仁持刀护卫着陈琛,他对于城门下的那个巨斧大汉还是不甚放心,害怕他暴起伤人。
  骑马的刘备恨不得状态全开,早点赶回平城和自家先生见面。
  遥遥的,他就看到了平城大开的城门,还有在城外迎面而来的陈琛等人。
  “先生!”
  刘备挥着手大声喊着。
  那股热闹劲像是个看到了心爱的玩具的孩子。
  嘿,可真丢人。
  陈琛想捂脸,毕竟在这里可还有外人在呢。
  不知道这种看起来就不是很聪明的样子的主公,会不会在等等招揽徐晃的时候成为阻力。
  可陈琛没有观察到。
  在他身旁闷不作声的徐晃,看到刘备那副随和亲近的样子,眼光一亮,似乎是看到了什么自己之前所希翼的东西和目标。
  “玄德公,此战可顺利?”
  碰上了翻身下马的刘备,陈琛问了问战况。
  “顺利得很,多亏先生的安排,还有文远他们的勇武,太原奋勇军和太行黑骑都没有多少伤亡,全歼了那些鲜卑人,剩余的按照鲜卑安排,送回盂县去劳动改造了。”
  刘备围着陈琛东看看,西瞧瞧,生怕陈琛身上少了些零件。
  “那就好。”
  陈琛拍了拍一旁表情舒缓的张辽的肩膀。
  “文远如愿以偿了,辛苦你了。”
  张辽心态确实好了许多,心中那股仇恨和戾气也发泄了出去,对于刘备和陈琛,他心中是敬佩和尊重的。
  否则,以他一己之力,不见得能够报仇成功。
  “多谢主公,多谢先生,辽能得报此仇。”
  张辽抱拳,向刘备和陈琛行了一礼。
  “不过文远,你看看谁来了。”
  陈琛指了指一旁还躲在人堆后面的徐晃。
  这老大哥还憨憨地在看着情况,心中也分析出了现在的局势。
  原来这是刘太原的队伍,而自己的好兄弟张辽也已经在刘太原麾下当上将领了,似乎也挺受器重的样子。
  看着张辽,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艳羡。
  他身怀绝技,一双巨斧舞得风生水起,可惜和当初的张辽一样,他还是在当河东郡的郡吏。
  人生不逢明主。
  他一身本领想使都使不出来。
  想到自己如今也快三十岁了,还碌碌无为,徐晃眼神有些黯淡。
  “大兄!”
  张辽一脸惊喜地看着人群后的徐晃,拨开了人群,一把拉住徐晃的手。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送文书来了?”
  张辽有些疑惑,徐晃怎么会到雁门郡来,他能想到的就是他们这些郡吏的送文书的工作了。
  其实他们相识也是因为郡吏的工作。
  徐晃在河东郡当郡吏已经许多年了,在当地也是个老大哥级别的人物。
  无论是送文书到河东郡的张辽,还是从河东跑出来的关羽,都认识他,而且都很熟悉。
  因为徐晃做人对朋友都是仁至义尽,之前也照顾过关羽,只不过因为关羽砍人跑路以后,改名换姓,以前的造型也换了,以至于没有见面,徐晃连距离河东挺近的太原郡郡尉是自己兄弟都不清楚。
  关羽这一年没什么机会离开太原。
  而随刘备赴任的时候,前去河东找过徐晃,可是当时徐晃出差干活去了,他也没找成。
  这件事就不了了之。
  之前张辽到了太原,还跟关羽叙了叙旧。
  他们两在徐晃那儿见过面,倒是不是很熟而已。
  张辽也明白徐晃的情况,当下拉着徐晃到了刘备面前。
  “主公,此乃河东郡吏徐晃徐公明,是辽的大兄,其武艺远超张辽,治军之能亦胜辽十倍,真有大将之才!”
  张辽一顿吹,他可不想这个机会就这么丢了,一转头就当起了媒婆。
  “大兄,玄德公为人亲和有加,麾下人才辈出,选贤举能,明断是非,能够给并州带来繁荣,你若是去太原看看就知道了,如今的晋阳和两年前的晋阳相差可不小。”
  张辽这波吹,吹得刘备和徐晃都心动了。
  徐晃是来路不明,突然冒出来的。
  但是张辽这样就相当于自己当担保人,给徐晃做担保。
  而徐晃原本就对刘备对待手下的态度挺向往的,而他对张辽也颇为信任,能够让张辽如此夸奖的主公,应该不会差劲。
  “刚刚略有聊了聊军略,公明兄确实有一定的治军风格和想法,其武艺,怕是不在云长之下。”
  陈琛觉得应该趁热打铁,给张辽使了使眼色。
  “玄德公应该知道我之前与云长、恶来他们聊到过名将榜的事吧?”
  突然想到了一个很玄学,可以拿出来说事的东西。
  刘备点了点头。
  张辽和徐晃不明所以。
  “我能感知得到,文远和公明兄,他们二人皆在榜上。”
  陈琛神秘莫测地笑着。
  他发现这个可以拿来作为自己告诉刘备招不招人的杀招。
  毕竟自己之前说得那么煞有其事,而且怎么界定,不都是按照自己的感应来的吗?
  刘备看了看陈琛,又看了看徐晃,再看了看张辽。
  其实他觉得挺有趣的。
  因为......
  他没说不收下徐晃啊!
  不过他心中也有些暗爽。
  因为天下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可以看得出来他人的未来潜力和大概实力吧?
  刘备抿嘴浅笑,笑不露齿。
  只不过就是那表情有点奇怪。
  因为他陈琛、徐晃、张辽,还有站在一旁打哈欠的郭嘉,让他的直面着一片闪亮金光的未来。
  他都有种自己可以膨胀了的错觉了。
  这种天下大材为我所用的感觉,是真的舒服。
  他心中都已经在准备着这次凯旋回太原之后,把麾下的高层都叫在一起到将军府再开个会。
  开会的时候就把自己的天赋开起来,看看自己的将军府满堂金光的样子。
  我刘备,今天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