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主公我不想加班 > 第三十七章 黑山,张宁
    墨色覆盖住了山脉。
  
      星月逐渐在夜空中显现。
  
      绵延不绝的太行山脉隐匿着无数的凶险危机。
  
      谁也不知道在这座庞大的山脉中,有多少实力恐怖的蛮兽在等待着无知者的探索。
  
      每年葬身于太行山脉中的人并不少。
  
      但是在这片庞大的太行山脉中,还是有着数十万人居住着。
  
      而这数十万人,各自成寨,千人一营,万人一寨。
  
      都是些没有办法忍受朝廷的剥削的平民百姓,散落到太行山脉中,被山寨收留的。
  
      这些太行山脉南面的人,大多都是从冀州逃到山中的。
  
      冀州虽然兵强马壮,经济发达。
  
      但是其世家之众,发展之快,都是建立在对治下百姓的剥削和掠夺上的。
  
      不少冀州百姓的土地被世家所兼并,愿意成为世家的私兵或者是佃农的,能活,但是失去了土地,失去了自由。
  
      更多的百姓选择了拖家带口地逃进太行山脉中,去寻找黑山军寻求庇护。
  
      年轻男子加入黑山军,妇孺则成为后勤,在山寨中从事生产。
  
      在这方圆百里之中,山寨林立,有着近六十多个大小山寨。
  
      因为在这一片土地里,黑山军才足以抵抗蛮兽。
  
      虽然有些蛮兽很强大,但是人多势众的黑山军在不缺乏正常强者和武器的情况下,还是能够战胜或者驱赶走入侵这片山脉的蛮兽的。
  
      在黑山军的范围内,有着自己的秩序和规则。
  
      并不是弱肉强食,而是选择与守护。
  
      很难想象这么一群乌合之众能够形成这么简单有效的小型社会规则。
  
      强者选择守护,弱者选择奉献。
  
      也正是这种良性的生态链,让黑山军能够稳稳妥妥相互合作地在这片山脉中生存。
  
      相比于其他随着黄巾军揭竿而起的山贼恶霸。
  
      黑山军更多是社会底层百姓作为首领,从形式上和风格上更像是一个普通的百姓大家族。
  
      打家劫舍,他们只选择世家地主。
  
      因为他们从骨子里仇恨世家这个阶层,他们的生活是被那些高高在上的世家所摧毁的。
  
      但是他们分不清哪些世家迫害百姓,哪些世家善待百姓,他们只懂得一味地摧毁他们所能摧毁的所有世家。
  
      他们也成了冀州世家最想除掉的存在。
  
      只不过奈何黑山军已经成了尾大不掉之势。
  
      就冀州的军力而言,并不足以在太行山脉攻破黑山军。
  
      因为黑山军占据了地利,而在人数上也不比冀州军力少,只是在士兵的实力上有较大差距,而且可用将领并不算多。
  
      但是黑山军一直没有大意。
  
      他们从来都不会倾巢而出,也不会暴露营地所在,而且他们也能控制得住自己的行动,不会不理智地去进攻州府、大郡什么的。
  
      这样朝廷也没有很大的必要去围剿消灭他们。
  
      只是把他们当做了威胁。
  
      对于一个没有太大精力去对付一个潜在威胁的朝廷而言,只要双方保持着一定的平衡,不会触犯底线,那都还是能够和平相处下去的。
  
      篝火烈烈,在营寨中熊熊烧着。
  
      围在篝火旁。
  
      一群人在畅谈着理想。
  
      一个窈窕少女蜷缩着膝,环抱着自己的腿,坐在篝火旁,眼神盯着篝火的焰色,飘忽不定,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在思考着什么。
  
      “师妹,这个是我这次去郡城特地给你带的钗子,你看看合不合适。”
  
      一个身材健硕的年轻汉子凑到了她身旁。
  
      有些局促地把手里的金钗往张宁这边递。
  
      他的动作倒是粗笨得很。
  
      小小的金钗在他宽大的手里,攥着也不是,捏着也不是,就只能平摊在手心里,等着少女来取。
  
      他挺期待的。
  
      他这辈子没有对哪个女孩如此示好过,自从张宁到了山寨来之后,他便发现了人生除了占山为王之外,还有更多的精彩。
  
      不过也因为这样,他没有什么经验。
  
      只能小心翼翼地一步步试探。
  
      希望找到能够让这个愁容不展的少女绽放出笑容的方法。
  
      可惜她的愁绪似乎永驻在她身上一般。
  
      她的眉头从来都是紧蹙着的。
  
      张燕只希望她能够笑一笑,哪怕只是嘴角的微微上扬,只要是轻松的,发自内心的,就够了。
  
      “谢谢师兄,不过,不用了。”
  
      张宁摇了摇头,她没有半点打扮自己的想法,她现在穿得最多的就是甲胄。
  
      已经过去一年了,她似乎还是放不下。
  
      其实她也明白了父亲当初的理想和追求。
  
      她也亲眼见到了更多更多的大汉子民,在当今的世道中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父亲总说上天有好生之德,可是如今这个世道又是为何?
  
      对于政治,对于战争,对于民生。
  
      她懂得不多,她只想继承父亲的遗志,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给百姓带来更好的生活。
  
      或者是见证百姓有着更好的生活。
  
      “师妹......”
  
      张燕缩回了手。
  
      他不是第一次被师妹拒绝了,但是每次如此,他还是会继续做着他觉得能够让张宁开心的事情。
  
      金钗不喜欢的话,张燕会想着换新的东西。
  
      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师妹的呢?
  
      张燕也学着张宁抱着腿,面对着篝火发呆。
  
      或许是从刚刚拜师学艺的时候开始的吧。
  
      那时的他还叫做褚飞燕,也还只是一个流落民间的孤儿。
  
      是在冀州太平道义诊的时候,他遇到了张角的。
  
      那时的他遍要追随张角,学他一样为人造福,受人爱戴。
  
      也是在那时,他见到了一直跟在张角身边的这个小姑娘。
  
      一直到他二十岁领了黑山令,做了太行山脉里的黄巾渠帅,他才离开了张角,也离开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师妹。
  
      好在这次他有幸能够接应到从广宗离开的师妹。
  
      才有如今张宁人在黑山军的情况。
  
      其实他并不是不知道张宁对自己的感情,真的就只是对待兄长一般,和对待其他的师兄弟没有什么两样。
  
      但是他并不求回报,他只希望张宁能够开开心心地活着。
  
      师父的死对师妹的打击还是很大的。
  
      张燕的思绪飘忽,他也挺迷茫的。
  
      哪怕他如今已经是黑山军六十多万战力的名义统帅了。
  
      他没有什么目标和理想,也没有什么宏图大略,他只想带领着百万黑山人,好好地在大汉的土地上生活下去,有一片属于他们的土地。
  
      张宁想去冀州走一走。
  
      她想亲自去民间走一走。
  
      去再看一看如今的世道,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她会遵守对父亲的承诺,不再以黄巾之名,她想以医者之名,去济世救人。
  
      “师兄。”
  
      张宁突然开口。
  
      “最近这段时间,多谢你的收留,过几日我就启程去冀北。”
  
      这辞别有些突然,张燕还留待着很多东西没有带给张宁,还没有见过张宁笑。
  
      “师妹,你这......”
  
      “师兄放心,我不会暴露自己的,我想和从前的父亲一样,去当个医者,去给如今的百姓带来些希望。”
  
      张宁攥着自己的小拳头。
  
      她没有想过复仇。
  
      她对于这些事看得挺透彻的。
  
      让他父亲葬身的,不是皇甫嵩,不是皇族,也不是世家。
  
      而是这个时代,是谁都抵挡不住的天下大势。
  
      无论是何方都觉得自己能够操纵大势,推动大势,甚至完全掌控大势。
  
      但是说来,谁又知道他们不是顺应着真正的大势在走的呢?
  
      这天地至理,天下大势,或许原本就是往那个方向发展的呢?
  
      无论是绝智之士,还是雄略之人,亦或者是世家贵族,还是王权富贵。
  
      都只不过是顺着时代洪流飘荡的一叶小舟罢了。
  
      张宁更想尽己所能,忠己之心,行善积德,布施百姓。
  
      当个医者就好。
  
      也算是女承父业。
  
      至于那些黄巾力士,随便他们去留吧,虽然是张角将他们召唤出来的,但是他们也是有着自己意识的存在。
  
      “好...好吧......”
  
      张燕发现自己说不出什么挽留的话。
  
      也说不出什么愿意陪伴她一起的话。
  
      世界仍然是那么现实,不留半点情面。
  
      “多谢师兄的照顾,还望师兄多保重自身,我过几日便走。”
  
      张宁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刚刚看到了篝火中的那景。
  
      那飞蛾扑腾着翅膀一头扎进了篝火中,哪怕篝火烫灼着它的双翅,让它最终殒命火堆之中,成为若有若无的灰烬。
  
      自己的父亲,和这只飞蛾。
  
      何其的相似呢?
  
      父亲充其量也只是一只大点的飞蛾,差点压灭了大汉的火,但最终还是化作灰烬。
  
      或许一切都只是命运使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