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主公我不想加班 > 第三十四章 为了创造二人世界而努力的陈琛

  “孝先,我打算开始修建书院了。”
  陈琛认真而诚恳地看着伏案工作地毛阶,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和意见。
  他是真的想要快点把太行书院给修建起来了。
  毕竟一位老爹,一位老丈人,生活在一起的感觉实在是太诡异了。
  要知道陈琛连睡懒觉都不敢。
  起得晚了就会被自家老丈人兼师父给逮起来去给他当助手,整理书籍。
  蔡府现在新修了一个书库,之前从洛阳带来的那些书还需要重新整理。
  蔡邕一个人是不怎么能够忙得过来的,而别的人他又不愿意让碰这些书。
  所以都是他们父女二人亲自整理的。
  每当这种时候,陈琛自然也就只能痛并快乐地来帮忙了。
  毕竟这好歹也是一个能够和自家媳妇调调情的活。
  不像是之前那各种情况。
  好不容易逮到哪天有休息的机会,陈琛带着蔡琰想出去玩,但是考虑到外面最近到处都在重新建设,遍在家里的亭子里抚琴闲聊。
  可是没等他们琴瑟和鸣几分钟。
  蔡邕就会出来边缘OB一波,打扰他们小两口的兴致。
  不是把陈琛叫去乱讲一通经史典籍,就是把蔡琰叫去帮忙整理书籍。
  可是哪怕在书库里整理书籍,陈琛和蔡琰有时候手都还没有搭上。
  就距离拉近一些的时候。
  蔡邕就会突然出现在他们中间。
  随手拿一本不相干的书放在书架上。
  以蔡邕的想法。
  那就是在为陈琛控制不住自己做预防。
  虽然陈琛心性和人品都已经经过了他的考察。
  但是......
  架不住女儿控的强势心理啊!
  陈琛其实挺无辜的。
  如果知道蔡邕的心声的话,他一定会叫冤。
  这种未来属于纯洁小儿科的柏拉图式恋爱,怎么就能够被蔡邕脑补成各式各样花样百出呢?
  陈琛发誓自己也就是偶尔想牵个小手什么的。
  当然。
  他不知道这对于蔡邕来说也算是高杀伤项目。
  反正在成亲之前,蔡邕下定决心要看住两个年轻人。
  不让他们出格。
  女儿控的心理都是复杂而强大的。
  哪怕是个弱鸡文人,为了女儿,都有可能超越时空去手撕高达。
  蔡邕放好书,转身离开,脸上出现一抹轻蔑的笑意。
  年轻人实在是太年轻了。
  呵,陈琛,你对力量一无所知。
  不过......
  在蔡邕转身过去没多久,蔡琰自己偷偷瞄了几眼陈琛,便主动在书架上抚摸着书脊,似乎是在找寻什么书。
  找着找着。
  诶。
  突然就找到了陈琛的手上去了。
  蔡邕不是瞎子,他一直偷瞄着。
  看着这一幕,他只能仰天长叹一句。
  女大不中留啊!
  以上是陈琛最近这段时间每天的节奏。
  他确实没有别的好忙的,整天时间都花在了和老丈人斗智斗勇,好在自家媳妇是向着自己的,在这场斗智斗勇的战斗中,他还是获得了略微的胜利。
  可是他还是想提早修建好书院。
  这样自己就是大获全胜了。
  毛阶没有理会陈琛。
  他桌案边还叠着一大堆的土地资料。
  他不止不想理会陈琛。
  他还想就在这郡府办公的地方,把陈琛当场掐死在这里。
  “没空。”
  毛阶黑着脸继续处理着手里的屯田部从各地实地考察之后所带回来的资料。
  “孝先,你要知道,教育为本啊!”
  陈琛围着毛阶打转,一会拍拍他的桌子,一会扯一扯他的衣袖,像个成天捣蛋的混账。
  “你怎么这么忙?”
  陈琛好奇地看着桌案上的那些厚厚的资料文书,需要毛阶去处理的。
  太原郡境内的军屯如今已经修建了不少了,而民田的话,毛阶也派了不少人去考察,他要做的是针对太原郡内所有规模稍大的土地的一次生产整改。
  争取能够全方位地提升全郡范围内的土地产量和找到更合适的作物种植选择和方法。
  他也知道了陈琛的那项一直开着不会停的技能。
  那算是给他很大的帮助。
  因为像太原这种地方。
  需要的不是丰年,更不需要灾年,只需要平平稳稳地度过每一年而已。
  其实陈琛对于自己这个技能也很满意,虽然他现在也还没有看到实际的收益摆在面前。
  但是哪怕不是专门读经济学的他,也会懂得其实在任何地方,丰年和灾年都不一定是好事。
  谷贱伤农。
  这可是大学通识课最经常提到的内容了。
  陈琛大学学管理的,工商管理,传说中的万金油专业。
  或多或少都会涉猎一些。
  这也是他在给毛阶和荀攸提供开发意见的时候,经常能够给他们两个同一种感觉。
  那就是陈琛已经谋好布局,已经有了全盘规划。
  但是实际上。
  咸鱼琛并没有。
  他只不过是早就形成了一种整体性思维,在面对问题时能够如同直觉一般做出选择,还能环环相扣。
  前世学得万金油,这辈子到了颍川书院算是重新改造了一遍,结果他更加万金油了。
  连军策、奇谋都有所涉猎。
  作为一条有着自知之明的咸鱼。
  陈琛一直对自己有着深刻的了解。
  除了不够努力和长得太帅之外。
  陈琛觉得自己没有别的太大的缺点了。
  “我怎么这么忙?”
  毛阶停住了手中的笔,脸色更黑了。
  他反问陈琛。
  话刚问完,他就指着那堆资料哭诉。
  “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这么忙?”
  “屯田交给我了,哪怕没想到问题会有这么多,我认了,毕竟这是我的专长,我份内的事情。”
  “太原郡的事情交给我,我认了,毕竟我是郡吏,那也是我份内的事情。”
  “但是你怎么就把阳明丢给我了以后,自己就都不管了?宣传和情报工作怎么就变成了我全权负责了?”
  “还有你说好的经济区要安排人的事情,咋还没有提上日程?”
  “我......”
  毛阶欲哭无泪。
  他本来在陈琛他们去雁门北伐鲜卑的时候,偷懒修养过一阵,那对黑眼圈有些消退。
  现在陈琛回来了,他的黑眼圈不仅没有消退,反而变得更重了,而且还变肿了。
  陈琛看到毛阶猛然抬头,也被他那双大熊猫般的黑眼圈给吓到了。
  他也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塞给毛阶的事情太多。
  虽然毛阶这种人。
  不仅仅是一郡之才、一州之才。
  而是一国之才,但是他的精力也是有限的,他是人,不是妖孽,做不到事无巨细,样样俱到的。
  这种人才更多应该用在统筹大局,制定方针战略规划上。
  嗯,是自己不对。
  陈琛反思了三秒,觉得这是没有修建学院的问题,太原郡如今中层和底层的能吏实在是人手不足,才会导致这些高层人员需要亲自干各种杂活。
  嗯......没有这些,只有毛阶。
  “所以我们才需要尽快建设书院,我这是为了你好啊!”
  陈琛的眼神充满了悲悯和同情,认真友好地注视着毛阶。
  如果不是因为了解陈琛,毛阶都快信了。
  但是他又能怎么样呢?
  加班很累很可怕。
  毛阶自己承认了。
  但是其实这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毛阶发现自己可能已经成为了一个受虐狂!
  他发现自己虽然心理极度抗拒加班干活,虽然自己口口声声说着绝对不加班,说着再加班就死给陈琛看。
  但是身体和行动却停不下来。
  每天晚上都挑灯夜战。
  隐隐约约的。
  毛阶甚至感受到了无边无尽的快感!
  为什么自己会在这种事情里感受到快感?
  ???
  毛阶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问号?
  毛阶小朋友,你是否有很多卧槽?
  自从陈琛上次给毛阶介绍了个别通俗易懂的标点符号之后,毛阶就特别喜欢用“!”和“?”,来表达自己的情绪和心境。
  越用越顺手,最近他都在公文里用上了。
  现在太原郡的郡吏们也知道自家顶头上司是个顶着黑眼圈,行为举止有些怪异的男人。
  而且特别喜欢在文书上用一些和街上乡里那些粗浅直白的宣传标语后面一样符号。
  太原人们可都在猜测那是不是什么拥有神奇超凡力量的符号。
  因为他们总觉得自己在看标语的时候,容易被带动情绪。
  从而他们获得了一个推断。
  他们的上司毛阶,可能是一位强者。
  或许强者都是这样的吧,随性洒脱,不羁放纵。
  就喜欢熬夜干活。
  “没事,书院的事情那就交给我来办吧!”
  陈琛一副慷慨赴死的表情,似乎这件事多么辛苦,需要拿命填一般。
  “还有,阳明的宣传小组也由我来帮你接手吧!”
  陈琛觉得自己再继续每天浑水摸鱼的话,有点太过分了。
  所以还是找点事帮忙,不至于被人指出自己在拿着俸禄和好待遇整天划水想着养生。
  “孝先你这段时间就好好修养,有我在,你放心!”
  “既然你累了,这么辛苦,那你的工作,由我来帮你分担!”
  “你的辛苦,我来顶上一份!”
  “你就好好休息吧!”
  陈琛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似乎自己是太原一顶一的好汉,说到做到。
  就是要为毛阶排忧解难!
  “好兄弟啊!”
  毛阶揉了揉自己的黑眼圈,看着眼前一反常态的陈琛。
  为了自己,他都愿意自己揽活了吗?
  看来陈琛先生之前交给自己这么多事情,其实也是信任我。
  就如同他当初带我来到这里一般!
  毛阶还记得那句话,能记一辈子的。
  “孝先,你想做大官吗?”
  他确实做到了,让自己成为一方大员,能够掌政一方,遂了愿望。
  其实自己加班加得这么辛苦,并不是陈琛的问题。
  他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却深思熟虑,凡事都有良苦用心。
  毛阶对自己之前的想法有些愧疚。
  或许陈琛说的没错,他想修建书院,也是为了多培养一些中层和底层的能员干吏,能够帮助自己减少工作量。
  自己对陈琛的误解太深了。
  将加班工作的怨气都转移到了他身上,是自己失了冷静,失了素养了。
  想起了陈琛的各种安排的良苦用心,也被刘备说多了陈琛的深谋远虑,毛阶也忍不住开始思考,陈琛是不是表面轻轻松松。
  实际上,夙夜忧叹,挑灯夜战,为太原,为刘备的发展,尽心尽力?
  重新审视了一下自己刚来太原时所见到的,和如今太原的模样。
  毛阶在心中越发地肯定。
  陈琛,真乃吾辈楷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