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七十四章:把酒言欢,诗词助兴

  这第一战胜了,李忠义的地位也提高了。
  同时他也成了风云人物,在当天整个军营里面所有的人几乎都在谈论他。
  除此之外还有今天旗开得胜的三千白袍军。
  特别是李承辞手下的二万多士兵,他们就十分的好奇。
  当初大军三分之时,他们都是在场的。
  作为他们的主帅,当今的皇子李承辞一举一动,自然都是十分引人注目。
  当初在李承辞亲自点兵五百的时候,他们可是在一旁亲眼看着呢。
  当初明明只有五百人跟着李承辞征战幽州城。
  可是此时竟然回来了整整三千人,而且个个都十分不凡……
  虽然他们大多都是普通人,但是他们能感觉到那些修炼者身上的气息比他们要强很多。
  这三千身穿白袍的将士,个个看起来都是神采飞扬,给人一种不凡的感觉。
  最重要的还是李承辞的话,在今日李承辞亲自开口,这三千白袍将士只属于他一人。
  也只有他一人可以调动,军中其他的将士不可以指挥他们。
  由此可见这三千白袍将士绝对不是一般的存在。
  可是他们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就算给他们胆子,他们也不敢去询问李承辞呀。
  所以虽然心中好奇,但也只是在私下讨论,并不敢明面去询问。
  不仅仅是他们,哪怕是王若风和狱山河心中也是十分的好奇。
  不过虽然他们问了李承辞,这是李承辞也仅仅回答了他们一句话。
  “你们这些家伙,就是闲的*痛,这些人的来历你们放心就好了,他们是不会害我的。”
  这一番话,也是让王若风两人瞬间就尴尬了起来……
  倒不是因为李承辞不告诉他们,而是因为李承辞竟然拿他们的命根子回答他们……
  不过在得知这些人不会害李承辞之后,也就不再询问了。
  他们询问的目的就是怕这些人来历不明,到时候会害了李承辞。
  要知道他们同样是七品境界的高手,自然看得透这些白袍军的修为。
  当初在见到这些人的时候,他们也是吓了一跳。
  那么多的高手,而且八品境界的高手都有,居然最低的境界也是五品……
  这也太恐怖了,哪怕江湖中的一些名门大派恐怕都没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不过好在这些人是自家主子的爪牙,是自家兄弟。
  同时他们心中也是暗暗高兴,自家主子的短板,他们是自然知道的。
  京都的那两位,哪一个暗中没有自己的军队势力?
  只有自家主子一心经营商道,虽然已经富甲京都,但是暗中没有军队势力呀!
  可是现在不同了,有了这三千白袍军,自家主子的实力可算是大大提升了。
  …………
  夕阳落下,夜幕当空。
  骆周城内灯火连篇,无论是庆国军营,还是普通百姓都在把酒言欢。
  军营内,李承辞与所有的士兵都在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此餐算是庆祝,也算是通知大家,大战真正开始了。
  今日起,庆国与南詔真正进入开战,他李承辞从今日起,那带领庆国的士兵们与南詔开战!
  “喝,喝,喝!”
  “五魁首啊,六六六啊,七个巧啊……哈哈哈,你输了喝!”
  “这酒真是美啊!”
  军中主帅帐篷之中,李承辞坐在主位,在他的面前坐着两排的将军副将。
  封不觉,李忠义,狱山河,王峰,王若风等等都在……
  除了他们以外,还有其他的一些官职比较大的将军,以及一些文将。
  这些人都是李承辞的门下,所以此时也是比较放得开。
  看着这些人把酒言欢,李承辞心中也是一阵感叹。
  怪不得古人都喜欢结交,或者是结拜,这兄弟情谊是真真实实的存在。
  不像前世那个文明时代,所谓的兄弟情义,不过都是表面上喝酒吹牛罢了。
  真正出了事情,别说可以为兄弟两肋插刀,出生入死,哪怕是借钱,他们都不愿意。
  在这个时代,可以说兄弟之间愿意为对方两肋插刀。
  这兄弟情义,李承辞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殿下,您这酒真的是够烈够美,就好似那琼……嘶……琼啥嘞?”
  “山河你就别瞎扯了,就你那一点笔墨,能扯出来个啥,哈哈哈。”
  “哈哈哈,也对,再殿下的面前,我这一点笔墨还不够丢人的呢。”
  狱山河哈哈大笑了起来,他本就是习武之人,在笔墨这一块自然不敌李承辞。
  虽然说李承辞自身的文化水平也不高,但是这么多年从系统那里兑换各种千古绝句还有各种的兵书经书一类的书籍,而且他还有一个过目不忘的本领,可以说自身的文化已经很高了。
  “殿下,今日如此幸快,属下有一想法,还请殿下吟诗一首,让我等见识一下殿下的文采!”王峰笑道。
  原本正在吃水果的李承辞,也是没有想到,这些人玩着玩着又把自己牵扯进去了。
  不过也好,今日大家难得如此开心,自己就吟诗一首提提性也不错。
  “嗯,那我就来一首!”
  李承辞放下手中菩提,端起酒杯饮了一口。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李承辞并没有从系统那里兑换词句,而是把脑海中的一首李白的诗句说的出来。
  不过他并没有把这首诗的所有句子都说出来,而是把其中的一段给取了出来。
  这首诗有些句子适不适合他说的,所以说他就取了中间的一段,也算是提起了兴。
  “好,真的是好诗,不过殿下,臣为何觉得这首诗并不完整……就好像还有一些诗词没有说出来?”
  李承辞左手边的一位文士也是大声的赞美了起来。
  不过此人也是感觉到了异样,那就是他总感觉这首诗还有未说完的。
  李承辞这听到此话,也是不由一愣,这个人挺聪明的,竟然仅凭这四句就能感觉出自己还没有说完。
  不错,这个家伙在诗词这方面应该也是有些天赋。
  “确实,这首诗还有一些,我没有说出来,因为那些句子不适合现在说,也不适合我来说。”
  李承辞笑了笑,他可不傻,他不可能像范闲那样什么话都能说,要知道李白虽然是诗仙,但是要知道他是浪漫主义诗人。
  并非像杜甫那样一心为国的诗人,李白的一些诗可是在明嘲暗讽皇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