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七十五章:午夜袭击,有来无回

  午夜……
  每一个将士几乎都喝得大醉,包括作为主帅的李承辞。
  只要是打过战的将士其实都知道,两军交战之期绝对不可有今天的这种事情。
  他们喝的大醉,一个个都失去了战力,这就是白白的给对方送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但是不知为何,又或者是因为主帅李承辞的原因,众人都是喝的大醉。
  这也让有心之人有了机会,午夜一片黑隆隆的,就在这时一位模糊的人影从一处帐篷中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
  月光之下,只见他双手往天一送,一只模糊的飞禽身影飞了出去。
  此飞禽在夜色之中完全看不出是什么鸟类。
  但是有心之人一眼便可猜到,这飞禽八成是信鸽。
  大晚上的放信鸽,此人的居心绝对不良。
  不过由于今晚畅饮,所有人多喝了个大醉,根本没有人注意到他。
  此人可能也是想到了这一点,这随意观察了四周之后,便大摇大摆的回到了帐篷中。
  …………
  夜半丑时!
  “杀啊!”
  一声声暴喝之声,回荡在骆周城外。
  同时夜晚也因为南詔士兵们手中的火把照亮。
  “咚咚咚!”
  木桩冲刺在城门之上,一阵一阵的声响震耳欲聋。
  “兄弟们使点力,冲破城门冲进去,杀了庆国士兵,宰了李承辞!”
  “杀啊!”
  一名身穿青色铠甲的男子,手中持着一把大刀站在众人中央鼓舞着士气。
  “殿下,一切都准备好了!”
  骆周城内李承辞与王若风,李忠义等人一脸期待的站在城门后百米之处。
  除了他们,还有陆陆续续的弓箭手分散在各处位置!
  李承辞点了点头淡淡道:“那就准备迎战吧!”
  “轰!”
  城门大开,两军碰面!
  “李……李承辞?这……怎么会这样?”
  南詔国太子徐阳手下十大将军之一林虎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作为这次夜袭的主帅,他自然是把一切都准备好了。
  自己接受到了信,李承辞上下下下所有的人几乎都喝得大醉,根本已经丧失了抵抗的能力……
  可是为何?这李承辞在大门打开后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此时他的心头也是涌出一丝从未有过的危机感!
  “呵呵!”
  李承辞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废物永远是废物,真以为自己不知身边还有内奸吗?
  今日午夜把酒言欢,李承辞把他身边较为重要的人都给检查了一遍。
  这一检查,还真的让他检查出了自己身边的文将有一位是南詔的暗探。
  此人李承辞之前并不认识,而是来到这骆周城才认识的一位文客。
  起初李承辞对此人并未有任何疑心,但是此人对他的态度,揉起了他的注意。
  不敢说全庆国,但是京都包括几个重要的大洲的官员都知道,李承辞不喜溜须拍马之人。
  在他面前溜须拍马只会有一个下场,那就是下场不好。
  轻则被他记着以后丢失职位,或者是减少官品,重则可能会丢了脑袋。
  所以哪怕京都有一些官员喜欢溜须拍马,但是也从来不敢在李承辞身边献媚。
  可是此人不同,此人口口声声说自己将李承辞尊为老师。
  李承辞的诗句故事等等,他都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可是就是这一个对李承辞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又怎能不知他的喜好?
  若是一句两句还好,但是时不时的在他身旁献媚,那就不得不引起李承辞注意了。
  所以在帐篷内把酒言欢之时,李承辞把自己这几天怀疑的几个人都探查了一遍。
  其他几位倒还好,对他的忠心度不高不低,但是也还没达到通敌卖国。
  可是此人不同,他对李承辞的忠心度达到了―30,达到了这个地步,此人绝对是暗探。
  “奉我之命,诛敌国之人,放箭!”
  话音一落,李承辞等人闪到了一旁,他们身后和周边的弓箭手,这一刻齐刷刷的射出了手中的箭。
  城门大开,林虎的人就急匆匆的冲了进来,在他们之后的其他士兵也是蜂拥而挤。
  如今想要掉头,根本就没有可能。
  “啊!”
  “啊!”
  密密麻麻的箭射在了南詔士兵的马上,身上,头上,一个接着一个的人倒在了地上。
  “撤,赶快撤!”
  林虎见形势不妙便掉头就撤,只是他们这些骑马的确实撤的飞快,但是这可苦了步兵。
  他们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密密麻麻的弓箭,很快上千具尸体堆满了城门和城门外的每一个角落。
  “想撤?哪有那么简单!”
  李承辞嘴角微扬,虽然看起来如春风一样暖人,但是眼中却尽是漠然之色。
  “兄弟们,该我们出场了!”
  林虎等人后退之路突然涌入大量的庆国士兵,直接断了他们的路。
  这领头的人是七品中期境界的狱山河,在他的身后是三千白袍军。
  “该死!该死!该死!”
  林虎心中也是有些惊慌,同时嘴里不停地怒骂着。
  自己带兵打战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棘手之事。
  以往都是自己坑杀别人,想不到此次竟然被别人算计了。
  “停!”
  一声令下,林虎带着谨慎的三四千人停了下来。
  看着前后两面夹击的庆国士兵,额头也是冷汗直流。
  “想必汝等便是徐阳手下十大将军之一的林虎吧?”
  “你是谁?”
  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林虎也是感觉到了一丝危机。
  此人的境界虽然只是七品,但是此人却给自己一种恐怖的感觉。
  若是没猜错的话,此人应该在剑法上有着不错的领悟。
  否则不会给自己这种感觉,看来又是一个棘手的敌人。
  “在下是庆国五皇子李承辞殿下随身护卫,林虎你还是乖乖的投降吧!”
  狱山河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再配合他的态度,着实是让林虎心中一气。
  不过他不傻,他知道此时最好不要动手,对方人多,而且个个都是高手,自己绝对不敌。
  现在只能拖时间,等大军全面进攻,自己才拼力杀出去。
  “你家殿下倒是大才,想不到连他身边的护卫都如此不错,看来是我小看李承辞了。”
  “不用你夸奖,我家殿下大才天下皆知!”
  “哦?这我倒是想要领教领教,我倒想要看看你家殿下到底有多么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