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八十七章:千人死亡,徐阳暴怒

  午夜子时!
  南詔军营生活必须所靠湖泊所,南詔的士兵慵懒的靠着树干。
  这些人都是护着看守这湖泊的,他们南詔大营的所有人喝的水都是这湖泊里面的水。
  所以徐阳派了重兵在此把守,这湖泊可不能出事,这要是出事了他们回去没水喝了。
  不过由于上次大战的失败,此时南詔的士兵一个个都没有什么士气。
  虽然心中明白着湖泊的重要性,但是一个个却没有心思看守。
  个个十分慵懒的靠着大树,再加上此时已经是午夜,已经有很多人睡了过去。
  “呜……”
  就在这时两道黑影闪过,随后只见一名士兵应声倒地。
  不过由于他没有发出什么剧烈声音,其他的士兵根本没有注意。
  这名士兵会放倒之后,这两道黑影将此人拉入了灌木丛中。
  “殿下,要不要我替你去?”
  黑夜之中,疯不觉的声音轻声的响起。
  没错这两道身影便是疯不觉和李承辞两人。
  他们两人前来投毒,自然是要来这湖泊。
  这湖泊是南詔军中必饮之水,在此投毒绝对能毒倒一大片。
  因此两人直奔湖泊,定下了目标之后,解决了其中一名士兵。
  随后李承辞退去了身上的衣服,随后又把这个士兵身上的衣服给扒了个精光,穿在了自己身上。
  “不用了,我衣服都穿好了,你帮我看着若是有人怀疑了我,你直接解决他们。”
  话音一落,李承辞便故作一负小兵的姿态从灌木丛中走了出去。
  其他的士兵虽然看了一眼李承辞但是并没有说些什么,又继续眯上了双眼睡觉。
  而李承辞也是有一些意外,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放松。
  “这都是什么啊……”
  轻描淡语的吐槽了一句,李承辞便慢慢的走向了湖泊。
  本以为会发生些什么,但是没有想到事情那么顺利。
  从怀中掏出了毒药水,李承辞把整整一瓶都倒在了湖泊中。
  随后又看了一眼士兵们,这些人还像刚才一样在睡觉。
  竟然事情已经完成了,李承辞便又回到了灌木丛中。
  “殿下……这就完事了……”
  疯不觉也是有些懵逼,这里的士兵也太松懈了吧?
  要是自己手下的人也像他们这样,那自己肯定要把这些人给赶出去的。
  “回去吧!”
  耸了耸肩,李承辞也是十分无奈,事情这么顺利这再好不过了。
  “嗯。”
  疯不觉点了点头随后便和李承辞回去了。
  …………
  第二天!
  回到军营的李承辞换了一身青色的长袍。
  而且把所有的人召集了过来,随后通知了一件事情。
  “各位庆国的战士们,经过我等商量,我准备今日对南詔出兵,大家都回去准备准备,等待号角,随后出兵!”
  李承辞发动了出兵的军令,如今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那就是他反击的时刻了。
  本来李承辞还担心自己的计划是不是失败了。
  可是在今天的早晨,系统的声音突然响起。
  他这次的任务完美完成了,而且南詔整整七千多人中毒了。
  而且中毒人的速度还在攀升,现在看一下,竟然已经达到了一万一千人了。
  “杀!”
  所有的士兵在得到军令之后,也是扬天大喊了起来。
  终于可以出兵了,他们早就手痒痒了,经过上次的一战他们的士气可谓是十分恐怖。
  不知是哪里来的信心,他们总感觉自己可以完美的战胜敌国。
  如今庆国这边气势蓬勃准备返攻,可南詔那边可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到底是怎么回事?”南詔军营主帅帐篷中的徐阳愤怒的把面前的桌子给踢翻了。
  说来也是奇怪,今日清晨准备练兵之时却突来恶兆!
  军营中有五千多人离奇死去,还有两千人痛苦着在自己的帐篷中哀嚎。
  而且每时每刻都有人发生内脏其痛的事情。
  起先他以为这些人都是生病了,或者是有什么疟疾爆发,可是经过郎中的检查,这些人根本就没有生病。
  他们的样子貌似是中毒了,而且中的是一种他们从未见过的毒。
  “回禀太子殿下,刚才徐郎中又派人前来禀告,又有一千士兵去世了……”
  徐阳手下十大将军之一:藏龙一脸小心的说道。
  “什么!”
  徐阳听着这个噩耗,心中的怒火徐徐而升。
  其实他心中都明白,肯定是李承辞他们这些人下的毒。
  可是没有证据呀?而且就算是李承辞下的毒那又能如何?
  现在最重要的是赶快找出解药和源头,这样才能防止更多的人中毒。
  “赶快派人回京请父皇派更多的郎中过来,再把这附近从内所有的郎中都给压过来,谁能治好这毒,或者是找出毒的根源,那就重重有赏!”
  “又是他们治不好这毒,那就告诉他们不要回去了!”
  徐阳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无奈感,自己终归低估了李承辞。
  本以为李承辞最多能和自己打个平手,但是现在看来他甚至比自己还强!
  “唉!”
  无奈的叹了叹气,徐阳转身又让所有人下去。
  不过也给他们下达了命令,赶快派人去寻找源头。
  ………………
  此时庆国军营!
  李承辞发现自己的次元点还在增加,这就说明对方还没有找到源头。
  看来他们还是没有注意到湖泊,看来自己还能再刷一点次元点。
  “殿下,我等都准备好了!现在可以出兵了。”
  李忠义,王峰等人都集结了自己手下所有的人,当然也给骆周城留下了一些守城的人马。
  “王峰这次你就不用去了,骆周城需要有人来守着,我怕敌国会暗中偷袭,你去留在骆周城好好的守着骆周城。”
  “是……殿下!”
  王峰虽然也想要跟随李承辞一起去杀敌,可是他明白李承辞给他的任务也是十分的重要。
  骆周城必须要守住,他必须要留下来守着骆周城。
  而且没人比他更了解骆周城,只有自己能做到最有保证的守着骆周城。
  “嗯!”
  李承辞自然能看得出王峰的情绪有些失落,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
  毕竟骆周城是他们最重要的后方,他们必须留下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在这里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