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四十四章:提司腰牌,事出诡异

  “陈院长,您到底想要说什么?你又想干什么?”
  李承辞已经有些摸不清头脑了,于是也不再想这么多烦恼的事,直接开门见山。
  “给。”
  陈萍萍也没有,因为李承辞的态度而生气。
  反而从自己的腰间掏出了一块令牌,扔给了李承辞。
  接过陈萍萍扔过来的令牌,李承辞打量了起来。
  一分钟后,李承辞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
  这是监察院的提司腰牌!
  “这是提司腰牌……陈院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承辞越加的摸不清头脑了,这可是提司腰牌,代表着和八处处长一样地位的提司腰牌!
  同样这块令牌也代表监察院,有了这块令牌便等于成了监察院的人。
  “不用这样看我,这是陛下让我交给你的,至于目的陛下并没有说。”
  陈萍萍嘴角上扬微微一笑,起初他也挺意外的。
  根据规矩,皇室子嗣是不可以插手监察院的势力的。
  可是在昨日晚上,陛下却把他叫入宫中告知他,让他把提司腰牌交给李承辞。
  这一点他真的是没有想到,毕竟陛下的逆鳞就是不准任何皇室人员与监察院有关。
  “父皇……”
  李承辞沉默了,这一切来的简直是太突然了。
  他虽然有心插手监察院之事,但是一直没有办法。
  因为他也知道监察院是自己父皇的逆鳞,所以他一直都没有插手监察院。
  但是今天,自己的父皇虽然没有亲自告诉自己,但是他所做的一切明确的告诉了自己,自己可以插手监察院。
  “好了殿下,陛下的所作所为你我都不懂,不过陛下还让我告诉你一句话:明日早朝,小心一点。”
  此话说得不明不白,李承辞不清楚任何状况。
  不过自己的父皇都这么说了,那自己明日早朝之时小心一点便可。
  “既然如此的话,那本殿下谢过陈院长了。”
  得人之恩,当以礼回报,李承辞也是对着陈萍萍行了一礼。
  “嗯,既然如此的话殿下以后多来监察院。”
  “对了陈院长,这提司腰牌就此一块吗?”
  就在这时李承辞也是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范闲的提司腰牌。
  如今这提司腰牌莫名其妙入了自己的手,那日后的范闲还会不会成为监察院的提司?
  “这个嘛,三处的费老那里还有一块提司腰牌。”
  “这样啊……好吧那院长若没事了的话,我只相信告辞了。”
  “嗯,五殿下请回吧!”
  陈萍萍笑了笑,随后便看着李承辞的身影远离而去。
  ………………
  离开监察院,李承辞自然是回到了自己的辞疑宫。
  回到府中发现林婉儿的起居已经被安排好。
  不得不说,老管家也是十分懂事,他直接把林婉儿的房间安排到了自己的房间旁边。
  这让李承辞心中暗暗想到,等一下,一定要奖励一下这老管家。
  来到林婉儿的房间内,李承辞看到林婉儿正在铺拾自己的床。
  “婉儿这房间怎样?”
  李承辞笑了笑,这座房间是除了他自已房间最好的一处了。
  哪怕是雪儿的房间也只能排在第三。
  听见李承辞的声音,林婉儿也是被吓了一跳。
  毕竟刚才她在认真的收拾房间,虽然有下人在,但是她不希望这些人碰自己的私人用品。
  所以有些东西她就自己做了,所以这也导致正在认真地她,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一跳。
  “承辞哥哥,你吓了我一跳。”
  林婉儿也是象征性的埋怨了两句,并没有怪罪李承辞。
  “婉儿这些东西你就交给小叶子来收拾吧,我陪你一起去上街把要用的东西都买齐吧。”
  “嗯,我也确实有些东西需要买。”
  小叶子和林婉儿的关系可以说是亲如姐妹,所以这些事情就要给小叶子去处理,林婉儿倒是没有多大的抵触。
  而且她也确实需要去购买一些生活用品。
  随后两人便一起来到了街上,在京都最繁华的街上买起了东西。
  此时的李承辞才终于体会到女人逛街的可怕。
  虽然林婉儿年龄还小,但是她也充分的解释了女人逛街的可怕。
  在看李承辞双手怀里都提着很多的包裹还有盒子。
  这些都是林婉儿买的一些首饰和胭脂水粉,还有一些衣服。
  不过林婉儿并没有,只买自己的东西,她也给李承辞买了一些衣服还有鞋子。
  购买了足够的生活用品,林婉儿和李承辞才回到府中。
  幸亏来的时候是驾着马车来的,否则抱着这么多的东西回府,李承辞都会累死。
  回到府中,李承辞便吩咐下人去做了晚饭。
  吃过晚饭后,李承辞又与林婉儿在后花园逛了一会。
  在凉亭中说了一些故事,在花园里赏了一些花,在池塘边喂养了金鱼……
  今天一切看起来都是十分的惬意,不过李承辞总觉得心情有些不安。
  可能是因为自己父皇通知自己的那句话。
  也可能是因为今天的事情完全颠覆了他的计划。
  总之李承辞的心有些不安,直到最后和林婉儿在后花园里逛了很久之后才慢慢平静下来。
  平静下来之后,李承辞两人便回到了房间休息了起来。
  …………
  第二天一早,李承辞便穿起来林婉儿昨天给自己买的衣服。
  一件白色的长袍,要先在挂着玉牌,随后收拾了一下头发,洗了洗脸,刷了刷牙便出门了。
  李承辞心情好了很多,没有了昨日的不安。
  他昨天晚上他就想通了,今日自己多加小心一点便可,自己完全不至于考虑那么多。
  正所谓考虑的多了,担忧的也就多了,他可不希望早朝上因为考虑多了,反而神经紧张了。
  轻轻松松的才是李承辞一贯的风格,自信让他强大。
  登上马车,李承辞便向着宫中赶了过去。
  来到宫门外李承辞发现这个时候竟然有那么多人到了。
  早朝还需要一个时辰的时间才会开始,这个时间一般只有他和林相这些人会出现。
  至于其他的文武百官这个时候一般都还没有来。
  所以如此异常的情况,到时让李承辞心中越加的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