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131章:透露心声,文阳公主

  “好了这里百姓众多,我们就不要在这里打扰他们了。”
  李承辞看了一眼围在四周的百姓们说道。
  这些人因为自己等人的缘故放下了手中的事情,一个个都忘了自己在干嘛了。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情,毕竟这些人中还有很多都是小摊的老板。
  他们跑来看戏,那他们的摊子谁来看管?
  到时候要是少了什么东西,又要去衙门报官,恐怕到时候会麻烦到六部。
  到时候追究到底还是因为自己等人的缘故。
  “表哥我们现在去哪?我的大餐还没有吃呢。”
  范思辙默默抬头看了一眼一品居,这话中的意思十分明显。
  听见范思辙的话,李承辞也是被他给逗笑了。
  “手臂都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想再去吃大餐,你呀……”
  范思辙虽然脸皮比较厚,但是听见这话也是破天荒的脸红了。
  若是平常他也不在乎,不就是一顿饭菜吗。
  可今天这不同啊,这可是一品居,京都最贵的酒楼。
  “好了,我们进去吧。”
  李承辞笑了笑,随手拉起范若若的手走进了一品居。
  这刚刚走到一品居,一品居的掌柜就连忙跑了过来。
  与李承辞默默对视了一眼,立马就懂了。
  “殿下,饭菜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我现在就带您去用膳。”
  “嗯。”
  点了点头,李承辞一行人跟着一品居掌柜上了阁楼。
  随后在众人的注目下,走进了一品居最为豪华的房间。
  这坐下没过几分钟,一品居的小二们就端着各种名贵菜肴和美酒上菜了。
  “都愣着干嘛?你们不吃,那我喝都吃了。”
  范思辙拿起筷子看了一眼李承辞几人,发现他们几人都没有动筷子,就有些疑惑了。
  这些人面对美食难道就没有一点尊重之心?
  等这些菜凉了,那味道可就没有这么鲜美了。
  “嗯。”
  李承辞笑了笑,随手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虾放在了范若若碗里。
  而范若若也同样夹起了一道菜放在了李承辞的碗筷了。
  看着这一幕,一磅大块朵颐的范思辙直接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
  之后就没有再理会两人,自己一个人疯狂地吃着每一道菜。
  而范闲心中也是颇为无奈,这一幕让他想到了一个词,单身狗。
  这重活两世自己竟然还是一个单身狗,真的是无语了。
  很快几人便吃完了饭,这一顿饭总的来说还是非常可口的。
  最起码对范思辙来说这顿饭简直是美味。
  而对范闲来说有点煎熬,因为他总是莫名其妙的去关注李承辞与范若若。
  太气人了,这两个家伙吃饭都不安生,难道不知道这里还有一个单身狗?
  而李承辞自然也注意到了范闲的煎熬,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反而还故意气了气范闲。
  自己却当着自己这个大舅哥的面与若若腻歪。
  ………………
  一顿饭吃完,李承辞也与范若若几人分开了。
  他也是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腾梓荆。
  也不知道那个人有没有去找他的妻儿。
  回到辞疑宫,李承辞发现叶灵儿已经离开了。
  只是文阳公主又从宫中回来了,等他回到府内还没过一会,这文阳公主就找到了他。
  “文阳公主……怎么说?你也好歹是一国公主,你没必要整天跟着我吧?这会让婉儿误会的。”
  李承辞也是无奈了,这文阳公主总跟在他身后可不是办法呀。
  自己还有很多事需要去做,这文阳公主一直跟着自己身后,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去做那些事。
  而文阳公主就一直面无表情的盯着李承辞,也不回答他的话。
  就一脸面无表情,紧紧跟着李承辞身后。
  看着依然不回答自己的文阳公主李承辞感觉自己真的要爆发了。
  “你到底想要怎样?你给我一个条件,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答应,只需要你不跟着我就行。”
  言听此话,文阳公主面色终于有些改变,不过依然没有开口。
  不过这细微的改变,还是被李承辞给发现了。
  既然她有所动摇,那自己再坚持下去,就定然可以解决。
  “文阳公主,我对天发誓,只要我能做到我一定帮你做,只要你不再跟着我就可以。”
  “真的吗?”
  文阳公主那十分动听的声音终于再一次出现在李承辞耳朵里了。
  看着文阳公主开口了,李承辞整个人放松了很多。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我定然答应。”
  抬头看了一眼李承辞那双坚定的眼神,文阳公主心中莫名一跳。
  她承认自己确实动摇了,自己主动留在庆国不就是为了这一刻?
  现在李承辞开口了,那自己为何不试一试?
  一念至此,文阳公主开口说道:“我还是那句话,我希望你不要再带兵袭击南詔可以吗?”
  文阳公主也知道自己这个条件有些过分,但是她还是想要尝试一下,万一李承辞答应了呢?
  听见文阳公主的条件,李承辞沉默了。
  直到几分钟之后才开口道:“我可以答应你不主动攻打南詔,但是皇命不可为,你应该知道?”
  李承辞其实也不想主动出兵,毕竟如今南詔已经对自己没有多大的利用价值了。
  自己现在要做的就是眼前在京都的事情。
  所以完全不用再去攻打南詔,但是皇命不可违,若是自己父皇下令的话自己也没有办法。
  “我知道,若是庆帝下令的话那不怪你,我只需要你答应不主动攻打南詔就行。”
  文阳公主也不是那种得理不饶人的人,她从小生活在皇宫,自然也知道皇命不可违。
  所以李承辞的条件,她自然没有意见。
  “对了我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南詔不准在侵犯庆国领土,否则我依然会领兵出征。”
  李承辞也是突然想到了一个想法,自己可以答应不主动出兵。
  但是万一南詔贼心不死还想侵犯庆国的话,那自己肯定不能坐以待毙呀。
  “这个自然也可以,不过我想父皇他们见过了南庆的兵力,以后应该不会再攻打南庆了。”文阳公主说道。
  言听此话,李承辞没有回答她只是不屑的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