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四十五章:手段残忍,银针入脑

  “林相今天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何这文武百官会这么早就来了?”
  李承辞心中非常的疑惑,看到站在他不远处的林若浦走了上去。
  “殿下,老臣也不知啊,只知道是陛下昨晚通知的。”
  “父皇……”
  李承辞沉默了,若是林若浦所说这样,是自己的父皇派人通知了他们,那恐怕今天有大事发生。
  再结合父皇让陈萍萍告诉自己的话,李承辞心中有些不妙了。
  “上朝!”
  就在此刻,一声尖锐的声音划破云霄。
  听到这个声音,李承辞才反应了过来。
  今日竟然提前了一个时辰,看样子真的是有什么大事发生啊!
  一念至此,李承辞深呼一口气大步向前,走进了朝堂内。
  庆帝已经坐在了龙椅上,看着满朝文武进入朝堂,把目光放在了李承辞的身上。
  “我等参拜陛下。”
  不同于前世影视中文武百官上朝一样需要大喊皇上万岁万万岁。
  庆国的文武百官上朝,只需要下跪参拜庆帝就可以了。
  “起身吧!”
  庆帝站了起来随后挥了挥手,文武百官也起身站了起来。
  一个个低着头,沉默不语,就仿佛是来充数的一样。
  看着无人开口说话的文武百官,庆帝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快。
  “陈萍萍。”
  “陛下,臣在。”
  “不知那刺客组织的人员,你审问的如何了?”
  “回禀陛下,那刺客组织人员们皆是闭口不答,哪怕是用了大刑,也不曾开口。”
  陈萍萍倒也是说了实话,这四十多名刺客被人破坏了大脑记忆,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
  此时的这四十多名刺客可以说就是一个没有意识的空壳。
  所以哪怕监察院的成员们,上最大的刑罚,这四十多名刺客也只是只会痛叫,不会说话。
  既然如此的话,那更加别他们说出有关刺客组织的事情了。
  “陈院长,不知这刺客组织为何不开口说话?”
  李承辞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所以便出口问了起来。
  “五殿下有所不知,这四十多名刺客脑袋中被插了一根银针,这根银针断了他们的记忆,让他们变成了一个只会行走的躯壳,哪怕是说话都不会了。”
  “嘶!”
  言听此话,朝堂之上的文武百官们也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这北齐也太狠了吧?”
  “对啊,手段如此狠辣,毁人灵智,这些人以后岂不是成了傻子?”
  “竟然还有如此邪恶之人,这么做比杀人诛心还要狠啊!”
  朝堂之上的大臣们也是忍不住的议论纷纷。
  不过开口说话的基本都是一些文臣,他们不下战场,只呆在这京都所以并没有见过如此狠辣的手段。
  倒是那些武将并没有因为此事议论,但是他们也是忍不住的吸了一口凉气。
  他们常年在战场上厮杀,虽然见过的腥风血雨,但是如此狠辣的手段,还是第一次听闻。
  杀人诛心已经是够狠的了,但是这种手段完全就是把一个人变成一个傀儡躯壳……
  “大脑损坏……”
  李承辞也是忍不住的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一根银针直接插入脑中,这种方法他在系统面板中见到过。
  这种方法叫做毁魄银针,对出手者有很大的要求。
  首先出手者必须要会医术,而且必须是那种医术高超的人。
  因为用这种方法很容易致人死亡,若是抓不住银针落下的点位,很有可能会直接在银针入脑的那一刻,被迫者就会直接死亡。
  所以,眼神要准,穴位要记得住,而且还要把握银针入脑的深度。
  太深了会致人死亡,太浅了会达不到效果。
  这第二个要求就是,施针者手腕的力量要大,而且要对力量有所控制。
  手腕的力量若是不大的话,是破不开人的头盖骨的。
  至于这力量有所控制,这就关乎着银针的深浅。
  所以说,这种方法不是随便就能施展的。
  想要施展这种方法,施针者最少也要学个五六年的医术。
  “父皇这种手段,儿臣曾经在书籍里面见过……”
  李承辞喋喋不休地说出了施展这种方法的需要。
  这让文武百官们也是颇为震惊,原本他们以为这只要是随便一个高手就可以做到。
  但是没有想到,这对出手者的要求竟然如此恐怖。
  不过如果是这样的话,也好办了许多。
  首先就可以查北齐的一些有名的医者,然后再查他们会不会武功。
  “父皇,如果真的如同五弟所说的这样,那我们搜查的范围就可以大大缩减了。”
  能想到这个的并不止文武百官们,一旁的太子也想到了这个。
  他在看到没有人开口提这个建议的时候,也是连忙抢着说了起来。
  “太子殿下莫不是想太多了吧?先不说北齐那么大的一个国家,就是北齐的郎中们有多少,你又知道吗?”
  李承辞也是觉得好笑,这个太子总是想要跟自己争。
  有的时候确实挺聪明的,可是有的时候却又不经大脑说出一些让人觉得可笑的话。
  “这个我们可以慢慢调查,顶多不出两个月的时间,定然能够调查出北齐所有的郎中。”
  太子也是有些怒了,自己好不容易抢先了李承辞一步,他竟然用来反驳自己。
  这银针使用的方法本来就是他自己提出来的。
  现在自己利用自其中的信息准备提出来的意见,李承辞又说不行,这岂不是说他自己说的是错的?
  “慢慢调查?你当北齐是我们庆国可以随便让你调查吗?而且北齐案中的那些医术高超的人你又认识吗?”
  李承辞不屑地笑了笑,他虽然提出了施针者必须会的东西。
  但是他可没有打算用这种方法去寻找施针者。
  毕竟北齐何其之大,郎中又有多少谁会知道?
  “辞儿那你觉得该如何?”
  此时庆帝也是开口说话了,当然他一开口问的也只是李承辞。
  至于太子说的那个方法,不用想都知道不可行。
  北齐的皇室又不傻,他们怎么可能派一个有名的郎中去施展这种有破绽的方法。
  所以极大的可能是暗中培养的刺客所为,很有可能便是这刺客组织的首领或者是高层亲自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