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八十章:举城皆知,人神共愤

  “看啊!”
  “这是什么东西?”
  “不清楚,我认识的字不多,有些字不认识,也不知有没有认字的人?”
  城门之处贴着一张黄纸,在这张纸上画着一个人,同时底下还有四五行字。
  骆周城的百姓几乎都会经过此处,因为此处虽然不是骆周城中心,但却是骆周城最为繁华的一个地带。
  生活在这骆周城的百姓平常几乎都会来此处购买东西。
  而且除了骆周城内的百姓,还有很多城外的百姓也会经过此处。
  所以此处贴的这张黄纸可谓是十分的显眼。
  经过此处的百姓们都会被这张黄纸给吸引。
  虽然他们文化不高,但是他们知道这种黄纸定然有关一件大事。
  “多让一让,让一让,我是教书的先生,让我来看一看。”
  人群外一位身穿布衣的男子,风风张张的闯了进来。
  众人听见此人的身份,也是没有怪他在荒唐之举。
  这位先生穿过人群站在黄纸面前也是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
  大约三四分钟之后,脸色变得极其愤怒。
  众人见这位书生的脸色,心中也是感觉有些慌张。
  这是怎么了?刚才脸色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就变成了这种色?
  “畜牲!简直就是畜牲啊!等不到我庆国竟然还有如此畜牲!”
  书生也是一脸愤怒的谩骂了起来,而众人见到书生此举,也是一脸的懵。
  “咋的了?这到底是咋回事呀?你在骂谁呀?”
  “对呀……有什么事你说出来让我们听听呀,真的是着急死人。”
  “就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倒是说呀!”
  众百姓也是心急了起来,到底是什么事能让这位先生如此生气?
  此人他们只是认识的,此人名为柳若笙也算是在骆周城内有名的一位才子。
  只不过因为家中太穷,所以实在是没有办法没有去京都赶考,只能留在这骆周城内当一位先生。
  而此人的性格也是十分温顺,平常也是喜欢帮助百姓一些忙。
  而且此人又是教书先生,他们的孩子大部分都是由此人教导,所以众人自然对齐比较尊敬。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能让性格温顺的柳若笙先生如此愤怒?
  而柳若笙也是大口的吸了一口气平静了自己的心态。
  随后开口说道:“这上面写着,就在昨天咱们的五殿下李承辞不是带着将士们打赢了一仗吗?”
  “对呀?可这又怎么了?难道是因为兵力不足要征兵?”
  柳若苼的话没有说完,有人开口插了一句。
  此人是一位身强力壮的男子,看起来就人高马大的。
  “并不是征兵,而是昨天晚上五殿下等人在庆祝的时候喝的大醉淋漓,这期间军营中竟然出了一个细作!”
  “嘶――细作!”
  “怎么会有细作呀?”
  “对呀,我庆国的军营中怎么会出现细作?”
  在场的百姓也并不是傻子,他们此时已经多多少少的想到了一些事。
  因此一个心中也是有些愤怒了,他们虽然只是普通百姓,但是由于庆国的皇帝庆帝的带领下,也是国泰民安。
  他们这些庆国的百姓,一个个有过的十分不错,所以心中也是十分爱国的。
  所以庆国军营中出现了细作,他们心中自然十分生气。
  柳若苼也是越说越生气,他是真的想不通为何会有人去当细作?
  如今庆国国泰民安,虽然有些人家确实不怎么富裕,但是也不像其他的国家至于饿死人。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自己的事要去做,所以为何会有人去当做细作叛国?
  “出现细作还不是最生气的,最生气的是武殿下还有各位将军,士兵们由于高兴就多喝了一点,而这位细作就借此机会向南詔的贼子通风报信!”
  “所以才会有了昨天的晚上,南詔贼人们夜袭我们骆周城。”
  百姓们此时是彻底的愤怒了,没有想到昨天晚上的战事竟然是由此发生。
  原本他们只是以为,南詔夜袭他们骆周城只是因为报复白天的战事……
  可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因为自己庆国军营中的细作!
  “畜牲,这真的是个畜牲啊!”
  “我要是这畜牲的父母,我都没脸见人啊!”
  “对呀,这种畜牲就该处死,现在想想就可怕,若是五殿下他们没有守住城池的话,那我们就惨了!”
  百姓们在知道了这件事后,也是一阵的谩骂,没办法对于这种通敌报国的细作,他们也是不屑的。
  “对了,先生那此人应该被抓住了吧?”
  “嗯,这个人已经抓住了,而且五殿下已经下令今日午后将其押送到刑场处以绞刑!”
  柳若笙再看到这人的下场后,心中才舒服了很多。
  不仅仅是他,其他的百姓心中也舒服了很多。
  在他们看来这种人,就该千刀万剐。
  “五殿下真的是大才,若不是他识破了此人的身份,可能昨天晚上我们也要遭到屠城了……”
  “对呀!要不是有五殿下,可能我们骆周城也要和幽州城的百姓一样了。”
  一番愤怒之后,百姓们心中也是感叹了起来。
  同时对李承辞的尊敬更胜了一分,因为是李承辞守住了他们的骆周城。
  守护了他们的钱财,守护着他们的性命,守护了他们的亲人。
  “好了大家,看这个时辰距离午后也快了,大家一起去刑场吧!”
  柳若笙抬头看了看太阳,发现此时距离午后已经快了。
  现在赶过去的话,只能亲眼见见这细作的下场了。
  百姓们才听到柳若笙的话,一个个也是一脸愤怒地离开了。
  ………………
  午后!
  一辆牢车在骆周城最大的街道上出现了。
  走在牢车前方的是骆周城内的士兵,走在牢车后方的是十几位白袍军还有很多的普通士兵。
  而李承辞的马车便更在后面,同样马车的四处方向都有白袍军。
  由于李承辞没有露面,所以百姓虽然知道这马车里面这就是身份高贵的五殿下。
  但是一个个并没有行大礼,只是普通的弓了一腰。
  “砸死这个畜牲!”
  “砸死他!”
  “畜牲,你这个畜牲!”
  一时间,彻底暴乱了起来,街边的百姓们如同不要钱的把手中或者篮子中的烂菜叶和各种脏兮兮的东西砸到了马车上。
  这马车中的细作身上,头上,全身上下都挂满了菜叶和脏兮兮的东西。
  不过此人就如同任命一般的没有任何的举动,在他的眼中流露出了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