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三十七章:父子交谈,四分利益

  茶叶这种东西可以算是老少皆宜的东西。
  在庆国,或者其他国家,平常除了饮酒便是喝茶,这应该算是古老的传统了。
  这其中的利益非常的大,大到让庆帝都不得不认真起来。
  “辞儿你可知道你这话对我庆国的利益?”
  “回禀父皇,儿臣自然知道是其中的利弊,但是儿臣不惧。”
  庆帝话中的意思有利也有弊,这利益是对整个庆国有利,这弊却唯独针对李承辞。
  若是李承辞培养出了既便宜口感又好的茶叶,那便可夺回北齐在庆国的茶叶市场。
  同样还可以打开庆国对其他国家的茶叶市场。
  这其中的利益非常的大,庆国内库为什么钱财滔天?
  那就是因为内库掌握了庆国的利益!
  白糖,香皂,玻璃这些都是叶轻眉发明出来的。
  在这个时代别的国家没有这些东西,他们要想拥有这些东西,必须从庆国购买。
  这其中所赚的钱财自然是落到了叶轻眉的手上,因此叶轻眉创造的内库富可敌国。
  虽然内库是皇室掌控,但是李承辞觉得不然。
  内库究根究底终究还是叶轻眉这一个上古人创造的。
  它其中的传承终究还是范闲所有的,虽被皇室掌控但是到最后还是脱离了皇室掌控。
  这一点是李承辞自己猜的,毕竟他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庆余年这部电视剧才播到27集。
  这后面还有多少集他并不清楚,但是根据这27集李承辞可以断定范闲的性格。
  虽然腹黑但是心肠又是老好人,虽然是老好人但是又喜欢坑人,他适合做人,不适合做皇!
  还有李承辞心里虽然佩服叶轻眉和范闲的想法,但是他却对此有些不屑。
  叶轻眉和范闲的想法终究还是有些脱离了这个时代。
  人人平等,人人做自己的王,这在这个时代不可能。
  现在的庆国属于封建时代,而范闲和叶轻眉的想法是属于现代人的想法。
  他们没有足够的实力和势力一心就想着人人平等。
  可是他们又做到了吗?答案是没有!
  叶轻眉做不到,范闲同样做不到,范闲虽然有这种想法,但也只是有想法而已。
  他不像他的母亲叶轻眉一样,敢去做,真的去做。
  范闲除了这个想法以外,他同样还想要过平凡人的生活,没有野心是他最大的弱点。
  我就是一个普通人,我不是一个圣人,没有理由让我放下荣华富贵!
  权势,佳人,名利,金钱,恐怕是个人都想要吧!
  想让我放弃这一切,抱歉我做不到……
  李承辞心中微微的感叹了一番,他就是一个普通人,他不是一个圣母。
  他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他只为自己,只为自己爱的人,只为自己的亲人,只为自己的庆国。
  所以为了庆国,为了自己,为了名利,为了金钱,李承辞愿意独自承受这茶叶市场带来的弊。
  一旦真的种出了这种价格,便宜口感极佳的茶叶,金钱偏会源源不断的到来。
  这样庆国的子民便可以买得起好茶,喝的起好茶。
  这便是庆国所有人的利,这其中获得的金钱,获得的名利便是李承辞的利益。
  一旦这种茶叶种出来之后,北齐那边的利益便会被切断,到时候北齐报复的对象便是李承辞。
  这便是针对李承辞自己一个人的弊。
  “辞儿你有没有想过,假如你真的做到了,这其中获得的利益又是独享还是奉献?”
  庆帝此话是在试探李承辞,是自己独吞还是奉献给庆国。
  “父皇恕儿臣斗胆,您是想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真话假话随你。”
  此话一出,李承辞深呼了一口气,说道:“真话便是儿臣想要自己独吞。”
  “假话便是儿臣愿意奉献茶叶市场一半的金钱交给内库。”
  人没有圣母,人之本心为自私,李承辞也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
  “此话深得朕意,朕不怪你贪婪,因为历代帝皇就没有不贪的。”
  庆帝并无因为李承辞的话而生气,反而认为李承辞说的对。
  贪婪并不代表是昏君,帝皇可以贪婪,但不可以残暴。
  可以收取百姓之金钱,但是不能多取。
  对待百姓应当无私,但是并不能对齐太过尊敬。
  想要做天下之主,心要狠,手段要残酷,否则坐不住,这天下之主的位子。
  李承辞为人处事都非常符合帝皇,对百姓他仁慈,对敌人,他残酷。
  对长者,他尊敬,对朋友,他大方,对爱人,他尽心尽意。
  “人是贪婪的,所以朕允许你种植茶叶,也允许你在庆国贩卖,朕会派人协助你……”
  言听此话,李承辞心中无一不是高兴的。
  有了父皇此话,自己便可以放心的种植茶叶。
  不过当李承辞抬头看到庆帝的脸色之后,心中知道不妙……
  “明日朕会在早朝上把西门外的百亩之地赏赐给你种植茶叶,你觉得可好?”
  “谢父皇…”
  “先别急着谢朕,朕说过每个地方都是贪婪的,所以你种植的茶叶获得的金钱朕要四分。”
  果不其然,李承辞猜的没错,自己果然还要交出将近一半的利益。
  “儿臣自然愿意。”
  四分利益就四分利益吧,茶叶市场获得的钱绝对不少。
  六分的利息已经够自己吃的了,剩下的就当孝敬自己的父亲吧。
  “好了,侯公公差不多也回来了,让朕先品品着徽州毛峰吧。”
  见到李承辞答应了下来,庆帝的心情还是非常好的。
  随后,大约一刻钟的时间,侯公公便拎着一壶热茶快步的走了进来。
  “给朕。”
  庆帝接过了水壶,开始往茶壶里面倒茶,随后放入了茶叶。
  大约又是两刻钟的时间,整个御书房内升起了一丝茶叶的香味。
  “嗯,不错。”
  庆帝闻着这股香味满意的点了点头,人间难有如此极品之茶啊。
  “陛下,殿下带来的这茶叶简直太香了,就是那四叶花茶也完全没有如此香味呀。”
  侯公公笑了笑,他的这席话看似在夸奖徽州毛峰,其实是在说李承辞此次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