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七十九章:通敌卖国,就必须死

  回到主帅的帐篷中,李承辞把所有重要的成员们召集了。
  “哈哈哈,这一战打的爽了!”
  李忠义笑了笑,在他看来,这一仗打得是真的爽。
  自己这一方损失不到百人,可是敌方整整损失了上千人。
  而且还损失了一名七品中期的高手,而且还是敌国军营中赫赫有名的十大将军之一。
  一个普通的七品高手倒也还好,就是林虎的身份让众人十分的高兴。
  此战灭杀了敌国十大将军之一,足以蹉跎对方的士气。
  如今自己手下的这些将士们一个个士气膨胀,颇有一副还想大战的意思。
  “对呀,这一战打的是真爽啊,想必徐阳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得到,我们竟然没有喝醉。”
  “哈哈哈,这也多亏了殿下呀,要不是殿下,我们这一次可真的是犯了大事。”
  “对啊,若不是因为殿下的丹药和醒酒汤,我们还真的坏事了。”
  听着众人的夸赞,李承辞只是微微的笑了笑。
  这一次自己可是足足用了三千次元点,才解了所有人的酒。
  不过因为这一战他又获得了两万次元点,倒也是因祸得福了。
  “在我看来,这还不是最神奇的,最为神奇的还是殿下实在是太聪明了,竟然能发现南詔安排在军营中的暗探!”
  “对呀,多亏了殿下此次发现了敌国的阴谋,要不然还真的被他们给算计了。”
  李承辞在发现军营中那个文人是暗探之后,便心生一计。
  这也就是为何后来他们要喝的大醉淋漓,完全不省人事。
  两军对战,将士们喝的大醉淋漓这可是万万不可的。
  这一点李承辞自然知道,所以一开始他只是打算随便让将士们喝一点。
  到时候少喝酒,多吃肉,这样虽然不够尽兴,但也能提升士气,还能提升将士们的体质。
  但是在发现那个文人是暗探后,他并且要将计就计。
  自己故意让将士们喝的大醉淋漓,这样此人便可以把这个消息传给徐阳。
  徐阳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自然会大喜,同样肯定会派兵夜袭的。
  一旦他们出兵,自己就会把所有将士们的酒都给解了。
  随后再在城中布局,静静的等着对方攻城。
  然后便有了刚才发生的一幕,这便是李承辞的计谋。
  “对了,若风你去把他个谁给压上来,我要当着所有将士们的面杀了他!”
  对于这种通敌卖国之人,李承辞不会手软。
  若是此人不是南庆之人,他倒是不会亲自出手。
  可是此人偏偏是他们南庆之人,但是他却做这种通敌卖国之事,所以李承辞将会当着所有人的面将其给绞杀。
  以振军心,同样也是在告诉天下庆国百姓,对于通敌卖国之人,他李承辞不会手软。
  “属下令命!”领命之后王若风便退了下去。
  “殿……下……”
  一只哑口无语的狱山河此时断断续续的唤了一声。
  “山河有事直说啊!此次你可是立了大功,回去之后重重有赏。”
  “殿下……属下并不想要任何奖赏,属下只是想要知道,刚才是不是殿下救了属下?”
  狱山河心中也是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答案。
  他真的很想知道谁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因此语气也是有些颇重。
  “是谁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李承辞也是一愣,他还是第一次见狱山河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
  “殿下……抱歉殿下……我也是一时心急……”
  此时狱山河也发现自己的语气有些过重了。
  要知道李承辞可是自己的主子,自己怎么能用这种语气和他说话?
  这简直是大不敬……
  “山河你跟了我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呢。”
  李承辞笑了笑,他并没有责怪狱山河,他与狱山河认识已经有十几年了,所以自然了解他的脾气。
  “殿下,属下真的很想知道是谁救了我,毕竟救命之恩犹如再生之父母,此恩我必报啊!”
  狱山河虽然平时没有个正经,但是他心中却是十分的古板。
  在他看来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所以他很想知道谁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殿下……您告诉他吧……”
  平常都不开口说话的疯不觉,此时也是开口请求的起来。
  虽然他平时不喜欢言语,但是他与狱山河得感情可是真实的。
  毕竟狱山河和王若风与他也是认识了十几年。
  这十几年来一起做任务,一起为李承辞做事,兄弟情义自然是有的。
  “唉,真的是犟不过你们,山河……本殿下不需要你报恩,只需要你还像以前那样就行。”
  李承辞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向着狱山河走了过去。
  随后直接扶起单膝跪在地上的狱山河。
  “殿下,真的是你救了我?”
  “不是我还能有谁?难道你还能觉得是燕小乙吗?”
  李承辞也是破天荒的开起了玩笑,毕竟在军营这种神圣之地,他一般可是不会开玩笑的。
  众人听见李承辞的话,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而狱山河也是一脸的喜色,果然是自家殿下救了自己……
  “这份恩情,属下此生此世不会忘,只要属下一日不死,属下愿意护你一辈子……”
  狱山河看着眼前微笑的李承辞没有说半句话。
  不过在他的心中却立下的誓言,一个用自己一生时光立下的誓言。
  “殿下,那贼子已经带来了,现在就在外面跪着。”
  此时王若风也走进了帐篷中,在帐篷之外一位身上破破烂烂到处是伤的中年男子跪在地上。
  而李承辞等人也是对视了一眼,随后便拉开帐篷走了出去。
  而地上那位细作在看到李承辞第一眼的时候就惊慌了起来。
  同时他也大声的苦求了道:“殿下,我……我错了,殿下求您放了我呀,求求您放了我吧!”
  “若是天下庆人的如你一样,那我庆国就完了,所以庆国容不下你这种人,你必死!”
  李承辞冷眼的看着细作,丝毫没有任何的犹豫。
  对于这种通敌卖国之人,他是不可能原谅的,所以此人必死!
  ps:抱歉了各位,因为今天家里有些事情,所以今天更新有些晚了,不过该是两章的还是两章的,我是不会断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