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117章:改头换面,神奇化妆术

  “这样吧,既然赌的话,那我们就赌大一点,一座城池怎么样?”
  李承辞此话一出,无疑不是让在场所有人都震惊了。
  一座城池!
  这个赌注也太大了吧?要知道这可是城池不是一个小小的村庄。
  一座城池最少也有几万百姓,再加上城池中的东西,这可比黄金万两还要贵重。
  更何况城池既代表领土,一座城池便可代表领土百里……
  “这……你在胡说什么?一座城池,你我都没有资格。”
  徐若天也是有些慌了,拿一座城池来当做赌约,他可没有这个权利呀。
  自己虽然是南詔国的皇子,但是自己并不受宠,根本就不可能代表一座城池。
  “父皇,儿臣能否拿桃花城当做赌约?”
  李承辞轻声笑了笑,随后转头看向了庆帝。
  从自己父皇的脸上,李承辞看到了他的允许。
  果不其然,庆帝随即说道:“桃花城本就是你打下来的,朕允了。”
  “谢,父皇!”
  李承辞行了一礼,又转身看向了徐若天。
  “我现在有资格了,只是不知道你是否能代替南詔?”
  言听此话,徐若天心中都快气炸了,不过他也是没有办法。
  他心中确实想要答应李承辞,用一座城池来当作赌约。
  可是他没有那个权利,所以心中虽然无比生气,但是却只能无话可说。
  “吾南詔愿意用天州城来当这次的赌约。”
  众人没有想到,就在此时詔帝既然开口答应了下来。
  而且还真的拿了一座城池当作赌约。
  “好,既然如此的话,等我半柱香的时间。”
  李承辞笑了笑,随后直接向着人群后方的林婉儿与范若若走了过去。
  众人看着李承辞离去的背影,也没有阻拦他,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离去。
  穿过人群,李承辞二话没说拉着范若若和林婉儿的手离开了。
  走出庆典亭,范若若终于忍不住的问道:“承辞哥哥你这是要干嘛?”
  “对呀,你不是要去找女子与文阳公主对比美貌吗?”林婉儿也是同样好奇的问道。
  两人的问题,李承辞只是轻微的笑了笑随后便回答了她们。
  “有你们两个在,你们觉得我还需要找别的女子与文阳公主对比吗吗?”
  “你是说让我们文阳公主对比美貌?”
  范若若和林婉儿都是聪慧的女子,从李承辞刚才的话中她们听出了他的意思。
  两女对自己的美貌都很有自信,不过她们也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和别的女子比美貌。
  “在我心中你们俩的美貌与文阳公主相比更胜一筹,不过文阳公主也确实不差,就是你们两人现在这副样子登场的话,我怕他们南詔会耍无赖。”
  李承辞对于林婉儿和范若若自然是有信心。
  不过此时林婉儿与范若若的样子就算是出面,南詔人也会嘴硬。
  以他们的性格绝对会说林婉儿与范若若和文阳公主对比,只能打个平手。
  所以想要获胜的话,那就必须完全碾压文阳公主。
  因此李承辞打算带着范若若她们两人去稍微打扮一下。
  回头辞疑宫,李承辞与范若若林婉儿三人进入了他的房间。
  “你们两人等一下,我先把东西准备准备。”
  李承辞让两女坐下之后,在她们两人一脸懵逼下走出了房间。
  走出房间之后,李承辞从系统那里兑换了前世的化妆品。
  同时还兑换了两件其他世界的琉璃裙,一件粉色,一件白色。
  端着所有的东西,李承辞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哇,好漂亮的裙子。”
  范若若与林婉儿也是一眼就看见了那两件琉璃裙。
  退去她们原本的身份和光环,她们也不过只是普通的女生。
  见到如此漂亮的服饰,她们心中自然喜欢。
  “承辞哥哥,你手里的这件服饰为何我们从未见过?”
  “对呀,这样子的衣服,我还从未见过,形状虽然有些奇怪,不过非常类似我们庆国的襦裙。”
  “确实是有几分相似,不过这布料和这样式并非襦裙,不过但也是挺漂亮的。”
  听着两女的话,李承辞笑了笑当手中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这两件衣装名为琉璃长裙,是我在一本书籍中见到的,本来打算将这两件琉璃裙当作礼物送给你们的,不过没想到还没等到那一天。”
  再过半年便是两女的成人礼,李承辞本打算把这两件琉璃裙当做成人礼与白玉剑紫玉剑共同送给她们。
  不过因为现在的特殊情况,他只能先把这两件礼物先拿出来。
  “承辞哥哥有心了。”
  两女心中也是十分感动,不过同时心中还有一些生气。
  都是该死的南詔人,若不是他们的话,承辞哥哥就不会那么早拿出这两件衣服。
  现在虽然心中有些感动,但是却少了一分浪漫。
  “这些又是什么东西呀?”林婉儿看着桌子上的化妆品,也是十分好奇。
  这些瓶瓶罐罐的,她也是从未见过。
  “这些就与你们平常用的胭脂水粉差不多,只不过是经过我改良了而已。”
  “对了先不说那么多了,你们两个先坐下,然后闭上眼睛,我来给你们梳妆一下。”
  李承辞说完便拿起桌子上的工具,准备给两女化妆。
  不过听见李承辞的话,范若若和林婉儿却是一脸惊讶。
  李承辞作为男子,竟然还会梳妆,这不是女子才会的吗?
  当然男子也确实可以学梳妆,不过李承辞学梳妆干嘛?
  莫不是想要给其他的女子梳妆打扮不成?
  “我在军中学的,学会了梳妆可以给自己化妆,这样可以在必要时遮人耳目。”
  他说的倒也是实话,在军中有专门的暗探,他们每一个人都会化妆。
  他们所做的事都是藏于暗中的事情,一旦被发现就会被别人记住样子,所以经常需要化妆成为另外一副样子。
  这样就算是不小心被别人看到了面目,他们还可以再下一次在画成另外一副样子。
  而当时的李承辞也是觉得有几分道理,这种化妆术就如同小说中里的换脸术,确实在某些特殊的时候有非常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