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106章:范闲入府,若若芳心

  “既然如此的话,那若若我给你打听个事。”
  范闲也是无奈,他跟费介学习了几年的毒术,自然对医术也非常的了解。
  所以他看得出范若若只是精神有些问题,身体并无大碍。
  “嗯。”
  范若若点了点头,只是她好奇的是自己哥哥初入京都,不知是想要打听什么事?
  “不知若若你可认识一位长相俊俏的少年,年龄大约与我差不多,武功非常的高强。”
  范闲回想起自己在神庙被那神秘少年一掌打退的事,心中就十分好奇那少年的身份。
  他一直呆在澹洲,对京都的事情了解不多。
  所以对李承辞的身份,自然是有所不知。
  范若若也是被这个问题给问住了,这京都与自己哥哥年龄相仿长相颇为帅气的还是有不少的。
  不过武功高超的……这她倒是知道的不多。
  毕竟自己是一个女孩子,对习武和境界修为没有什么兴趣,所以自然对京都那些修为比较高的人知道的不多。
  “哥,这京都那么大,官员有何其的多,他们的子弟大多都是从小习武,长相帅气的也有很多,你说的是哪一个我也不知道啊。”
  言听此话,范闲心中也是无奈,确实自己知道的信息太少了。
  在京都作为庆国的国都,这其中的子弟何其的多。
  想要在人山人海中找到一位少年,除非有大势力可以排查,一般都是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找到。
  “对了,我记得他身边还有一位中年男子,这中年男子称呼这位少年为殿下。”
  此时范闲突然想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宫典对李承辞的称呼。
  “嗯?”
  此次的范若若整个人都僵住了,瞳孔也随之放大。
  就是因为一句普普通通的殿下两个字。
  结合的刚才自己哥哥说描述的此人的长相和武功还有其他人对他的称呼……
  这很有可能就是李承辞呀!当然其他人也有可能。
  就比如二皇子,或者是太子殿下,他们都有可能的。
  “若若?你怎么了?”
  范闲也是看出了范若若的神情变化。
  从范若若刚才的变化中,范闲也是看出了一些东西。
  自己的妹妹可能认识这个所谓的殿下,而且两人的关系可能还非常不一般。
  “我没事,哥你说的殿下很有可能是宫中的某位皇子,或者是世子殿下。”
  范若若也是不肯断定范闲口中的殿下就是李承辞。
  所以真的大概的把所有的可能都说了出来。
  在庆国的领土上能被称为殿下的除了皇宫的皇子,也只有皇室世子了。
  “好吧,我想应该就是这几个人中的一个吧!”
  范闲看了一眼范若若,没有想到一别多年自己这个妹妹,对自己的态度已经不如从前了。
  这倒也不怪若若,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忙着修炼或者是其他的一些事,确实是有些生疏了若若。
  “对了若若你现在已经年芳十七了,不知有没有喜欢的男子?”
  范闲心中也是无奈,为了拉近自己和若若的感情他只能选择开玩笑。
  和女生拉近关系,还是和自己的妹妹,那就只能讨好她了。
  “这个……”
  范若若本来是想说没有的,可是脑海中不知不觉就闪现了一个人影。
  李承辞那如同嫡仙一般的身影,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就这样范若若足足呆住了两三分钟才反应过来。
  不过反应过来之后,她也是没好意思开口。
  但是虽然范若若没有开口,范闲却可以断定自己妹妹绝对有心上人。
  从刚才自己妹妹那神离的状态,再加上她那羞红的脸蛋,若若绝对是有心上人的。
  这次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可以走进若若的心中。
  自己一定要好生观察,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妹妹被人骗了。
  “若若你要是不愿意说的话,那哥也不逼你,这个全凭你的心意。”
  范闲笑了笑,希望自己妹妹没有看走眼。
  言听此话,范若若思考了半天还是准备说出来。
  反正以后总是要说的,而且自己哥哥对自己也是极为关心的。
  这肯定是瞒不住的,那就不如说出来吧。
  “哥,那人名为李承辞,他说我们庆国的五皇子。”
  “李承辞?”
  听这个名字,范闲也是一时觉得耳熟,自己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字。
  但是自己好像又给忘了,不过此人的身份都是挺厉害的。
  庆国的五皇子,这一点确实是有些超乎了他的想象。
  不过就算是庆国的五皇子又如何?自己作为一个新世纪少年还能怕他不成?
  “哥,我们到了。”
  就在范闲刚准备开口的时候,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随后范若若掀开了马车的窗口,探头望去发现已经到了范府的门口。
  范闲也是点了点头,把原本想说的话憋了回去。
  而范若若也是顺手帮范闲整理了他的包袱。
  随后两人便下了马车,站在了范府的门口。
  看着空无一人的范府大门,范闲也是一阵懵逼。
  “这是什么情况?竟然空无一人……果然私生子就是不受待见。”
  范闲心中开玩笑的自嘲着,不过他并不在乎,也不想让人来迎接自己。
  只是自己的爹好歹也是宫中的户部侍郎,怎么可能连两个看门的都没有?
  这倒是有些奇怪了?难不成是准备给自己搞什么惊喜?
  不过应该也不可能啊,这范府的柳夫人可是要杀自己的。
  这个时候怎么可能会给自己搞什么惊喜?
  难不成?这是什么计谋?
  范闲不得不承认自己想歪了,他根本不清楚这范府没人是因为李承辞的原因。
  由于这次领兵出征立了大功,几乎成为了人口相传的人物。
  整个范府内的下人几乎都去偷偷的跑去看他了。
  而这些偷偷观察的人,李承辞自然也清楚。
  以自己现在的修为,这些人靠近自己十米以内,自己就能感受出来。
  “来了。”
  范府后院凉亭下的李承辞轻微摇晃着手中的杯子。
  淡淡的说了一句来了之后,便把手中的杯子放在了桌子上,随后站了起来。
  同时他的目光看向了前院的大门处,他知道自己等的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