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六十二章:血染断崖,一人皆一剑

  天色渐渐入晚,头顶的太阳已经反反落下西山。
  李承辞也开始动了起来,手中的青莲剑仿佛活了一般轻轻地颤动着。
  显然也是想要饮血了,五百暗探也扒出了自己的佩剑和佩刀。
  “兄弟们,让我们一起杀了他,把他的头颅送给我们的太子殿下。”
  人群中,一人的呐喊声掀起了所有人心中的杀心。
  顿时五百人围成一个圈,把李承辞包围了进去。
  一个接着一个人,红着眼杀向的李承辞。
  “杀!”
  李承辞动了,瞬间把眼前距离他只有一米的暗探一剑刺死。
  随后快速抽出剑身,转身又是一挥剑。
  巨大的力气,直接把向他扑了过来的暗探拦腰斩断。
  李承辞的动作飞快,纵身一跃腾空三米高。
  “青莲剑,莲花斩!”
  嘴中轻念剑诀,手中青莲剑快速挥动。
  仅仅只是转瞬之间,血染大地,地上又躺了三具尸体。
  眼前的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快的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
  这一刻所有的暗探停了下来,不敢再冲上去。
  因为刚刚率先他们一步的暗探,此时已经躺在了地上。
  他们的头颅,他们的身躯,分散在四周。
  让他们觉得恐怖的是,李承辞身上的气息还在暴涨,那股庞大的杀意侵蚀着他们的内心。
  “哈哈哈,痛快!”
  杀人是尽兴的,特别是杀这群毫无人性的畜牲。
  他们死的不冤,因为他们的手中沾满了幽州城上万百姓的血。
  取出一壶好酒,李承辞当着所有人的面喝了起来。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都不敢轻举妄动。
  一壶好酒入肚,李承辞的那张俊俏的脸庞浮现起了微微酒红。
  “兄弟们不要怕,大家一起上,我就不相信我们这么多兄弟还打不他一个人,别忘了他可是李承辞,杀了他,太子殿下绝对重重有赏。”
  人群中再次有人大喊了一句,这句话也是起了蛊惑人心的作用。
  重金之下,必有莽夫。
  金钱,地位,权利蒙惑了他们的双眼,让他们再次冲了起来。
  “杀啊!”
  人群再次暴动了起来,一个接着一个的人冲了上来。
  李承辞扔下了手中的玉壶,提起了青莲剑再次杀了上去。
  凌波微步,清莲剑诀,两者搭配,李承辞在五百人之间杀的是游刃有余。
  身上的白袍已经被鲜血染红,手中的青色青莲剑十分诡异的闪耀着淡淡红色光芒。
  青莲剑的剑尖每次划破暗探身上之时都会带出一条血线。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这一刻,李承辞终于明白了李白的境界。
  杀人,饮酒,吟诗,作歌,真是人生须尽欢!
  不知是幻觉还是怎样?
  众人见李承辞的眼神变了,由恐惧变成了一种沉浸。
  这一刻李承辞在他们眼中全身都变了。
  这难道是仙人?
  李承辞杀的尽兴了,所以饮酒,吟诗加上他的气场,以及青莲剑诀的影响。
  这一刻,他仿佛是唐朝嫡仙人李白上身一样。
  众人只知唐朝的李白是个浪漫的大诗人,但是又有谁知他被称之为唐朝剑之第二?
  此时的李承辞就如同李白一样,给人一种嫡仙人的感觉。
  仿佛神仙落入凡间,哪怕是杀人都给人一种仙气飘飘的感觉。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杀尽南詔百万兵,腰间宝剑战忧腥!”
  “待到秋月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一首一首的诗从李承辞口中蹦出,同时一首诗的时间,地上最少都会躺上十几具尸体。
  “魔鬼,你……你不是人,你就是一个恶鬼!”
  五百人此时只剩下二百人,一个时辰的时间,三百人的生命流逝了。
  六年前我只有六品初期境界,如今的我其实当初?
  六年的时间,李承辞的天赋已经通过系统兑换的药材得以改善。
  如今的他已经是八品巅峰境界,已经算是一只脚迈入了九品的境界。
  现在只不过是差了一次突破的机会,让他突破瓶颈。
  “哈哈哈,我要杀了你!”
  夕阳之下,天空变成了红色,四周的空气充满了血腥味。
  地上躺满了尸体,而且大部分的尸体都是缺胳膊少腿。
  甚至有些都是缺了头颅,或者是身体被分成了两半。
  这一幕,无时无刻不在冲刷着暗探们的心。
  他们真的怕了,甚至有些胆小者,仅仅是被李承辞盯了一眼就吓得大小便失禁。
  这一幕,终于有人承受不住了,整个人都开始发疯了起来。
  也不是害怕自己会不会死,也不担心自己能不能打得过李承辞?
  只知道拿起自己手中的剑,把眼前的这个如同魔鬼的人给杀了。
  简简单单的一剑刺出,原本那个已经发疯的人,眼神清明了。
  原本龇牙咧嘴的他,面色浮起了放松的笑容。
  “扑通。”
  此人的尸体摔在了地上,伴随着扑通一声,在场不少人的心都狠狠跳动了一下。
  “幽州子民天上观,下凡吞噬恶人魂!”
  李承辞可不会管这些人发不发呆,他只知道提起剑杀人。
  人群中再一次爆发了痛苦的喊叫声,这一刻众人才清醒了起来。
  “上呀,赶快上呀!”
  逃是不可能逃的,因为四面环山,他们又不熟悉四周的路。
  而且他们不相信李承辞会放了他们,就算他们逃了,还会被通缉的。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李承辞,可是看着满地的尸体,他们又何尝不知自己的下场。
  “不忠之人曰可杀,不孝之人曰可杀,不仁之人曰可杀,不义之人曰可杀!”
  “尔等敌国暗探人,暗中报信南詔国,害死幽州万人魂,庆国百姓皆杀汝!”
  青莲剑诀第三次出现,那莲花嫡仙人的幻象再次出现。
  每一次浮现青莲剑意,必定剑下有亡人。
  李承辞丝毫没有感受到疲累,只知道杀戮,只知道杀了这些敌国的暗探。
  转瞬便是半个时辰,此时的五百人只剩下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