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137章:春江花明月,孤篇盖全唐

  这首诗一出,在场上所有的人都懵了。
  甚至很多的才子才女完全看不透这首诗。
  甚至很多人因为自己的水准不高,怀疑这首诗的水准。
  这些皆因为他们看不透这首春江花明月。
  这首诗可是足足花费了李承辞一万的次元点。
  要知道就是杜浦和李白的诗大多数也才几千次元点。
  可这一首诗却要整整一万次元点,这并非这首诗它通篇长。
  而是因为这首诗有一个名号那就是孤篇压全唐。
  这首春江花明月并非出自哪位名诗大家之手。
  而是出自唐朝一位名气很小的诗人之手。
  此人正是吴中四世之一的张若虚,可惜虽然有这一首孤篇压全唐的诗句,但是名气却不大。
  今日李承辞这一首春江花明月可能很多人都看不懂,但是他还是赢了。
  很多人看不懂,并不代表没有人看不懂。
  对比登高给人带来的惊讶,这首春江花明月更让人震惊。
  哪怕此时皇宫内的庆帝也是心中十分震惊。
  好一首春江花明月,这首诗可以说是当世第一诗!
  此时的范闲心中也是十分震惊,不过他震惊的并不是这首诗。
  而是李承辞,由于这首诗是出自系统的缘故,范闲脑海中对这首诗并无任何的记忆。
  在他看来这首诗就是李承辞自己作的诗,这便是他惊讶的地方。
  虽然早有听闻李承辞是庆国的少年诗神。
  可是范闲的心中确实稍微有些不屑的。
  毕竟在范闲看来,杜甫和李白那两位的诗还能比不过李承辞?
  可是今日一后,自己真的是太低估李承辞了。
  登高作为古今七言律第一,已经是流传千古的一首诗了。
  可是对比李承辞的春江花明月确是差了几分。
  没有想到诗圣杜甫的诗句竟然输了,这首春江花明月真的可为当世第一诗。
  除此之外,李承辞这一手书法也是让人羡慕。
  与范闲那如同猫抓的字相比,李承辞这一手书法简直是美。
  这一手书法可并非出自系统,这可真的是李承辞一点一点练出来的。
  毕竟身为皇室,从小就要学习各种礼仪书法。
  小的时候李承辞就一直跟着一位书法大家练习字体,所以这才能写出一手好字。
  “嘶……五殿下这首诗属实是让在下佩服。”
  范闲也是心服口服的走到了李承辞的身旁。
  听着范闲的夸奖,李承辞也只是轻描淡写地笑了笑。
  “你不去上茅厕?”
  “啊?”
  范闲也是一愣了,不过还真的别说,听完李承辞的话,他还真的感觉自己肚子痛。
  “你是怎么知道我肚子痛?”范闲也是一脸好奇。
  “观你的样子。”
  李承辞自然不会说实话,因此就随便扯了个理由。
  但是范闲还是相信了,因为他知道李承辞懂得医术。
  …………
  范闲在得知茅厕的位置后,转身也就离开。
  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又重新返回了回来。
  李承辞看着范闲笑了笑,随后走到了他的身旁。
  “怎么样,见到二皇子了吧?”
  范闲离去做了什么,这个李承辞还是知道的。
  只不过由于自己的原因,林婉儿不可能再会和范闲碰面。
  所以范闲这在上茅厕的这段时间内,只会与二皇子相见。
  “五殿下真是神机妙算,我确实遇见了二皇子。”
  范闲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李承辞话中的意思。
  而且他也没打算隐瞒什么,毕竟这种事也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
  “怎么样?感觉我二哥人怎么样,有没有一种想加入他门下的冲动?”
  李承辞默默的和范闲走到了大殿外,有些话还是不要让别人天天的为妙。
  “还行,二皇子确实拉拢了我,不过我并没有答应。”
  “这是为何?”
  李承辞自然知道范闲没有答应李承泽,若是范闲答应了那还真的是乱套了。
  “没有原因,只是单纯的不想参加皇室争斗罢了。”
  范闲也是实话实说,比起逍遥快活的日子,自己为何要去参加一个随时可能会丧命的事情。
  “不,范闲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就算你不想参加皇室争斗,你最后也会参加进去,你没得选择。”
  李承辞虽然在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前庆余年影视只看到二十七集。
  但是也已经猜出了范闲的身份他可并非是范建的私生子。
  他真实的身份可算是自己的皇弟呀,毕竟他可是叶轻眉的儿子。
  而且庆国这几年的事情都会围绕着范闲转,他想不参加,根本就不可能。
  “五殿下此言何意?”
  范闲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所以根本不知道李承辞这话中的意思。
  “你以后便会知道,好了我们该回去了。”
  李承辞笑着笑,拍了拍范闲的肩膀随后重新走回了大殿。
  而此时郭保坤与贺宗纬也如同落败的丧家之犬一样逃走了。
  至于其他人都在欣赏李承辞的这首春江花明月和范闲的登高。
  可以说今天的诗会,真的是震惊众人。
  一首登高让在场所有人见识了范闲的文采,让众人以后再也不敢小看范闲。
  一首春江花明月让在场所有的才子才女百感交集。
  看得懂,能理解这首诗中的意思的少之又少。
  不过他们也庆幸自己能看得懂这首诗。
  同时心中对李承辞更是无比的崇拜。
  至于那些看不懂的,有的人去询问了那些看得懂的。
  而有些人就装作自己能看得懂这首诗,毕竟他们可不敢随意贬低李承辞的诗。
  这诗会到此也算是结束了,接下来便是午宴的时间。
  所有的才子才女们跟着李弘成来到世子府的后院用了膳。
  而李承辞等人自然是坐到了主桌上,与其他人都分开了。
  而其他人自然也懂得,毕竟自己虽然有才子才女之名,但是地位终究还是太浅了。
  李承辞乃是当今皇子,自己等人可不配跟人家坐在一起。
  而林婉儿是当朝晨郡主自然有这个资格,范若若也是当今大臣户部侍郎之女自然也有这个资格。
  而文阳公主虽然是被南詔留在庆国的,但人家终究也是个公主。
  最后便是李弘成,人家是世子殿下自然也有这个资格。
  ps:剧情需要,至于登高和春江花明月到底哪一个更好,我自然是不敢评判的,不过这一首春江花明月确实是有孤篇盖全唐的说法的,大家可以去百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