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八十一章:绞刑示众,以镇人心

  牢车缓缓地向着刑场而去,路边的百姓愤怒的将手中的污渍之物砸向细作。
  这一切和李承辞想的差不多,好像前世的影视剧中都是这么演的。
  不过他的心态也因为这件事情再一次得到了升华。
  哪怕是再高高在上的人,或者是谨慎的人都有坠落的那一刻。
  从神坛上坠落下来,就会被万人唾骂,同样也会受到万人的指责。
  做人还是选一条对的路才行,否则一旦你踏出了一条路,最后只会落得那细作的下场。
  大约二十多分钟的时间,众人押送着牢车来到了刑场。
  此时的刑场外围满了百姓,在看到细作被押送了过来,一个个也欢呼了起来。
  他们的嘴中无一不是杀了此人,或者是此人就是畜牲一些的脏话。
  不过此时已经没人在乎他们的满口脏话,因为再肮脏的话也没有这细作肮脏。
  来到刑场之后,李忠义等人亲自打开了牢笼,在检查的四周没有危险之后,将此人押送到了刑场擂台之上。
  在这刑场的擂台上,有一个专门除以绞刑的吊台。
  而此时细作便双膝跪在这吊台之下,无助地看着百姓们。
  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的死定了,不可能会有人来救他的。
  根本就不指望南詔的人来救自己,毕竟自己只是一个暗探。
  虽然自己确实立了不少的功,但是自己这一次犯了这种大错,徐阳是不可能来救自己的。
  而且就算自己没有犯错,他们也不可能来救自己。
  因为自己唯一的价值就是可以在暗中打探消息,然后再把消息告诉他们。
  可是现在自己的身份暴露了,自己唯一的利用价值也已经没了,所以根本没有人来救自己。
  “五殿下!”
  “看啊那就是我们庆国的五殿下,是我们庆国的未来。”
  “五殿下简直是太帅了,这世间竟然有如此男子……”
  此时李承辞从马车中走了下来,同时引发了百姓们的欢呼。
  这些百姓之中有很多都是少年少女,同样有很多的书生,在他们眼中李承辞就是他们的偶像。
  所以李承辞的出现直接引发了暴动。
  而李承辞也是象征性的和众位百姓打了个招呼。
  随后便和王峰等人从一边的楼梯走上了擂台上。
  “各位百姓,我是李承辞也就是你们口中的庆国五皇子。”
  站在擂台之上,众人十分识趣地站在了李承辞的身后。
  而李承辞看着百姓们笑了笑,随后开口说了起来。
  刚开始说的都是一些没用的话,直到现在才开始说正事。
  “各位百姓,我不敢向各位保证,但是我想说我庆国对我庆国百姓绝对是极好的,所以我不希望百姓们粗现像此人这样的通敌卖国之人……”
  “大家有没有想过?若是尔等之中也出现了像此人一样的细作,那么会不会有一天也会像幽州城那样?”
  众人听到此处,也是沉默不语……
  李承辞的话,虽然带着怀疑带着各种不好的意思,但是他们不得不说确实如此。
  若是自己等人中有人也当了这样的细作,那会不会有一天出事?
  幽州城的惨状他们可是知道的,那可是满城的人都被屠杀了。
  “百姓们,不是在下怀疑你们,而是我不允许你们中有细作,有没有想过万一骆周城被敌军攻破,那你们的亲人会怎样?别以为你们是他们的人,他们就会放了你们的亲人,南詔的畜牲可远比你们想象的还要恐怖!”
  “所以今日,我李承辞在此对天发誓,若是被我发现有通敌卖国之人,修怪我对其无情!”
  “此人受的惩罚已经算轻的了,要是有下一位细作被我发现,那么下场将会是他的十倍!”
  “来人,上刑!”
  该说的话都说完了,李承辞随后直接就离开了擂台,重新回到了马车中。
  而李忠义等人才得到了命令之后,也是将其给上刑了。
  说来也是巧合,就在此人死后没有两分钟,原本晴空万里变成了乌云漫步。
  随后下起了倾盆大雨,不过百姓中却只有极少的人离开。
  剩下的人就呆呆的站在那里,看着已经没有了气的细作挂在那里被风吹的左右晃荡。
  处理了此人,李承辞等人回到了军营之中。
  随后李承辞亲字草了一封信派人送回了京都。
  而且是那种快马加鞭的那种,想必最多不过五天时间,京都那边便能接收到信息。
  ………………
  五天后……
  京都再次迎来了往常的早朝,满朝的文武全部来到了大殿。
  而庆帝也是破天荒的收拾了自己的衣衫和头发。
  坐在龙椅之上,庆帝的脸上露出了不常见的喜色。
  “哈哈哈,今天朕有一件喜事要通知大家。”
  满朝的文武见到庆帝如此,心中也是十分的疑惑。
  是什么事能让庆帝如此高兴?莫非是洛洲的战事?
  这满朝文武的官职自然是有大有小,同样每个人的手段也不同。
  他们的手段有高有低,有些人的手段,可是触及不到洛州的。
  但是有些人的耳目却能达到洛洲,所以这骆周城发生的事,还是有些人知道的。
  这比如庆帝,虽然他对骆周城发生的事知道的不多,但是大概还是能知道一些的。
  再比如林若浦,长公主等人他们多多少少都是知道一些的。
  不过他们知道的这些信息,大多数都是李承辞故意放出去的。
  所以林若浦,长公主这些手段比较大,耳目比较多的人得到了这些消息。
  不过虽然林若浦和长公主他们知道这些事,不过依然是装作一副不了解不知道的模样。
  因此作为丞相的林若浦明知而问道:“不知是何事能让陛下如此高兴?”
  见到林若浦站了出来,庆帝也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他不会不知道林若浦已经知道这个消息的,他们不过是在装傻罢了。
  不过在满朝文武何尝不是在装傻,不装傻可是活不下去的。
  “李承辞那边来信了,上边明确的写到,他们已经夺回了幽州城,而且也保住了骆周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