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四十七章:有惊无险,李承辞受伤

  “五殿下接剑!”
  就在此时,禁军中一名士兵把自己的配剑扔给了李承辞。
  接过空中的剑,李承辞二话没说,直接冲上了暴乱的刺客们。
  虽然本能爆发让这群刺客的战力提升了,但是没有了智慧的他们就只是一头野兽。
  所以李承辞手持一剑,面对这八名刺客轻松了很多。
  不过这些刺客毕竟也是七品高手,所以身躯中的本能还是非常不错的。
  而且最让人震惊的就是这些人完全不怕疼。
  当李承辞的剑刺到他们的身上,或者是划到他们的身上,他们完全就没有感受到痛。
  “一群疯子!”
  李承辞也是忍不住按骂了一句,这些人完全是不怕死。
  由于人太多了,所以李承辞刺出一剑也很快收了回来。
  来来回回虽然剌出去了很多剑,但是都是一些不怎么致命的地方。
  “上!”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群皇家护卫冲了进来。
  有的人手帮助,李承辞这才好受了很多。
  最后一手青莲剑决直接把其中一名刺客的头颅给砍了下来。
  …………
  暴乱来的快,解决的也快,这一切仅仅只是用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
  所有暴乱的刺客都被解决了,禁军和皇家护卫这边也有人伤亡。
  但是不多,文武百官中也只有一名御医受了伤。
  而李承辞手持一剑站在朝堂正中央。
  一身白衣被鲜血染红,原本扎好的头发也披散了下来。
  身上爆发出来的杀意,以及青莲剑决给人的幻觉,这让朝堂中的很多大臣们都产生了一种恐惧的感觉。
  手持一剑少年嫡仙人,白衣散发血染长袍!
  李承辞身上露出来的杀意,让朝堂之上很多的文官恐惧。
  因为身在京都他们没经历过如此恐怖的厮杀。
  朝堂上很多文官都是出生便在这京都,他们都是大家大户中的子弟,都是占了自己父亲的光。
  所以他们没有经历过如此恐怖的事情,因此心中才会产生恐惧。
  至于那些武官们他们也只是心中一惊,随后露出了崇拜的目光。
  如此恐怖的杀意,哪怕是他们这一种常年在战场上厮杀的人都未必能养成。
  所以五殿下绝对就是那种天才,虽然没上过战场,但是天生一种杀意!
  这妥妥的是未来的战神啊,又聪明,武功又好,而且还有如此杀意,这在战场之上,绝对是雄霸一方的存在。
  哪怕是当上皇…………
  武官在想到这里的时候,心中也是一惊……
  自己怎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这可是大不逆啊!
  “给。”
  李承辞面无表情的转过头,把手中的剑有人给了那名呆立的禁军士民。
  这名禁军士民也是被李承辞刚才的所作所为给震惊的呆立了起来。
  作为一个最下层的士民,他虽然有所听闻李承辞武功极好。
  但是没有想到,当今的五殿下的剑术竟然如此高超。
  特别是五殿下最后那一剑,自己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一名嫡仙人站在莲花之中,饮酒舞剑,宛如天人之姿!
  “回禀父皇,儿臣有些乏累,可否先行告辞?”
  李承辞确实是有些乏累了,原本他的手臂就受伤了,再加上刚才对战八名刺客,现在自然是体力不佳。
  而且李承辞貌似有些失血过多了,导致李承辞有些头晕。
  “嗯,去吧。”
  庆帝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看似平静,但是像陈萍萍和范建他们这些老臣却看得出。
  庆帝真的怒了,庆帝眼神中那种狠辣是瞒不过他们的。
  “邂,父皇。”
  李承辞自然也是能感觉到庆帝对他的关心。
  虽然庆帝表面上没有说什么,但是李承辞能感受到庆帝心中的怒火。
  离开朝堂后,李承辞乘坐着马车回到了辞疑宫。
  原本他是打算避开林婉儿的,可是没有想到,还是被林婉儿给撞见了。
  “承辞哥哥,你怎么了?”
  林婉儿看着李承辞那还在流血的右臂,眼泪都快留了下来。
  同时整个人也慌张了起来,跑到李承辞身旁,不知道如何是好。
  看着眼泪汪汪的林婉儿,李承辞那张面色惨白,没有血色的脸微微露出了笑容。
  “婉儿,我没事……”
  李承辞也是没有想到,这七品高手的一爪竟然能让自己受这么重的伤。
  若是没有猜错的话,自己衣服下的右臂伤口已经快要露骨。
  幸亏自己躲闪得快,否则这一击要是被他伤到要害,那自己可真的就惨了。
  “快,赶快通知御医呀。”
  林婉儿虽然非常的着急和心疼,但是理智告诉她,现在不是自己要哭的时候。
  这个时候一定不能让承辞哥哥分心,现在最好是要去找御医。
  “不用了,我的伤我自己能处理,疯不觉,狱山河你们扶我回屋,然后婉儿你和小叶子去帮我拿纱布和打一盆热水和一盆凉水。”
  “嗯,我现在就去。”
  林婉儿点了点头,随后便和小叶子快速的跑回了房间。
  而李承辞也在疯不觉和狱山河的扶持下走回了房间。
  其实他手臂上的伤倒是没什么,重要的是他现在失血过多。
  已经开始有些头晕了,再不止血那自己可算是没死在刺客的刺杀,确死在失血过多了……
  “殿下,我!”
  李承辞在狱山河两人的扶持下躺在了床上。
  看着受伤的李承辞,狱山河和疯不觉两人心中燃起了一丝怒火。
  “好了,那些刺客都已经被斩首,你们无需自责。”
  李承辞自然是知道自己这两个手下对自己的忠心。
  他们两人和王若风是自己精挑细选的手下,对自己的忠诚度达到了90%。
  所以自己出事他们两人自责是肯定的。
  而且他们两人不能进宫,只能呆在宫外,所以刚才出事他们两人不在都是正常的。
  因此李承辞并没有责怪他们,反而安慰了他们。
  “殿下,属下现在真的想宰了他们!这群狗日的暗影刺客!”
  狱山河忍不住的骂了起来,两次刺杀自家主子,他能不生气吗?
  “承辞哥哥,我们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林婉儿手中拿着纱布走了进来。
  同时小叶子和另外一名侍女也端着一盆冷水也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