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126章:京都酒馆,爆满一品居

  辞疑宫。
  “婉儿,我来给你送鸡腿了。”
  清晨一大早,辞疑宫院内就爆发出了一女子的吼叫。
  正在后院练剑的李承辞听见这道声音便知道噩梦来了。
  叶灵儿。
  这个家伙从小就想拜自己为师,每次来辞疑宫都跟在自己的屁股后面。
  赶也赶不走,打她的话,她还还手……
  “叶女侠,这天色才刚刚亮起,你就如此大吼大叫也不怕打扰到别人吗?”
  林婉儿一脸微笑的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听着林婉儿的打趣,叶灵儿憨憨地笑了笑。
  “这不是想你了嘛。”
  “你可别说笑了,我还不知道你,这次来又是想要拜师的吧?”
  “嘻嘻嘻,果然还是瞒不过你,对了我师傅人呢?还在后院练剑吗?”
  叶灵儿目光瞅向了后院,只不过因为布帘的原因看不到后院里的情况。
  “我不想提他,我们来聊一些别的事吧。”
  林婉儿也是故作一副还在生气的样子。
  不过叶灵儿知道,林婉儿根本就没有生气,只不过是想要李承辞过来哄一哄她。
  自己这个师傅天资非凡,一身修为乃八品高手,手中的青莲剑术更是能幻化的剑意。
  除了修为上,医术以及其他种种都是出神入化。
  还有他那长相和气质更是有如天上的神仙下凡一样。
  可以说是完美至极,可是再完美的人也有不完美的地方。
  自己这个师傅太不懂女人了,文阳公主的事情闹得京都沸沸扬扬,自己闺蜜林婉儿她又怎能不生气?
  一般人这个时候肯定能想到,该去哄一哄自己心爱的女子。
  可是李承辞这三天的时间,基本上就没怎么哄林婉儿。
  所以导致林婉儿现在依然还在生闷气。
  不过这一切躲在后院的李承辞并不自晓。
  他以为婉儿还在生文阳公主的气,自己现在去找她肯定还会惹她生气。
  所以再等一等,等婉儿气消了之后自己再去哄她。
  …………
  “算了,也不知道疯子有没有打听的消息?”
  李承辞静静的趴在墙角看着叶灵儿和林婉儿聊天。
  现在自己还是不要出去较好,叶灵儿那个家伙实在是太烦人了。
  拿起青莲剑,李承辞偷偷在看了一眼两人随后便离开了。
  庆国京都东街。
  京都城有名的特色酒楼一品居最豪华的包间内。
  “殿下您怎么来了!”
  “我就是来看看一品居的收益怎么样,别亏待了我的食材。”
  “回禀殿下,多亏您的食材还有各种配饰佐料,再加上您给的菜谱我们一品居的收益每天最少千金。”
  “才千金……这收益确实不错,不过却没有达到我心中想要的收益。”
  “殿下这千金已经不少了,如今整个京都就是我们一品居每天都爆满,想要在我们一品居用膳事先都需要预约才行。”
  “嗯,我知道了,你现在去通知后厨把他们的拿手菜全做出来,等一下我要品尝。”
  “是殿下!”
  领命之后,一品居的掌柜便准备离开。
  不过就在此时李承辞又叫停了他:“等下应该有个叫范闲的会和若若一起来一品居用膳,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属下知道怎么做。”
  这一品居现在的掌柜名为柳飞是白袍军中的一位将士。
  他的修为乃是八品,回到京都之后李承辞便派他接管了一品居。
  而李承辞算了算时间,若是没出意外的话,今天便是郭宝坤与范闲交恶的那天。
  因此李承辞便来到了一品居,在这里静静等着范闲。
  大约半柱香的时间,范闲与范若若,范思辙果然来了。
  然后原著中那一幕果然又出现了,只见一位妇女抱着几本书跑到了范闲的面前。
  只不过那妇女手中的书并非红楼梦,而是另一本经典聊斋。
  这聊斋自然也是出李承辞之手,不过他并没有公布出来。
  因为聊斋所描写的大部分都是鬼怪,还有各种精怪。
  这里面的内容颇为恐怖,所以一些百姓不允许家中幼儿观看。
  所以久而久之这本书就成为了禁书,至于是谁写的这本书整个京都恐怕没有多少人知道。
  而范闲也如同原著一样,默默的看了聊斋几页。
  “这书竟然如此奇特,不过这本书的名字为何我如此熟悉?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还有这书中的内容,我总觉得和原来那个世界的风格非常相似,这真的是奇特了。”
  范闲心中暗暗吃惊,不过由于某种原因,他实在想不起来这些书他在哪里见过。
  最后只能心中暗暗称奇,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这种能人。
  若是以后能见一见这书的作者,定然要向他请教请教。
  随后又是一番讨论之后,范闲与范若若几人进入了一品居。
  “唉,不对呀?凭什么他们能进去,我们就要在这里排队?”
  “对呀对呀,凭什么他们几个可以插队,我们就要在这里一等几个钟头?”
  “这一品居什么意思呀?为何他们便可以进去?”
  这排在一品居门外的一条长龙见到范若若几人竟然不用排队便进入了一品居,一个个也是愤怒了起来。
  自己在这里都排了几个钟头了,都还没有进去用膳,凭什么这几人一来就可以进去?
  这岂不是欺负人嘛?难道是因为这几个人的身份高贵?
  可不是嘛,众人心中虽然有这个想法,但是并没有表明。
  可就在此时一品居门外的护卫说道:“你们知道那个女子是谁吗?那是户部侍郎范建之女范若若,你们现在可还有怨言?”
  “嘶!”
  听见范若若之名,这下子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
  范若若是谁他们可是知道的,经过文阳公主的那件事情,现在范若若这个名字可以说是人尽皆知。
  “原来如此……原来是范小姐,我们没有怨言了。”
  “对呀对呀,既然是范小姐的话,那我们不敢有怨言。”
  这一刻,所有排着队的百姓们心中是没有怨言了。
  他们可不敢有什么怨言,要知道范若若那可是五殿下的女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