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128章:剑指才子,太子在又何妨?

  “哼。”
  阁楼内的李承辞嘴角微微上扬,脸色露出了不屑。
  不过转瞬之间,眼神中却爆发出了无比恐怖的杀意。
  “郭保坤今日之事我记住了,敢辱骂若若我让你全家不得安宁。”
  郭保坤怎么都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一时口舌之争,将来会让自己全家走上灭亡。
  他贬低聊斋之事在李承辞眼中并无妨,可是他辱骂范若若这件事李承辞就绝对不会放过他。
  若不是因为他此时还有一些利用价值,李承辞可能这今天就会灭了他。
  不过奈何此人还有些利用价值,自己虽然可以对他出手,但是这样做的话,恐怕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因此李承辞并没有立马出手,而是打算日后报复。
  “来人!”
  “殿下怎么了?”
  一声令下,一品居的掌柜立马跑了过来。
  “找几个人在郭保坤回去的路上揍他一顿,切记留住他的小命,他对我来说还是有些用的。”
  “属下领命!”
  双手握拳,一品居掌柜退了出去。
  而李承辞就高高在上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接下来应该就是那个马屁精贺宗纬出场了吧?
  果不其然,李承辞刚刚想到这个人,他就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随后如同原著中一样,一通马屁拍的非常响亮。
  这一通马屁着实是让郭保坤十分十分的享受。
  郭保坤此人虽然愚蠢,但是人情世故他还是懂的。
  享受了马屁后,他也是恭维起了贺宗纬。
  两人就这样互相恭维,一时间范思辙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插口。
  这互相恭维之后,两人别如同找到了帮手一样一起贬低聊斋。
  贬低了聊斋还不够,郭保坤又顺带贬低了几句范思辙。
  而且不但贬低了范思辙,他的几句话中还顺带贬低了范建。
  是让李承辞不得不感慨,这个家伙怎么会那么蠢?
  而且是谁给他的胆子竟然还贬低范建那个老狐狸?
  真当自己爹可以与范建这个老家伙相提比论?
  范建的官职是户部侍郎,郭保坤他爹的官职是礼部侍郎。
  两人虽然官职差不多,但是在庆帝的心理那可就是天差地别了。
  要知道范建那个老狐狸可是跟自己父皇从小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的。
  他们两人的关系岂是一个小小的礼部侍郎可以比的?
  这个郭保坤仗着自己的爹,竟然敢贬低范建,可真的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范思辙也是一个护爹的主子,这郭保坤敢贬低他爹,他怎能忍得住?
  一气之下范思辙举起拳头就想要打郭保坤,不过却被郭保坤的护卫给拦了下来。
  而此时范闲和范若若也从阁楼上赶了下来。
  “毕竟同朝为官,你给我磕头认错,我看在你爹的份上,可以饶了你这一次,你觉得怎样?”
  郭保坤看着单手被擒的范思辙心中生起了恶念。
  若是当着这街上百姓的面,这范思辙给自己磕头认错的话,那他范家的脸可就算丢尽了。
  到时候看他爹范建在自己爹的面前还能不能抬起头。
  “住手,郭保坤你赶快放了我弟弟。”
  范若若看着范思辙一脸痛苦的样子,心中也是非常生气。
  范思辙虽然经常惹自己生气,但是他毕竟是自己的弟弟。
  其实范思辙和范若若心中都清楚,别看他们平时吵吵闹闹。
  但是两人的姐弟关系却是非常好的,所以眼前的一幕范若若心中也是心疼。
  “哟,原来是范府的千金小姐范若若小姐呀。”
  郭保坤看着范若若笑了笑,不过并没有放开范思辙。
  “郭保坤你赶快放开我弟弟,否则你自己后果自负。”
  范若若微怒的声音极为动听,听起来并没有杀伤力。
  “哈哈哈,范小姐此话何意?明明是范思辙有错在先,凭什么让我放开他?”
  “郭保坤你真的不放开?”
  范若若心中也是有些着急了,不过她并没有慌张,而是心中做好了打算。
  若是郭保坤再不放开范思辙的话,自己现在就去找承辞哥哥。
  “郭保坤你赶快放开我,要不然等我表哥知道了这件事,定然让你好看!”范思辙一脸怒气说道。
  “你表哥?你是说五殿下吗?哈哈哈这件事本来就是你的错,我想五殿下应该不会偏袒你吧?别说是五殿下我想就是太子殿下也会认为是你的错吧?”
  郭保坤笑了笑,可能别人害怕李承辞,但是自己不怕。
  李承辞只不过是五殿下罢了,自己的靠山可是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那可是日后登基的存在,自己为何要惧怕李承辞?
  “哦?郭保坤你凭靠的就是太子吗?看来你真的不怕死?”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突然出现在郭保坤身后。
  范若若和范思辙听到这道声音瞬间就放心了。
  这道声音他们太熟悉了,这道声音的主人不正是李承辞吗。
  人群避开,只见李承辞身穿青色长袍仿佛仙人下凡一步一步走到了范若若的身旁。
  郭保坤与他身旁的贺宗纬虽说刚才挺嚣张的,但是当李承辞真正出现的时候瞬间就怂了。
  “五……五……五殿下,您,您怎么来了?”
  郭保坤因为高度紧张,就连说话都是断断续续的。
  “我若不来,你会怎样?”
  李承辞双眸尽是冰冷,这一眼着实是让郭保坤心中发寒。
  “五殿下,您误会了,今日之事全因范思辙这小子口出狂言呀。”
  郭保坤一脸惊慌地用手指了指范思辙。
  “哪小子?难道你不知道范思辙和本殿下的姨娘之子,是本殿下的表弟吗?”
  “这,这,这,我是真的不知道呀殿下。”
  郭保坤慌了,他不是傻子他能听出李承辞话中偏袒的意思。
  “五殿下,这件事真的不怪郭公子啊,这事是真的因为范公子口出狂言才会导致这样的,就哪怕太子殿下在的话也是范公子的错呀。”
  这贺宗纬此时也不知道是犯傻还是怎样,竟然把太子搬了出来。
  听见此话,李承辞也是不屑的笑了笑。
  “今日就算太子在场,那也是郭保坤的错,你可有怨言?”
  李承辞也是二话没说,直接拔出了腰间的青莲剑,剑指贺宗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