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六十七章:大军向前,弓箭在后

  “就是这个时候,兄弟们取出你们的弓箭,随我冲上去!”
  见到城墙之上的弓箭手退了回去,李承辞知道对方改用投石的方法了。
  可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等的就是这一刻。
  只要城墙之上的弓箭手退去了,那么这一段时间就是安全期。
  趁着这段安全期,自己的大军就可以压过去。
  两百米的距离不算太远,所有的白袍军都赶过去最多也就二三分钟的时间。
  毕竟他们是骑着战马的,就算他们没有骑上战马,一个五品境界的高手想要跨越二百米的距离,那还不简单。
  一声令下,千马奔腾!
  所有的白袍军将士随着李承辞冲了过去。
  幽州城墙上的徐军还有南詔士兵面对这突发之事也是没有反应过来。
  等他们反应过来之后,李承辞等白袍军将士们已经向前移动了二百米的距离。
  “等一下!事情不对,所有人放下手中的石头,把弓箭拿起来!”
  徐军反应了过来,对方这是进入了自己的射程区呀。
  现在这个距离顶多也不过二百米,弓箭是可以射到的。
  可是虽然他反应了过来,但是时间已经晚了。
  没等他们拿起地上的弓箭,只见李承辞身后的白袍军将士们早已经箭在弦上!
  “放箭!”
  没有那种电视剧中的大喊大叫,李承辞只是面带微笑的抬头看了一眼城墙之上的徐军。
  随后轻描淡写的一句放箭,一切看起来都十分的自然。
  军令已达,千箭齐发!
  二百米的距离,无论白袍军中的哪一位士兵都可以轻松做到。
  只见上千支箭如同化作一支箭龙张牙舞爪的向着城墙之上的南詔士兵飞舞的过来。
  “啊!”
  “啊!”
  “啊!”
  一个接着一个的痛苦呐喊声,从敌国士兵的嘴中喊了出来。
  听着这些痛苦的声音,李承辞心中有所波动。
  “这个世界没有和平,没有公平,没有公正,实力,金钱,权利才是王道!”
  上千支箭从李承辞头顶飞过,而他丝毫没有波动。
  只是静静地坐在白马之上,仿佛一个翩翩公子一般优雅。
  若是平常倒是不会让人觉得有异样,可是此时是在战场之上!
  何人能在战场之上,还能保持得如此风度?
  大约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了,白袍军慢慢的停了下来。
  因为此时城墙之上,以及城墙外挂满了尸体。
  城墙的围墙上趴着很多的尸体,城墙的外围也有很多从城墙上掉下来的尸体。
  如今整个幽州城上没有了一个活人,就算有活人也已经跑了。
  “他们应该退回太守府了,殿下我们要不要乘胜追击?”
  众人推开的城门走进了幽州城,看着这空无一人,地上却堆满了尸体的幽州城,李承辞不由得心中一痛!
  这些都是庆国的百姓啊,都是自己的同胞。
  血,尸体,残渣,路边倒塌的房屋,街边各种各样的瓷器,还有小贩商人们的推车。
  这些人可能正在购买东西,可能正在卖东西,可能正在吃饭,可能正在嬉笑玩乐。
  可是突然!
  他们赖以生存的幽州城的城门被人强行破开了。
  那一刻,他们看到的是无数手持刀剑的恶魔。
  “我会为你们报仇的!”
  睁开了双眼,李承辞脑海中的画面逐渐消失了。
  就在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突然刮起了一阵风。
  这阵风带走了阵阵血腥味,就仿佛一阵幽灵飘过。
  李承辞面色微微一笑,不知是自己想太多,还是这就是事实。
  这一阵风可能就是幽州百姓的灵魂,他们得以解脱了。
  “汝等随我攻上去,所有人一鼓作气杀到太守府,我要屠了所有的南詔牲畜!”
  “屠杀所有南詔牲畜!”
  一声声爆喝回应而起,众人士气暴涨!
  千人奔袭自然是声势浩大,仅剩的一万多南詔士兵在幽州城的太守府附近小心地躲藏着。
  他们在等,等一个机会全部杀上去,于南庆大军近距离厮杀。
  “难道我们幽州城是被朝廷给放弃了吗?”
  “不会的!我们是庆国百姓,陛下是不会放弃我们的!”
  “哭什么哭?我们是庆人,我们是幽州城的子民,是庆帝的子民,我们要死战不退,不死不休!”
  “对,我们不能拖了的后腿,这些人休想用我们威胁五殿下!”
  太守府外!
  李承辞等白袍军将士们已经快到太守府了。
  再经过一个转角,他们便可以看到太守府了。
  可就在这时他们突然听到了一群声音。
  这群声音的口音明显是庆国百姓的口音。
  这让李承辞心中先是大感不妙,如果这些人真的是庆国百姓的话,那很有可能是幽州城仅剩的两千幽州百姓了。
  走出转角,李承辞的瞳孔瞬间放大了。
  在他的目光之中是成千上万的南詔士兵。
  在他的面前将近两千人双手被绑了起来跪在了地上。
  这些人大多都是一些老弱病残女子,也有少量的男子。
  他们的脸上身上有着一条接着一条的血痕。
  脸上除了血痕,还有青一块紫一块的地方。
  很显然这些人都是惨遭了各种各样的毒打。
  “你……你不要过来!”
  徐军没有死,在刚刚千箭齐射穿之下他逃了出来。
  逃出来之后,他想到了在太守府下的地牢中还关押着两千幽州城的人。
  想起了这些人,他想起了一个计谋。
  那就是用这些人威胁李承辞,用他们的命让李承辞不战而降。
  “李承辞看到这些幽州百姓了吗?你若是再敢向前,我定然会要了他们的命!”
  徐军看着李承辞停了下来,知道自己赌对了。
  他果然是放不下这些人,想不到这些人还真能威胁到这个堂堂的庆国皇子。
  不过这样也好,若是李承辞不在乎这些人的命,那自己的计划就失败了。
  “放了他们!”
  李承辞面对这种突发事情,心中也是有些着急。
  没办法,他不可能白白看着这些幽州百姓在他的面前丢了性命。
  这可是幽州城最后的血脉,要是他们死了幽州城可真的就成了一个空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