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十一章:惊鸿一剑,刺客身亡

  不过好在,自己同样也是六品武者,再加上常年的行刺养成的反应。
  还是躲掉了这致命的一拳,不过再这样下去,自己终究会败,这可如何是好?
  六品刺客依然在思考如何战胜护卫,而护卫却没想这么多。
  此时他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这名刺客。
  没给刺客喘气的机会,护卫长刀再一次挥了过去。
  六品刺客这一次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
  护卫得这一刀直接划破了他的右臂,顿时鲜血直流。
  乘胜追击,这是李承辞训练自己手下护卫的宗旨。
  李承辞手下的任何一名护卫,都已经养成了乘胜追击的习惯。
  所以,哪怕六品刺客注定无法逆转战局,护卫还是手握长刀攻了上去。
  此时另外一面,场面也是极为血腥。
  李承辞身上也是轻微受伤,不过对方显然受伤更重。
  七品刺客身上已经受了好几处剑伤,手臂,大腿鲜血直流。
  就连脸上的黑布面纱也掉了下来,那张较为平凡的脸暴露在众人的眼前。
  “北齐刺客,不过如此!”
  李承辞嘴角轻扬,这一战已经注定了结局。
  对方虽然为七品武者,但是可能因为自身是刺客的原因。
  战力并不强大,不过在偷袭,速度,还有手段上确实十分出众。
  李承辞几次因为没注意,被这个家伙偷袭了几次。
  所以这也导致了李承辞身上受了轻微的伤,不过并不打紧。
  “哼,要打便打,何来如此多的废话?”
  七品刺客冷哼了一声,随后握着匕首再次冲了过来。
  李承辞也是不慌不忙,面对七品刺客的一击,轻而易举的破开了这一击。
  打斗了这么长的时间,将近上百个回合,七品刺客此时终于发现了异常。
  对方貌似并没有使全力,就仿佛是拿自己练手一样。
  没错,李承辞确实没有使用全力,因为才刚刚突破六品境界。
  对于自己的实力和系统礼包中的青莲决还并不怎么熟悉。
  所以便利用这次机会,一边熟悉自己的实力,一边掌握青莲决。
  青莲诀又名青莲剑诀,是配合着青莲剑使用的。
  两者搭配威力巨大,不过青莲剑诀,其复杂难度并非一般。
  哪怕是李承辞也只能在打斗中,慢慢摸索青莲剑诀的恐怖。
  此时的李承辞不敢说自己对青莲剑决彻底熟悉,但是也已经修炼到小成了。
  “终于发觉了异常吗?”
  李承辞从七品刺客这几下的攻击中感应到了,对方应该是猜出了自己的意图。
  这几次碰撞,对方忍受着因为用力过猛产生的疼痛,每一次都是抱着必杀的力度,想要一击杀了李承辞。
  李承辞猜的没错,七品刺客猜到李承辞意图之后。
  每一次的攻击都是全力一击,都是抱着必杀的心态。
  不过又是几个回合下来,七品刺客的力度慢慢的弱了下来。
  七品刺客有些吃不消了,身上受到的剑伤太多。
  每一次全力一击,身上剑伤处都会产生一种剧烈的疼痛。
  再加上长时间的战斗,他的体力也有一些跟不上了。
  见到这一幕,李承辞也是微微一笑。
  因为炼体丹的缘故,李承辞的体力和速度都提升了一倍。
  他现在的体力和速度,几乎已经匹敌九品武者。
  所以七品刺客想要和他消耗,那简直就是在找死。
  因此,李承辞也不打算玩下去了,眼神一冷,认真了起来。
  不过就在此时,只听见震耳欲聋的马蹄声呼啸而来。
  随后在街的对头,数十位身穿红色盔甲的骑兵赶了过来。
  李承辞见到这些人,瞬间就知道范建来了。
  “老臣来迟,还请五殿下勿怪!”
  范建也是一脸匆忙的从人群中走了出来。
  “无妨,来的刚刚正好,你等先行退后,让本殿下解决了他。”
  李承辞也是冷冷一笑,不愧是老狐狸啊!
  这个时间段前来,不仅不用出力,还能获得好处。
  “殿下危险啊,还是让他们上吧。”范建指了指身旁的护卫军说道。
  “不用!”
  李承辞话音一落,随后扬起手中青莲剑。
  这一刻,一束阳光照射在青莲剑,剑体之处,一道青光折射在七品刺客的身上。
  李承辞身上的杀意澎湃,一种玄之又玄的剑意锁定七品刺客。
  “杀!”
  一声冷喝,青莲剑出!
  这一刻,众人眼中仿佛看到一朵青莲绽放!
  青莲花心之处,一名长相俊秀,身穿青白色长袍,手中握着酒壶吟诗舞剑。
  许久之后,景象消失,众人这一刻也是回顾了神。
  此时只看到,李承辞脚踏七品刺客尸体,手中提着一颗头颅。
  意气风发,就仿佛与刚才青莲花心处那位嫡仙人般的存在一样。
  “这?这难道是剑意?”
  这一幕,范建也是震惊无比,剑意显现,一切看起来若隐若现,虚虚假假。
  这不正是难得一见的剑意吗?
  这种景象曾经也出现过几次,不过都是出自大宗师之手。
  这其中便有两次出于大宗师四顾剑之手。
  四顾剑人如其名,剑之王者,一手剑法惊为天人。
  在他全力一击的时候,也曾经显现出滔天剑意。
  那剑意出现之时,同样众人的脑海中却仿佛看到一种画面。
  这便是剑意!
  可是,不曾听闻五皇子李承辞剑法超然脱俗啊?
  可是这剑意又不会有假,难道是说五皇子对剑的领悟,已然达到四顾剑的境界?
  否则以五皇子的境界,不可能会出现这种大宗师才能施展的幻想。
  种种想法在范建的脑海中闪过,直到许久之后他才冷静下来。
  冷静下来之后,心中多出了一丝敬佩。
  看来自己还是低估五皇子了,五皇子之才不亚于陛下年轻之时。
  甚至可以说有过而不及,陛下在这个年纪的时候,都未曾达到过这种地步。
  恐怕日后,这京都的天,要被这五皇子改变了。
  “王若风别杀他,把他生擒带回去,逼问他是谁派他来刺杀的!”
  王若风便是李承辞这次带来的护卫,也算是最早跟着李承辞的三个护卫之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