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九十九章:南詔赔礼,欲要和亲

  一个星期的时间转瞬即过。
  南徐城的地牢中……
  “徐阳今天便是最后一天了,你父皇的信来了要不要看一看?”
  李承辞看着牢狱中垂头丧气宛如丧家之犬的徐阳。
  此时的徐阳双手双脚都被铁链扣着,身上穿的是犯人的牢服。
  披头散发,完全没有了当初与李承辞第一次相见,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听闻自己父皇的信到了,徐阳才微微抬起了头看了一眼李承辞。
  不过对视两秒之后,又自嘲的笑了笑低下的头颅。
  父皇的信道了又能怎样?自己还有脸面去见自己的父皇吗?
  回想自己一年前自己雄心致志地与自己父皇保证,给自己十万大军便可打的庆国不能还手……
  可是一年的时间过去了,自己却落得了如此的下场!
  自己败了,而且败的非常惨,十万大军在自己的带领下走向了死亡。
  自己丢失了三座城池,不……准确来说是四座城池!
  “我还有什么脸面回都?我还有什么脸面面对我南詔百姓?我还有什么脸面见父皇?”
  徐阳的轻声细语全被李承辞给听了下来。
  听闻这一席话,李承辞心中并无任何怜悯。
  徐阳不值得,若是徐阳在失败之后可以选择面对,那么李承辞可能还会可怜敬佩他。
  可是他选择了堕落,选择了一蹶不振,那么他就不值得。
  “自己拿去看看吧。”
  李承辞从袖口中掏出了一封信放在了徐阳的面前。
  徐阳虽然接触不到,但是也可以完全看到这信中的话。
  在这封信中,他的父皇选择了投降,选择了停战不再侵犯。
  这一战他们南詔国败了,作为失败的一国他们想要停战,自然就要奉上赔偿。
  南詔愿意奉上黄金十万两,白银百万两,青白双鱼一对,白袍蚕丝衣一件!
  这便是南詔国此次对庆国的所赔之物。
  作为失败的一方需要奉上赔偿,这一点徐阳自然清楚。
  他心中也愿意赔偿,不过这封信接下来的内容却让他有些痛苦不堪。
  若是他的父皇想让他活着回去,那就必须从南詔国割出两座城池。
  当然不包括南徐城,此时的南徐城已经被攻占,已经不再属于南詔国的领土。
  这先先后后李承辞已经从南詔国的国土上获取了四座城池。
  如今詔帝想要让徐阳活着回去,那就必须再割舍两座城池。
  整整六座城池呀……
  这六座城池加起来也算是不小得面积了……
  看到这里,徐阳也是恨得牙痒痒,不过他没有办法因为他已经武功尽失,而且双手双脚也被拘束。
  他无可奈何,只能选择接着往下看。
  徐阳作为南詔的太子,詔帝不可能让他被关在庆国的。
  因此詔帝只能选择答应,两座城池换取自己最心爱的皇子,也算值得了。
  除此以外想要换回徐阳,李承辞还有另外一个条件。
  南詔要为庆国每一个战死的士兵负责,他们要补贴每一位庆国战死士兵的家属。
  每人十两黄金和一百两白银,至于那些活着的士兵,他们每人一两黄金。
  真的又是一次大出血,不过詔帝同样不敢拒绝。
  因为李承辞信上明确的写了,若是他不答应这个条件的话,他可以接着攻打南詔国的领土。
  无奈之举,詔帝同样只能选择答应了下来。
  “这便是你们这一次南詔需要做的补偿,对了刚才那封信并非你父皇给你的信,这封信才是你父皇让我转交给你的。”
  李承辞再次走到了徐阳的面前随手捡起了地上的信封,随后又从袖口中掏出了另一封信。
  这封信的内容他看了,并没有什么阴谋,只不过是一些安慰徐阳的话。
  再次打开信封,李承辞把这封信同样放在了地上。
  而徐阳也是缓缓的看了起来,他的情绪也因为这封信变得愈加崩溃。
  最后忍不住的哭了下来,这封信上全是他父皇安慰他的话。
  劝他不要做傻事,只要他能平安的归来就可以了。
  不过这封信上除了一些没用的话,还有一件比较重要的事。
  那便是和亲!
  詔帝在这封信上说了,他打算把文阳公主许配给李承辞。
  他打算和亲,只有和亲才能保证庆国不会攻打他们。
  “文阳……”
  看到这件事情,徐阳的心中再一次悲痛了起来。
  文阳公主是南詔国文采最好长相最为倾城的公主了。
  当然文阳公主与他是同一个母后的是他的亲妹妹。
  同样也是他最疼爱的妹妹,看到自己的妹妹被当作了和亲的工具他怎能不悲痛?
  “放心我是不会答应和亲的。”
  李承辞看了一眼徐阳面无表情的说道。
  和亲?
  开什么玩笑,他都从未见过这个文阳公主就想要和亲。
  而且他心中除了范若若还有林婉儿别的女生他根本不想要娶。
  更何况这个所谓的文阳公主,还是徐阳的皇妹,自己把她皇兄害成了这个样子……
  “你是看不起我皇妹了?”
  徐阳微怒的抬起了头,眼神中尽是杀意。
  “本殿下与这个文阳公主从未谋面,为何要与她和亲?”
  “再说,据我所知她好像是你的同胞,娶了她我还真的不确定她会不会害我。”
  李承辞淡淡地笑了笑,他的第一句话确实是实话,不过第二句话只是随便说说的。
  他可不担心一个女子能把他怎么样。
  “你!”
  “别那么多废话了,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你的父皇如今已经派人前来了,我也是时候该做我的事了。”
  李承辞身上突然爆发了一股无比寒冷的杀意。
  哪怕是已经无所谓的徐阳也是被吓了一跳。
  “你想要干嘛?杀我吗?呵呵呵。”
  徐阳淡淡一笑,他已经无惧生死,再说就算真的死了也解脱了。
  “杀了你?哪有那么简单,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这便是我李承辞的复仇。”
  说完此话,李承辞拔出青莲剑走到了徐阳身前。
  …………
  夜幕寂静!
  南徐城空无一人的牢房中,发出的惨绝人寰的惨叫。
  这让很多士兵听的心中发寒,因为这种惨叫声给他们带来的画面感非常恐怖。
  随后第二天早上李承辞他一脸微笑着从狱牢中走了出来。
  “这便是惹我的下场,南詔国希望你们还能认这位南詔太子。”
  这是一份大礼,一份李承辞送给南詔国的大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