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四十八章:庆帝一怒,北齐使团全灭

  一盆冷水,一盆热水放在李承辞脚前。
  “婉儿你们能先出去吗?”
  李承辞受伤的地方是右手手臂上方,并不是手腕那里。
  想要清洗医治必须要把衣服给脱了,由于这个时代贵族的衣服大部分都是长袍,都是那种上下连为一体的。
  所以李承辞必须要褪下长袍,才能擦洗自己的伤口。
  虽然自己从系统那里兑换了内裤,但是总不能穿个内裤,就在这些女生的面前吧。
  因此李承辞才会对林婉儿说让她们先出去。
  “嗯。”
  虽然不懂医术,但是林婉儿她知道男女有别。
  她也知道李承辞受伤处要褪去衣衫才能清洗医治,所以她便和小叶子退了出去。
  “殿下,我们留下帮你。”
  疯不觉性格冷酷癫疯,但是他对李承辞那是百分百信任和尊敬。
  再加上他的年龄已过三十,说句大胆的话,在他的心里李承辞就如同他的亲生子嗣一样,所以李承辞受伤他心中非常的难受。
  “疯子不用了,你和若风,狱山河出去探查一些消息,查一查,我走后又发生了什么事。”
  李承辞笑了笑,他自然能感受到疯不觉还有狱山河对自己的关心。
  在他的心中,狱山河,疯不觉还有王若风三人算是他的老大哥。
  他也是真心待他两人,并没有因为身份只把他们当做下人,在他的心中,这几个都是真心好兄弟。
  “是,殿下!”
  “好吧,既然如此的话殿下,那属下就先离开了。”
  疯不觉两人对李承辞的命令,从来都只有尊从,所以心中虽然担心,但是还是离开了。
  见人都离开了,李承辞才放下了强忍的姿态。
  面色瞬间惨白,额头汗水直流,失血过多带来的痛苦,比手臂上的伤口还要痛。
  此时李承辞的双眼看屋子里面的东西都隐隐出现了两个虚影。
  为了防止再次大出血,李承辞花费了100次元点从系统那里兑换了一个止血药吞了下去。
  随后开始给自己医治,褪去大半衣服,可是右手臂上的衣服,因为汗水和血水的原因已经与伤口粘在了一起。
  痛,无比的痛!
  这种痛苦就如同自己亲手撕开自己的表皮一样痛苦。
  衣服粘着肉,每一次撕拉都会把手臂上的肉给带起来。
  哈哈哈,看来我还是太天真了,电视里面演的终究是假的,真正体验一下才知道这么酸爽。
  为了缓解自己的痛苦,李承辞也是忍不住的自我调解了起来。
  最后脱去一件衣服,竟然用了整整十几分钟。
  褪去了衣服,李承辞把目光放在了自己右臂的伤口上。
  很大一块伤口,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白骨。
  此时的李承辞面色更加惨白了,因为如果见到白骨的话,那自己的经脉可能已经断了。
  “系统……我这筋脉能不能修复?”
  李承辞真的有些担忧了,若是经脉断了的话,那自己的右臂可能以后就废了。
  “回禀宿主,这个自然可以,别说经脉,哪怕是整条手臂断了,只要有足够的次元点,都可以医治修复。”
  “那就好……”
  听完系统的话,李承辞放心了许多,能修复就好。
  不过转眼间,李承辞又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那就是自己仅剩的次元点还能不能修复自己的经脉?
  想到此,李承辞打开了系统面板,在里面寻找了可以修复经脉的方法。
  “重铸经脉:3000次元点。”
  “融合经脉:5000次元点。”
  “锻骨铸经:10000次元点。”
  ………………
  李承辞大致的看了一眼,修复经脉最低的都需要3000次元点。
  而他现在只有2000次元点不到,这下恐怕就麻烦了。
  “宿主莫慌,你先看一下任务面板。”
  就在此时,系统的声音提醒了李承辞。
  李承辞也打开了任务面板,当他看到任务面板里面的任务的时候有些蒙了。
  若若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这岂不是说红楼已经发布了?
  “若若啊,你真的是我的小福星啊。”
  李承辞微微笑了笑,没想到就在这重要的时候,竟然是若若帮了自己。
  就在李承辞高兴的时候,只听见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承辞哥哥,你没事吧?”
  听着这道声音,李承辞也是瞬间一愣。
  这并不是林婉儿的声音,这是范若若的声音啊!
  没错来人正是范若若,原本正在范府读红楼梦的时候,突然听到下人议论的话。
  “你知道吗?今天朝堂内发生了大事,听说四十几名高手刺客突然发狂了,各种袭击大臣们,听说五殿下都受伤了。”
  “这个我也听说了,听说七八名高手一起袭击五殿下,要不是五殿下武艺高超那真的是凶多吉险咯。”
  “可不是嘛,不过我还听说五殿下这一次受了重伤呢。”
  “是吗?”
  听着房间外下人们的议论,范若若的心不由得紧张了起来。
  后来实在放不下心,放下了红楼梦,直接从房间内跑了出来。
  然后派人驾着马车飞快地赶到了辞疑宫。
  然后便在李承辞的房间外撞见了林婉儿和小叶子。
  林婉儿和范若若她们两人自然是认识的。
  两人都算是在京都有名的女子,不过虽然听过对方的名号,但是并没有见过对方。
  “若若,你怎么来了?”
  李承辞也实在是强撑不住了,语气也开始变得有些乏累。
  听见李承辞的语气,范若若没管那么多直接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而林婉儿也同样十分担心地走了进来。
  看着一脸煞白,毫无血色的李承辞,两人心中都是十分担心和难受。
  虽说她们两人都不是那种娇滴滴的女孩子,但是见到李承辞这样眼泪也是忍不住的出现在了眼眶中。
  与此同时,另外一边……
  “疯子,你那边打听的消息怎么样了?”
  “已经差不多了。”
  “那好我们现在就回去,告诉殿下,陛下这也算是替殿下报仇了!”
  “哼,若不是殿下不让我们轻举妄动,现在我早就冲过去,把那些北齐的人给杀了!”
  “若风不可乱说,陛下已经下令明日午时斩首所有北齐使团之人,我等就不要给殿下惹事了。”
  王若风,疯不觉三人在一番讨论之后返回了辞疑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