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二十五章:突发异状,李承辞一言送林珙.

  “这种方法在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出现过,算是我自己自创的一种方法,我把它命名为悬丝诊脉。”
  李承辞也是很不要脸的把悬丝诊脉说是他自己自创的。
  不过虽然这种方法不是他创的,但是在这个世界,这种方法确实他第一个使用出来的。
  所以在这个世界上,悬丝诊脉就是他首创的。
  “悬丝诊脉?不懂……”
  林婉儿摇了摇头,悬丝诊脉她是真的没有听说过。
  “这种方法可以说是非常的奇妙,一般人是很难学会的,所以要让我说的话恐怕你也听不明白,等一下我给你施展的时候你就知道了。”
  “嗯。”
  林婉儿甜甜一笑,她是真的好奇,悬丝诊脉听起来就很神奇。
  “小姐,殿下红线我已经拿回来
  了,请问殿下还需要什么东西吗?”
  这个时刻,咔叽一声,门被推开了,小叶子手里拿着红线走了进来。
  李承辞接过红线,大概的量了一下长度,点了点头。
  “不需要别的东西了,婉儿你把红绳的一端系在你的右手腕上。”
  “这样就行了吗?”
  林婉儿十分配合的,把红绳的一端系在了手腕上,随后又一脸好奇地看着李承辞。
  而李承辞也回头看了一眼林婉儿,对她露出了一个放心的微笑。
  这一幕一旁的小叶子也是看的好奇,心中也是十分的不解。
  这是在干嘛?
  只见李承辞一只手握着红绳的另外一端,一边往后倒退着走,直到红绳绷直了才停了下来。
  “好了,你们安静一点,不要发出太大的声响。”
  李承辞笑了笑随后闭上了眼睛,专心致志的将两根手指搭在了红绳上。
  随后轻轻地拨动红绳,只见红绳就如同手指一般,在林婉儿的手腕上飞舞。
  “好神奇呀……”
  在一旁观看的小叶子,也是情不自禁的感叹了一句。
  这让一旁专心致志的李承辞,也是不由得微微皱眉。
  他从系统那里兑换的,只是初级的悬丝诊脉,所以对于这种方法也不是太熟。
  因此在他施展这个方法的时候,需要做到全心全意,不分二神才可。
  所以刚才他才会说,让林婉儿和小叶子她们不要说话。
  不过好在刚才小叶子声音不算太大,李承辞也只是稍微分了神。
  随后就全神贯注的替林婉儿把脉。
  时间过去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就在此时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了一声暴喝。
  “听说今天有人来我妹妹这里替我妹妹治病,为何你们不通知我一声?”
  “让开,赶快给我让开,我倒要看看这名郎中是谁。”
  门外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李承辞直接分了神。
  手中的红绳也突然崩断了,这一刻,李承辞是无比的生气。
  自己今天来给林婉儿治病,是悄悄摸摸来的,所以除了林婉儿和她的侍女以及林相以外,其余的人并不知道。
  哪怕文武百官大臣,也只是知道李承辞要给丞相之女治病,但是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治病。
  李承辞之所以这么做,为的就是不引起注意,可是没有想到还是被别人知道了。
  “婉儿,等一下我再给你悬丝诊脉,现在我先出去看一下。”
  李承辞也是怒了,打扰到他还好,可是刚才很显然,林婉儿也是被惊到了。
  “承辞哥哥勿怪,门外的可能是我哥哥,还请承辞哥哥不要生气。”
  林婉儿在刚才确实被惊到了,因为刚才她也被手腕上的红绳给吸引到了。
  因为就在刚才李承辞给她诊脉的时候,她感觉到手上的红绳波动给她的感觉就如同手指一般细腻。
  这种感觉不像是红绳压在手腕上,这种感觉就像手指间轻轻波动手腕上的经脉一样。
  因此就在她也全神贯注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道声音,她也是被吓到了。
  不过仔细想想,门外的这道声音不正是自己的二哥吗?
  “林珙?”
  李承辞当然认得林婉儿的哥哥,除了那一个林大宝,也只有林珙是林婉儿的哥哥了。
  林大宝他是不可能来的,因此来得只有可能是林珙。
  如今的林珙已经十七岁了,在这个世界,他已经算是成年了。
  因此林珙已经投靠了太子,现在是属于太子一党的人了。
  “承辞哥哥,应该就是二哥。”
  “竟然是林珙的话,那刚才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不过有些该说的话,我还是要给他说。”
  李承辞话音已落,随后便推开了门从二楼走了下来。
  来到正门口,一眼就看到怒火冲冲的林珙在下人们的阻拦下,走路过来。
  不过当他看到面无表情的李承辞的时候,腿都差点软了下来。
  他自然知道李承辞会来给自己妹妹治病,确实没有想到,他竟然来的这么早。
  而且根据太子的眼线,李承辞今天应该没有出门才对……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林珙才会以为今天来给自己妹妹治病的,是一个普通的郎中。
  “五……五殿下……”
  林珙虽然鲁莽,但是不代表他傻,自己刚才的那一席话,明显有挑衅的意思。
  李承辞自然是能听出自己刚才话中的意思。
  想到这,林珙也是直接跪了下来,也没有多说什么。
  “看你是婉儿的二哥,刚才的话我就当你没说过,不过有些话你给我听好了。”
  杀意!
  无边的杀意!
  一股庞大的杀意锁定在林珙的身上,这让林珙顿时汗流浃背。
  “今天我来给婉儿治病是为了她好,若是其他郎中来给婉儿治病,也同样是为了她的身体着想……”
  “你不管青红皂白,也不顾自己妹妹的身体,无缘无故的非要闯入婉儿房中,你这是要害她……”
  “我知道你是太子一党,但是你觉得太子能保你吗?刚才的话足以够我杀你,若不是因为林相和婉儿的缘故,现在的你就已经成了一座尸体清楚吗?”
  李承辞径直的走到了跪在地上的林珙的身旁,头都没有低下来,直接说出了几句话。
  就是这么几句话,让林珙的心中生起了滔天巨浪,同时一种来自骨髓的恐惧感由心而发。
  “记住,以后不要狗眼看人低,你以为你的身份很高吗?你以为你能藐视天下所有人吗?以后学会低调做人,懂吗?”
  此言终了,李承辞嘴角微微扬起,随后便走回了林婉儿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