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六十九章:信鸽来袭,布局开始

  “殿下您没事吧?”
  李忠义也是十分担心李承辞的身体,虽然他是八品境界的高手,但是他的骨架也不过十六岁罢了。
  李承辞摇了摇头,他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他的心情有些……
  这毕竟是他第一次带兵打仗,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庆国如此多的百姓为了不拖他后腿选择自尽。
  他的心中有愧,这么多的子民只为他不受拖累,选择自尽……
  “我并无大碍,对了百姓们有活口没?”
  李承辞现在只希望这两千百姓中还有活口,这样他心中的愧疚才能减少几分。
  “禀告殿下,属下正要跟你说此事呢,我们刚才地毯式的搜查确实发现还有十几位幽州百姓存活了下来。”
  “有存活的百姓?快,刚快带我过去。”
  听见还有人活的下来,李承辞心中自然是欣喜的。
  他发誓无论如何他都要把这些人给救下来,因为他们是幽州城最后的百姓了。
  “殿下您莫慌,他们受的都是一些小伤,不需要殿下您出手,现在我们的士兵正照顾他们呢。”
  “嗯,好吧!”
  既然不是什么大伤,他也没必要从系统那兑换药物了。
  不过该去看的还是要去看,闲聊了几句之后李承辞便跟着李忠义赶往的过去。
  “我等见过五殿下!”
  这仅剩的十几位百姓,在见到李承辞的时候也是一脸激动。
  但是他们没有忘了礼仪,在激动过后就立马准备站起来行礼。
  他们的身上有伤,李承辞自然不会让他们行大礼,所以便劝道了起来。
  “各位百姓不用这样,你们身上有伤就不必行此大礼了。”
  虽然李承辞苦口婆言的劝着大家,但是他们依然要苦撑着身子行了大礼。
  没办法,在天下百姓的眼里,李承辞的身份高贵,自己不过只是一普通百姓,礼仪是自然不能忘的。
  “你们…”
  一时间李承辞也是语塞了,虽然话到口边,但是不知为何,就是说不出来。
  “殿下您不用自责,我等都是为了殿下甘愿自尽的。”
  “唉,今日之事我会禀告父皇的,尔等今日之壮举属实是让我感动。”
  “不敢……不敢,我等只是为了殿下和庆国,心中并无其他要求。”
  尴尬,非常的尴尬,李承辞也是第一次如此尴尬。
  他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只能扯一些有的没的。
  “咕,咕……”
  就在李承辞与百姓们说一些有的没的时候,空中飞过的一只白色信鸽。
  抬头看着这信鸽,李承辞那张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来了。”
  轻言轻语,李承辞伸出了右手掌,信鸽也缓缓的落了下来。
  捧起信鸽在它的右脚处抓着一个很小的竹筒。
  解下这小竹筒,李承辞从里面掏出了一封信。
  这信上写着,敌人已经全部进入包围区,殿下可以行动了。
  “李忠义你带五十人留在此处,照顾这些百姓,剩下的人跟着我走。”
  “是!”
  没问李承辞是要做什么,李忠义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兵从不问将,也不能多问,这一点他是自然知道的。
  大约二十分钟的准备时间,所有的人都准备好了。
  而李承辞又留下了大量的食物和药品,这些都是系统面板里面剩余的食物。
  他这一去很有可能就是五六天甚至是一个月的时间总不能不给这些人留下食物吧。
  这里可是有五十一位白袍军的士兵和十几位幽州的百姓,他们可是要吃饭的。
  “走!”
  一声令下,二千多位白袍军与李承辞骑着战马从幽州城的后门冲了出去。
  在幽州城的后城门外只有一条路,这条路正是通往洛州的路。
  直通洛州处,这期间也只有这一条路,连分岔路都没。
  所以那逃跑的三千南詔士兵只能沿着这条路逃往洛州。
  沿着这条路,只要追上去定然会追上这些人。
  此时幽州通往洛州的路上……
  “兄弟们赶快冲啊,前面不远处就是洛洲了,到了洛州,我们就可以直奔骆周城到了那里我们就安全了!”
  逃亡的三千南詔士兵重新推选了一个老大,这个人是他们中境界最高的人了。
  不过说是修为最高的人,但是境界也不过四品罢了。
  但四品的境界已经是这些苟延残喘的士兵中最高的了。
  所以他变成为了这些人中新的统领。
  作为统领他自然要保证这些人的生命,但是他自己明白以自己的实力绝对没有可能从李承辞手中存活下去。
  唯一的办法就是带着这些人赶快进入洛州地界。
  进入了洛洲地界他们活下来的几率就大了很多。
  到时候他们再从洛州一路向着骆周城赶过去,只要见到了大军他们就可以活下来了。
  “将军莫慌,我们一路从未停歇,而且后方也没有什么动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李承辞他们未必有追击我们。”
  这新上任的统领也点拔了一位副将,这位副将就是刚刚开口的人。
  “此话有理,不过我等还是千万要小心一些为妙,毕竟我们不熟悉这庆国洛州,大家还是一路沿着这条路向前奔袭吧!”
  这新上任的将军倒也是挺谨慎的,比徐军要聪慧了很多。
  若是徐军的话,此时恐怕已经停了下来,开始肆无忌惮的休息了。
  “大家停下吧!我们坐下的马匹也需要食些粮草,这里没饲料,大家就辛苦一点牵着马匹在四处吃一些杂草吧。”
  这些逃兵慌忙而逃的时候,自然是什么都没有考虑。
  他们的除了佩剑和自己做一下的战马以外什么都没有。
  别说战马吃的饲料,就连自己等人吃的粮食都没有。
  所以现在他们的肚子也是十分的饿,一个个也是感觉十分乏累。
  众人在停了下来之后,也是躺在了地上休息了起来。
  在他们看来自己都没有吃的,那还有精力去管这些战马。
  现在还是想办法把自己的肚子填饱再说吧!
  新上任的将军看着这些人慵懒的躺在地上,心中也是有些恼火。
  这些人真的有够懒惰的,这个时候还不想着喂饱战马,竟然还休息了起来?
  现在只能希望援军可以赶快过来,这样他们才有机会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