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130章:世子出面,盛情邀约

  “咦~”
  “你们看他好丢人啊!”
  “哈哈哈,还想要禁书,就他?简直是笑死人了。”
  四周的百姓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看着跪在地上恳求范若若的郭保坤指指点点。
  郭保坤不是聋子,他是一个正常人,听着这百姓们的指指点点,他心中十分委屈。
  他想要爆发,可又不敢,只能象征性的逼迫自己不去听这些话。
  范若若看着这一幕心中的气也消了。
  “承辞哥哥算了吧,他只不过是无心骂了我一句,现在也受到了应得的惩罚,实在不行就算了吧?”
  范若若的性格还是有些太好,看着郭保坤那张羞红的脸,心中有些不忍了。
  而李承辞听见范若若此话,身上爆发出的寒意缓缓消失。
  “还不快滚!”
  “是,是。”
  郭保坤慌忙站了起来,没有管已经看呆的下人独自一人逃走了。
  这速度简直堪比一位高手,看样子这郭保坤还是有脸皮的。
  “五殿下!”
  郭保坤这才刚刚逃走,人群中就传了一道声音。
  随后只见人群中一身穿白绿相长袍的男子走了过来。
  “李弘成。”
  不用看,李承辞就已经猜到来人的身份。
  南庆靖王世子李弘成。
  靖王算是自己的皇叔,这李弘成找生于自己几年算是自己的堂兄。
  根据记忆中的发生的事情,这李弘成会邀请范闲参加诗会。
  然后便会遇到婉儿,不过现在因为种种原因,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去邀请范闲参加诗会了。
  “五殿下这……”
  “怎么你觉得我做错了?”
  李承辞心中怒气也是尚未全部消散,所以未等李弘成话说完,便打断了他的话。
  而李弘成自然知道李承辞怒气未消,所以连忙笑着解释。
  “五殿下误会了,在郭保坤与贺宗纬确实是仗势欺人,五殿下教训的对。”
  李弘成可并非郭保坤那样的傻子,他对如今庆国的局势也算是看的透彻。
  虽然自己属于二皇子一堂,但是不得不说现在皇子之中最为得宠的还是李承辞。
  还有其他种种都是李承辞领先于其他皇子。
  自己最好是与其交好,能不得罪他就不得罪他。
  “你到底想干嘛?”
  李承辞语气慢慢平静了下来,刚才心中怒气未消所以语气重了些。
  但现在心中的怒气已经消散,而且李弘成明显是想与自己交好,那自己也没必要给他坏脸色。
  “哈哈哈,五殿下之文采天下皆知,而这下明日附中有一诗会,想请五殿下参加,不知五殿下可否赏脸?”
  李弘成说出了自己的目的,事先他本想亲自去辞疑宫请李承辞参加的。
  没想到自己刚刚出府,就遇到了这种事情。
  那不如就趁现在,盛情邀约李承辞,也不必再亲自登门相邀了。
  “可,李弘成我再给你推荐一个大才子,他的文采可不低。”
  李承辞淡淡的看了一眼范闲,这话中之人正是范闲。
  既然心中已经打算与范闲交好,那何不如趁此推动一下剧情。
  范闲也是聪慧之人,他从李承辞的眼神中猜到了李承辞的意思。
  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李承辞会推荐自己,难道是想与自己交好?
  “范闲我有听说过你,这明日我府中的诗会……”
  “我会去的。”
  范闲自然懂得李弘成的意思,因此没做犹豫也答应了下来。
  来到京都也有两三天的时间了,范闲也从他父亲的口中知道了京都势力的大概。
  特别是李承辞的事情,他爹范建再三嘱咐一定不能得罪李承辞。
  若是可以的话尽量与其交好,最好借助李承辞夺回内库。
  本来范闲也没怎么在意,不过经过了刚才的事情他心中也是默默下定了打算。
  这五殿下李承辞既然愿意与自己交好,而且他和若若的关系如此亲密,自己确实可以与其交好。
  “那经常范兄和五殿下都答应了,那我们明日附中不见不散。”
  李弘成淡淡地笑了笑,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而李承辞此时又回到了平常的状态,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
  “若若抱歉,让你受惊了……”
  李承辞也是一脸宠溺的走到了范若若的身旁。
  刚才的一幕确实是吓到了范若若,若不是因为自己,若若也不会站出来与郭保坤辩驳。
  “我没事承辞哥哥。”
  范若若也是尽量露出了微笑,她居然心中尚未安定,但是她不想让李承辞担心自己。
  “范闲见过五殿下。”
  范闲也是主动来到了李承辞的身旁对其行了一礼。
  经过今天的这一幕,范闲对李承辞也安心了许多。
  他对若若的宠溺是发自内心的,这一点自己还是能看出来的。
  看来是自己偏见了,在这个时代也并非所有人都是大男子主义。
  范闲之前之所以对李承辞不放心,就是因为李承辞的身份。
  范闲毕竟也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人,也看过不少的电视剧,电影小说一类的。
  在这些电视剧,电影,小说中嫁给皇室的女子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所以范闲就想太多了,不过今天见到李承辞为若若爆发的一幕,他也放心了很多。
  “范闲们又见面了。”
  不知是什么缘故,李承辞看着眼前的范闲,心中竟然升起了一丝惺惺相惜的感觉。
  可能他们两人都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吧?
  毕竟在这个世界,除了自己也只有范闲拥有那个世界的记忆。
  “哈哈哈,神庙那天我还在想你到底是谁?既然在这个年纪就有如此恐怖的实力,不过现在看来这倒也是正常,毕竟你可是五殿下。”
  范闲笑了笑,经过这几天自己父亲给自己说的事情,他心中倒也是挺佩服李承辞的。
  想不到在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这样的人才。
  恐怕就算是自己也无法做到他的那些事情吧?
  “想不到神庙那天的事情你还记得,你不会是记仇了吧?”
  李承辞此话自然是开玩笑的,之所以说此话不过是为了让两人关系进展快一点。
  “五殿下您可别这么说,我可不是那种小气的人。”
  范闲此时也是觉得李承辞倒是挺好相处的,这样看来以后相处也不必要太过于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