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六十四章:机关算尽,不敌强攻

  第二天清晨……
  李承辞一伙人就快马加鞭的向着幽州城赶了过去。
  终于没日没夜的赶路,两天后的清晨到达了幽州城外。
  幽州城的面积不大,里面居住的百姓不过上万人罢了。
  但是此时偌大的幽州城再无一位百姓。
  这最后的两千幽州百姓也不知所踪,希望他们已经找到居处。
  “幽州城的百姓们,本殿下来了,我会为你们报仇雪恨的,尔等安息吧!”
  幽州城属于那种山城,在幽州城的旁边有一座不高的山。
  在这山顶之上,一伙人的目光正盯着已成废墟的幽州城。
  幽州城虽然是边界之城,但是此地盛产瓷器,此地的居民都是颇为有钱的百姓。
  幽州城也算是这附近最为豪华的一个城池了。
  可是现在却已经成了废墟,房屋倒塌,石砖路出现裂痕。
  很多的房子已经被火烧上了废墟,只留下冒着黑烟的木头。
  “殿下,我们该如何取下这幽州城?”
  说话的此人是三千白袍军的领袖,不过并非前世的陈庆之。
  陈庆之虽然是白袍军的领袖,但是并没有随同白袍军被系统兑换过来。
  李承辞若是想要兑换陈庆之,那就必须单独再进行一次兑换。
  陈庆之的价格很贵,足足五万次元点,所以他现在暂时没有打算。
  而刚才开口的那人是李承辞新立的统领,是一位七品高手。
  此人名为李忠义,倒是和李承辞一个姓。
  他的修为也非常不错,七品中期的修为。
  虽然他的修为不是这白袍军中最强的人,但是他的领袖能力和根骨都非常的不错。
  所以李承辞便册封了他,如今的他便是白袍军的统领。
  “据我所知,如今这幽州城内还有两万南詔士兵,这领头人名为徐军,修为一般只有五品境界,剩下的两万士兵最高的也不过七品境界。”
  又是1000次元点花费了出去,李承辞从系统那里兑换了一次性系统雷达。
  此雷达范围可达一万米,这一万米内的人在雷达扫过之后,都会显露出来。
  “回殿下,既然如此的话,属下有一个不算计谋的计谋!”
  “说。”
  “若是真的如同殿下所说,那在幽州城内的南詔士兵不过也只是一群虾兵蟹将罢了,我等无需使用计谋,哪怕是强攻也可将其拿下。”
  此话一出,李承辞都是有些懵了,这位白袍军士兵的计谋真的是简单粗暴啊!
  不过他说的也对,刚才自己雷达扫过,这整个幽州城内所有的南詔士兵的修为和隐藏之处都被他发现了。
  两万士兵,其中都有一万九千多是普通的士兵。
  这剩余的人最高的境界也不过七品罢了。
  其他的皆为三到五品修为,可以说战力并不算太强。
  要知道自己身后的三千白袍军可不是吃素的。
  二千七百位六五境界,二百七十九位六品境界,二十位七品境界的高手。
  而且还有一位八品初期境界的高手。
  这股恐怖的战力若是放在江湖之上,定然是一名门大派。
  “各位兄弟们,尔等赞同这个意见吗?”
  李承辞笑了笑也并非他自大,他是真的对自己的战力有信心。
  自己乃是八品境界的高手,自己手下的白袍军士兵们,最低的都是五品境界的高手。
  这幽州城内的南詔士兵都是一群普通人,境界最高的也不会七品境界。
  虽然他们人多,但是他们的战力与自己的白袍军对比,简直是太低了。
  而且还有一个元素,这幽州城的地理位置易攻难守。
  若是在夜晚的话,自己等人突击他们,他们定然防守不住。
  “回殿下,我等自然没有意见!”
  白袍军们的士气也是高涨,他们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证明自己。
  “既然如此的话,那大家先先做休息,今日午夜我等要以牙还牙,让南詔的畜牲们知道我来了!”
  “愿为殿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愿为殿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三千白袍军齐声呐喊,其声势也惊动了这树林中的牲畜飞鸟。
  不过好在此地树木繁盛,不易被人发现。
  否则他们还真的有可能暴露自己的位置。
  “那就苦了各位了,这△林之中不可生起烟火,各位就先行休息一日,到了午夜随我等杀进幽州城。”
  此山虽然坐落在幽州城一千米开外,但是山林之间断然不可升火。
  一旦升火,很有可能会升起浓烟,极有可能会被发现。
  所以点火烧饭是不可能的,因此李承辞等人只能闭目养神,想要吃饭是不可能的了。
  “能跟随殿下是我等的荣幸,殿下您无需对我们如此客气,这是我们应该承受的。”
  “你们无需这样,既然是我把你们召唤到这个世界,那我就该对你们负责,日后只要有我一口吃的,定然不会饿了各位兄弟。”
  “我等谢过殿下!”
  李承辞也是笑了笑,他说的话都是真心的。
  既然是自己把他们召唤到了这个世界,那自己绝对就要负责。
  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自己的兄弟,自己绝对不会亏待他们的。
  众人又闲聊了一段时间,随后各自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躺了下来休息了起来。
  这几天没日没夜的赶路,确实让他们有些吃不消。
  虽然他们的体质非凡,但是也耐不住连续几日不停歇。
  午夜……
  李承辞等人已经准备好了,一个个都穿好了铠甲,手中的刀剑擦的蹭亮。
  “殿下您为何不穿铠甲?”
  李忠义见所有人都穿好了铠甲却唯独他们的主人李承辞没有穿铠甲,心中也是有些疑惑。
  “我不喜欢穿铠甲,感觉那玩意有些重,穿在身上有些别扭。”
  这么多年来李承辞穿的衣服都是长袍,意思就没有穿过那种厚厚的铠甲,或者是衣服。
  所以只有必须要穿铠甲的时候,他才会穿起铠甲。
  “殿下您还是穿上铠甲吧,毕竟刀剑无眼,战场之上还是要小心一点的好。”
  “不用了,我真的不喜欢穿那玩意,而且我感觉穿上铠甲,反而会让我的速度变慢。”
  看着苦口婆心的李忠义,李承辞也是十分的无奈,可是他还是没有穿起铠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