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八章:一语惊人,以镜明人

  李承辞在思考了许久之后,花费了整整一千次元币兑换了这句千古名言。
  他有信心这一句话绝对会震惊庆帝,不过庆帝喜不喜欢他就不知道了。
  “父皇,儿臣所认为的帝皇之道可用一句代替!”李承辞说道。
  “一句话便可代替帝皇之道,朕倒是想要知道是何等名言。”
  不得不说,庆帝也是来了兴趣,一句话便可概括帝皇之道,他都不敢如此猖狂。
  帝皇之道,万法莫变,这其中可是包含了很多世人不可理解的意思。
  “君,舟也,民,水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此话一出,哪怕沉稳如庆帝都忍不住的瞳孔放大。
  以庆帝之文采自然能懂其中的意思。
  这李承辞见到这句话的第一眼,就已经知道自己要说这话了。
  前世他也算是大唐文的爱好者,这句话也是广为流传。
  不过这句话并不是出自魏征之口,而是出自战国末期赵国儒家大家荀子之手。
  此话,也算是名传千古,是很多明君奉以信仰的存在。
  所以哪怕是庆帝,在听完这句话的时候,心中也是余音阵阵回响,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不过让他震惊的远远还没有结束,此时的李承辞眼中精光一闪,心中下定决心。
  “父皇,恕儿臣斗胆,儿臣还有一些话想要说给父皇听,此乃儿臣心里所认为的帝皇之道。”
  此言一出,庆帝才缓缓冷静了下来,随后点了点头:“允。”
  “谢父皇!”
  李承辞说完,单膝下跪,手中抱拳,一副坦然模样,眼中坚定之色不言而喻。
  “父皇,庆国之昌盛,离不开父皇,依离不开天下百姓,同离不开当朝文武百官!”
  “一位明君,应当接受忠诚之逆耳,明君离不开忠臣!”
  “儿臣以为,以忠臣为镜,方可国泰平安,以人民为本,可国之长久,以明君为主,可统一天下!”
  李承辞一席话说完之后,庆帝看他的眼神都变了。
  眼神中多了一丝震撼,多了一丝满意,多了一丝赞成。
  同样也多出了一丝警惕,不过警惕之色,很快就消除了。
  “好,好一个帝皇之道,辞儿不错,不过想要争得帝皇之位,不仅仅只是不错就可以,你与太子之争,朕不管!”
  庆帝此时心中大为高兴,他心之所向,便是统一天下。
  如果,自己的儿子们,有谁能做到,那自然是极好的。
  李承辞也是面露微笑,看来自己赌对了。
  李承辞其实心中并不知道自己父皇这一生做的所有事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根据影视中庆帝的所作所为,可以看得出他是在锻炼范闲。
  同时也在锻炼太子,而且他也允许二皇子和太子私下争斗。
  那么他做的这一切目的是为了什么?
  让范闲登帝?
  这种想法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是想让太子登帝?
  这种倒是有可能,但是几率应该不大。
  那么,庆帝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为了自己可以长生,就类似于前世的秦始皇嬴政一样?
  但是这种可能性也不大,那么还有一种可能,一统天下!
  庆帝不仅要同领南庆,他还想要统治北齐!
  所以种种可能之下,李承辞选择了赌一把。
  没想到还真的让自己赌对了,自己的一席话正中目标。
  既然父皇允许自己拉帮结派,创立自己的势力,那自己也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一念至此,李承辞笑道:“儿臣拜谢父皇!”
  “嗯,起来吧。”
  庆帝点了点头,随后又看起了手中的书。
  “父皇竟然如此的话,那儿臣就先行告退了。”
  见到庆帝如此,李承辞也知道自己该走了。
  不过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庆帝此时又开口:“辞儿,等一下,以你之文才,可否将刚才一席话,以名句说出?”
  “回父皇,儿臣尽力!”
  说完之后,李承辞就故作一副为难模样,苦思了许久之后,又装作一副想通了的模样。
  “人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李承辞说道。
  “嗯,不错,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
  听完此话,庆帝再一次点了点头,赞许了李承辞。
  随后两人在一起交谈了许久,到了将近午膳之时,庆帝才放走了李承辞。
  离开书房,走在回辞疑宫的路上,李承辞回想这十年发生的一切事情。
  也是不得不感慨,自己也该面对现实了,这个并不是影视剧的世界。
  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自己就是这个世界的人。
  一念至此,李承辞心境也有所变化,他选择了面对未来。
  同时,李承辞还在想,世间的万物是不是在经历一个轮回。
  就比如自己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其实不能算是一种世界。
  因为这个世界其实就是原本世界中的未来世界。
  在这个世界很久很久之前就是地球,地球在经过了一次大战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曾经的种种痕迹已经消失,在这个未来世界,经历的是自己原本世界还有之前的一种世界。
  此世界为未来世界,同样也可以算是另外一个世界。
  不过对于李承辞来说,一切都不重要了,正所谓既来之则安之。
  现在应当考虑的是自己的未来,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打通关系,布局未来。
  “殿下,殿下,殿下!”
  就在李承辞还在发呆的时候,一句女子声音打破了平静。
  清醒之后的李承辞转身望去,发现一个宫女正向他跑了过来。
  这位宫女倒是看起来有些熟悉,仿佛自己在哪见过她一样?
  “你是谁家的宫女?敢拦,我们家殿下!”
  跟在李承辞身旁的护卫,也是第一时间拔刀,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宫女。
  就仿佛她一旦做出什么伤害李承辞的事情,他们就会立马出手。
  “殿……殿下……”
  宫女也是吓了一跳,看到锋利的长刀,整个人也是十分的恐惧。
  “先把刀放下,皇宫之内,谁允许你们随意拔刀的,成何体统!”
  李承辞面色一寒,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寒意,吓得护卫们也是连忙收起了长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