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九十八章:活捉徐阳,挑断手脚筋

  口中吟诗歌,手中剑飞舞,眸中嫡仙人,心中魂已落。
  幻象消失,两名黑衣人的尸体倒在地上已经没了头颅。
  此时的徐阳反应了过来,不过他已经没了机会。
  因为李承辞的剑已经只在了他的脖子处。
  只要李承辞轻轻用一点点的力气剑尖便会刺入徐阳的脖子中。
  不过李承辞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知道留着徐阳还有大用处。
  “你输了!”
  轻轻的一句话从李承辞口中说的出来。
  听完这一句话,徐阳手中的长刀掉在了地上,整个人如同丧失了灵魂一样垂头跪了下来。
  此时的徐阳早已经没了往日的风采,现在的他就如同一副行尸走肉一样。
  “我……我输了!哈哈哈……我输了!”
  体验了人生的巅峰与落败,徐阳这一生也是颇为精彩。
  而李承辞看着徐阳心中也是十分的感慨。
  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又如何?终究不过成为了丧兵之犬。
  不过他的这一生能活成这样也是不错的,体验了人生的巅峰,体验了人生的落败。
  这可比很多人的人生要精彩太多了,平凡一生确实不错,不过终究还是不如体验人生悲欢离合。
  “殿下!殿下您在这里吗?”
  此时李忠义的声音从客栈外传了进来,显然是李忠义带着人寻了过来。
  “嗯。”
  李承辞轻声回应了一声,随后只见李忠义带人直接冲了进来。
  不过看着眼前的一幕,李忠义也是放下了心。
  一天一夜的厮杀,整个南徐城所有的南詔士兵皆已被屠。
  不过仔细寻找一番后,却发现没了主帅李承辞的身影,这着是让众人吓了一跳。
  若不是贾诩细心解释了一番,众人可能早已经翻遍整座南徐城了。
  “殿下您没事吧?”李忠义担心的问道。
  “我没事,南徐城的战况怎么样了?”
  “回禀殿下,敌军已背全数歼灭而我军死伤约一万一千人……”
  这出了寻找李承辞之前,李忠义自然也是清点了一下庆国士兵的损伤。
  庆国士兵还是损伤了不少人,死亡人数大约是六千人,重伤大伤小伤人数加起来大约为五千人。
  总的来说伤亡还是比较多的,不过对比南詔四五万士兵全部阵亡来说,庆国的损害是比较少。
  “你们几个没事吧?还有白袍军的是兄弟们都没有受伤吧?”
  普通士兵受伤倒是没有什么,李承辞比较担心的还是自己手下的这些白袍军和李忠义他们。
  “回禀殿下,白袍军的兄弟们没有多大的事,只是有些人受了点伤而已,不过王若风兄弟中了一箭。”
  “若风中箭了?”
  听闻王若风中了一箭,李承辞心中自然是有些担心的。
  王若风可是跟随自己多年的手下呀,也算是自己的心腹了,他可不能出事。
  “殿下不必担心,王若风兄弟虽然中箭了,不过好在那把箭只是射在了他的右腿处,此时已经被郎中们给治好了,只需要休息一段时间便可恢复如初。”
  “那就好……”
  既然不是什么重伤,那自己就不必亲自为他治疗了。
  “让大家准备准备回南徐城。”
  李承辞点了点头便准备离开了,此地距离常州没有多远的距离。
  李忠义等人如此大规模的兵马出现,肯定会被常州的南詔士兵发现。
  要是没有猜错的话,再过不久常州的士兵定然会前来。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拼杀,李承辞等人自然要赶快离开。
  “殿下要不要把他给?”李忠义做了一个抹脖的动作,其意思自然是问李承辞要不要杀了徐阳。
  不过李承辞摇了摇头,他留着徐阳还有用,所以此时并不能杀了他。
  不过他也并非那种愚蠢之人,他不可能给徐阳留机会。
  收回手中白玉剑,李承辞直接一脚踢在了徐阳的肚子上。
  随后又是一掌劈在了徐阳的脖子后面的穴处,直接劈晕了他。
  李承辞要做的自然不会这么简单,只见他把徐阳一脚踢翻在地。
  随后拉起了他的右手,从腰间掏出了一把短匕直接划破了他的手筋。
  最后又划破了他的左手手筋,做完了这一切后,李承辞把匕首一扔又取出了青莲剑。
  随后又是一剑划破了徐阳的脚筋,此时此刻的徐阳彻底的废了。
  脚筋手筋已断,此后的徐阳便再也不是八品境界的高手。
  这一幕也让客栈内很多的南庆士兵忍不住打起了冷颤。
  他们都是普通的士兵,见到这一幕自然会心中发寒。
  这可比直接杀了徐阳还要狠,一剑杀了他算是十分痛快的了。
  可以想象到作为南詔国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徐阳苏醒之后发现自己的脚筋手筋被挑断,从此武功尽废成为了废人,他肯定会彻底的崩溃。
  从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变成一个手脚筋据断的废人,这种落差感想想都可怕。
  把他带回去关押在南徐城的死牢里,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能靠近。
  “是!”
  两名白袍军一边回答着,一边跑了过来架起了徐阳的身体。
  随后把他放到了一匹马上,随后又掏出了绳子把他捆了捆。
  做好了一切之后,李承辞也骑上了马匹下令回城了。
  …………
  回到南徐城,李承辞直接草草的写了两封信。
  随后派人把其中一封信送回了京都。
  而另外一封信李承辞却并没有派人送往。
  “李忠义你找一名八品境界的白袍军将士过来。”
  南徐城太守府内。
  李承辞手中捏着一封信,与李忠义说了起来。
  “是殿下!”
  李忠义领命之后很快便带来了一位八品境界的白袍军将士。
  看着这位白袍军将士,李承辞点了点头。
  “现在我有一事需要你去做,你务必要做好。”
  “属下自然竭尽全力去做,哪怕丢失性命也要完成殿下的嘱托。”
  “哈哈哈,不需要那么夸张,我只需要你把这封信送往南詔皇室手中。”
  李承辞笑了笑,虽然这件事确实挺危险的,不过绝对不会丢失性命。
  因为他敢断定南詔的皇帝不敢放肆,因为他手中还掌控着徐阳的命。
  若是他敢伤害自己手下的人,那就别怪自己宰了徐阳。
  而且南詔的皇帝又不是傻子,不会拿自己儿子的性命去换一个将士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