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109章:詔帝来袭,气势汹汹

  美好时光,一夜转瞬。
  第二天清晨。
  还在床上做着美梦的李承辞,突然被一阵急促敲门的声音吵醒。
  穿好了衣衫打开门,发现候公公正一脸着急的站在门外。
  “侯公公你这?”李承辞不解的问道。
  “五殿下你可让老奴着急死了,陛下传你进宫,你快收拾收拾老奴赶快去吧!”
  “父皇传我入宫?候公公你可知是什么事?”
  “殿下,老奴也是有所不知呀,您还是自己去和陛下谈论吧。”
  “好吧,那容我洗漱一下。”
  带着一脸的疑惑,李承辞打了盆热水洗漱了一番后,便和侯公公离开了。
  来到皇宫书房外,候公共便退了去,只留下李承辞独自一人进了书房。
  “儿臣给父皇请安。”
  “起来吧。”
  简单的行礼之后,李承辞走到了庆帝的身旁坐了下来。
  看着平常不屑打扮的父皇今天竟然打扮得如此庄重,李承辞心中猜到了几分。
  “可知今天朕传你为了何事?”
  庆帝看了一眼李承辞,眼神中尽是帝威光芒。
  “儿臣也是有所不知。”
  虽说心中有些猜测,但李承辞并没有往下决定。
  “朕今天有两件事想与你讨论,这其一便是你和太子的赌约,辞儿你会京都也已经过了四天时间,不知你和太子的赌约何时能允行?”
  庆帝看着李承辞的眼神中,多了一丝试探,他想要看一看李承辞对太子之位到底有没有心?
  李承辞做这太子之位,他倒是没有什么意见。
  只不过对于李承辞的野心,他倒是想要看看到底有多少。
  “回禀父皇,在儿臣看来这太子之位儿臣坐不坐都一样,只不过是一个名号罢了,我想父皇应该也是这么看的。”
  不得不说李承辞这一席话真的非常的大胆。
  太子之位可以说是每朝每代,每一位皇子都必争的位置。
  可是在李承辞的眼中,竟然成了可有可无的一个名号。
  不过这也是一句实话,在绝对实力面前,太子之位不过只是唾手可得。
  如今的李承辞无论是在朝中的人心,还是在军中的军心,又或者是手中拥有的钱财,李承辞无疑不是皇子之中最强者。
  如今的太子李承乾手中除了兵力比较多一些,其他的皆输李承辞。
  “嗯,你自己看着办吧。”
  庆帝也是没有想到,李承辞会这么回答他。
  虽然此话有些大胆,不过倒也是一份真话同样也是一番实话。
  这太子之位在他尚未登上帝位的时候看来确实是无比的重要。
  可现在已经登上了帝位,成为了是庆国的帝皇,有着绝对的实力后再来看着太子之位,确实是唾手可得。
  自己这几位皇子之中,辞儿确实是手段还有势力最强之人。
  他也是争夺皇位最强最有力之人,就算不给他太子这个名号,在日后他也未必不会夺取皇位。
  庆帝心中所想,李承辞自然是一概不知。
  他若是知道了庆帝心中的想法,定然会感慨幸亏自己的父皇实行的是散养法。
  一切都随着自己几位皇子自己发展,一切都是磨练……
  若是在其他朝代,可能自己还真的不敢如此回答他的话。
  “好了,这第一件事就由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太子之位,李承辞暂时是不打算取过来的。
  先把这太子之位放在李承乾的身上,等李承乾的所有利用价值全部被他利用完之后,才把这太子之位拿过来。
  “父皇,不知这第二件事是?”
  李承辞也是挺好奇的,这第一件事就比较重要,那是第二件事应该也是一件比较重要的事了。
  不然自己的父皇不会把这件事放在最后说。
  “朕昨日接到了詔帝的亲笔信,他在信上面说了,今日会亲自带着赔款礼来我庆国。”
  “啥?詔帝作为一国之君,要亲自来送赔款礼……”
  李承辞也是有些蒙了,没想到这詔帝胆子挺大的。
  难道他就不怕在路上被人暗杀?或者是出现其他的一些事情。
  一国之君,岂会亲自前往他国赔礼道歉?
  这肯定是不可能的,这么看来的话,此次詔帝来袭绝非是一般的小事。
  难道是为了两国和亲?可是我明明都说了这不可能……
  一时间李承辞也是摸不清,这詔帝到底是想要干嘛?
  他的这番所作所为,属实是让李承辞没有想到的。
  “这封信上说了,詔帝此次前来一是为了赔礼,二是为了和亲的事情,三是为了学习庆国礼仪等。”
  庆帝淡淡地看了一眼李承辞,嘴角微微一笑。
  别人可能不知道这詔帝是为了什么来着,可是他心中清楚。
  还不是为了李承辞,和亲是一回事,讨回公道才是事实。
  此次辞儿把南詔国的太子徐阳给做成了那个样子,詔帝自然是想要来讨回公道。
  可这又如何?有自己在,谁敢动辞儿?
  谁想要动李承辞,动自己的皇子,那先要问朕答不答应。
  “嗯……”
  李承辞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能轻声点了点头。
  “哦,对了辞儿,听闻你此次大败南詔,还把南詔太子做成了什么人……人彘是吗?”
  “是的父皇。”
  “辞儿,这个什么人彘刑法,朕也从未见过,确实十分的狠辣,不知你是从哪里学到的。”
  庆帝也是十分好奇,像这种很辣的刑法他可是从未见过。
  不得不承认,这种刑法实在是太过于狠辣了,断人之根本,从此人便是废,在无翻身之日。
  “这是儿臣在一本古籍中发现的一种刑法,虽然颇为狠辣,但是徐阳是罪有应得。”
  李承辞也是一脸严肃,以他的个性其实是不会做出这种很辣的刑罚的。
  但是对徐阳他不觉得有错,对其他的人他肯定不会这样。
  “此话何意?”
  “回禀父皇,徐阳屠杀为庆国百姓数万人,三番两次刺杀儿臣,挑动我庆国之脸面,这种刑罚对他来说才是除其之根本。”
  李承辞从未觉得自己错了,对待这种人,这种刑罚已经是不错的了。
  毕竟他还留了小命,而且徐阳可不是一个善茬,干嘛要给自己留下一个祸害?
  ps:上架感言没有太多话要说,就是感谢大家的支持,该说不说,今天打底五更,只要大家的订阅还有其他的数据跟得上,直接封顶十更!
  ps:刚才上架没有成功,这一章要重新删了重新上架,所以还请大家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