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庆余年之我乃庆国五皇子 > 第135章:十步一诗,谁胜谁负

  “世子殿下,这诗会应是京都才子才女聚集之地,不知为何像范闲这样的乡野村夫也能参加呀?”
  众人不解,就在此时郭保坤竟然又要挑起事端。
  这昨日郭保坤当接受辱,竟然还不知收敛。
  在这诗会上既然又想要挑起事端,也不是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其他人可能有所不知,但是李承辞此时也是看出了蹊跷。
  这郭保坤招惹范闲应该是受人指使,那指使他的应该就是他背后的太子李承乾。
  如今因为种种原因,婉儿不再代表内库也不再是范闲的未婚妻。
  按道理太子应该不会针对他了才对,可是为何郭保坤还要招惹范闲?
  若是自己没猜错的话,太子应该也是受到李云睿的指使。
  虽然自己对庆余年这本小说了解的不多,但是还是知道这其中的一点剧情的。
  这李云睿虽然是自己父皇的干妹妹但是心中是喜欢自己父皇的。
  而自己的父皇在以前又是喜欢叶轻眉的,这就导致李云睿心中妒忌,在叶轻眉去世后处处模仿她。
  不过不管李云睿在怎么模仿她那也终归不是叶轻眉。
  这一点李云睿是知道的,好不容易掌控了内库财权,心中多了几分底气。
  可这时叶轻眉的儿子范闲突然横空出世,她心中当然有些恐慌。
  她承认她确实有些怕了,她怕范闲从她手中夺回内库。
  所以李云睿准备先发制人,在范闲没有对她出手之前,自己先把范闲给解决了。
  而太子李承乾与长公主李云瑞他们俩人又是那种关系……
  所以李承乾肯定十分听从李云睿的话,然后就有了郭保坤针对范闲的事情。
  “郭公子此言何意?难道除了这京都,这庆国偌大江山就没有才子才女呢?”
  范闲脸上毫无任何表情,慢悠悠的走到了郭保坤的身旁。
  “这……”
  郭保坤也是被这句话怼的不知如何回答。
  他要说是的话,那肯定是得罪了其他地方的才子才女。
  他要说不是的话,那他真对范闲就会成为众人的笑柄。
  一时间他也不是如何回答,只能一脸气愤的看着范闲。
  “郭保坤!”
  坐在主座上的李承辞面色一寒缓缓开口。
  郭保坤听见李承辞的声音也是连忙拱手回应道:“我在。”
  “此次乃诗会,不是你们口舌之争的地方,你们若想比试,那就笔下争锋。”
  李承辞也懒得再看范闲与郭保坤在这争吵。
  他对这在场的所有才子才女倒是颇为感兴趣。
  说句好听的话,在场这些人很有可能就是未来官中之人。
  从今天这场比试,就可以看出他们的文采怎样。
  若是文采与品性都不错的话,自己倒是可以拉拢他们。
  毕竟谁不希望自己手下有文人才子。
  “五殿下所言极是,两位也莫要在争吵了,既然是诗会,那还是以诗会友的好。”
  李弘成也是开口劝阻了起来,毕竟他作为这场诗会的发起人,范闲他们两人再这样争吵下去岂不是在打自己的脸?
  “竟然世子殿下与五殿下都这么说了,那范闲我们比试比试如何?”
  郭保坤此时也不敢在闹下去,他知道再闹下去的话自己肯定又要遭殃。
  既然这是诗会那自己就与他比诗,自己从小饱读诗书而范闲不过只是个乡野村夫怎能与自己相比?
  “竟然郭公子都这么说了,那你说什么比吧?”
  范闲也没有废话,既然这个家伙想与自己比试,那不如就来试一试。
  三番两次挑衅自己,还真当自己是泥捏的。
  郭保坤见范闲上钩了,眼睛骨碌一转脸上露出了笑意。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幕,李承辞也是不由一笑。
  果然十步一诗的场景还是出现了,只是不知道范闲做出来的诗是否还是原来那首。
  果不其然,如同原著的一幕出现了,只见郭保坤提出了十步一诗的条件。
  而范闲也答应了下来,不过这两人比诗之前,是其他人的表演时间。
  毕竟这诗会不是单独为他们两人开的,其他的才子才女们自然也要作诗。
  不过李承辞对这些人做作诗并没有什么兴趣。
  而是在众人埋头思考的时候转身离开了。
  走在这府中的后院,李承辞像是有目的来到了一座凉亭下。
  “二哥。”
  李承辞看着自己面前的李承泽淡淡开口说道。
  “五殿下!”
  “原来是五弟啊,我还以为是谁呢,没想到是五弟啊。”
  李承泽面前的护卫想要阻拦李承辞,不过却被李承泽拦了下来。
  “二哥倒是好雅兴,怎样我所写的这红楼你感觉如何?”
  看着李承泽手中的红楼,李承辞笑了笑坐了下来。
  看来自己在个二哥是真的挺喜欢红楼的。
  不然也不会明知道来了,还会当着自己的面品看。
  “哈哈哈,五弟你这红楼果然是奇妙至极,读此奇书足慰平生啊。”
  李承泽但也没做隐瞒,他确实十分喜欢这本红楼。
  这几日自己几乎是没日没夜的看这本书。
  他也是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五弟的文采确实恐怖至极。
  “二哥缪赞了,对了你说郭保坤与范闲十步一诗谁会胜?”
  李承辞淡淡看了一眼李承泽,看过影视剧的他自然知道这次的诗会背后真正的主人便是李承泽。
  那这诗会中发生的事情,他自然也是十分清楚。
  只是不知道他还会不会原来那样欣赏范闲。
  “这范闲虽然是户部侍郎范建的私生子,但是依我看他的文采应该也不低,至于的郭保坤也还算是颇有几分文采,这两人谁胜谁负我也是不敢断定呀。”
  和原来的轨迹有所不同,现在的李承泽并没有像原来那样欣赏范闲。
  毕竟红楼梦是李承辞写的,并不是范闲写的。
  而范闲来到京都虽然有几天的时间,但是也没有表现出过分的文采。
  所以李承泽也没有怎么在意过范闲,所以他也并不知道范闲的文采到底怎样。
  因此他也没有断定范闲与李承泽的比拼到底谁能胜?
  “这郭保坤虽然是从小饱读诗书但是为人愚蠢,我敢断定此次比拼范闲必胜。”
  李承辞随手摘了一颗菩提放入了口中,脸上充满了自信。